从斩杀气运之子开始无敌

第12章 回礼

“诸位,天色已经很晚了,还不回去休息?”

叶晨单手拎着庄柳,瞥了一眼四周,转身消失在空中。

过了一会,确定叶晨已经离开之后,几个人三五成群的议论了起来。

“狠人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劫走了秦府的人,明天这金阳城怕是要热闹起来了。”

“我听说秦府那个纨绔少爷傍晚的时候也被人打了,不知道是真是假。”

“肯定是假的了,放眼整个金阳城,谁敢对那位爷动手,就连当朝太子见到他也是客客气气的。”

他们的话音还未落,只听一道冷哼在他们耳边响起。

“谁!”

那个几个人瞬间亮出自己的武器,环顾四周,各个都爆发出天境的修为。

“一群井底之蛙,胡说八道,污蔑太子殿下,其罪…当诛!”

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在他们耳边炸响,当最后一个字响起时,那几个人已经是七窍流血,毫无生机的从房顶上滚了下去。

这时。

夏令派来保护叶晨的老者突然出现在空中,俯视着脚下的几具尸体,冷漠道:“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胡说八道。”

说完,再次消失在夜空中,不知去向。

另一边。

叶晨拎着庄柳的尸体出现在客栈门前。

他看着已成危楼的客栈,嘀咕道:“可惜了,我刚买的客栈,就这么毁了。”

他之前就已经猜到今晚可能会有人找上门,为了不波及这些无辜之人,他直接豪掷千金将整个客栈都买了下来,将人都赶走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

“送个人肉炸弹给你们玩玩。”

叶晨随手把庄柳抛向空中,随后调动大量的元气塞进他的体内。

庄柳的身体就像是气球一般,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大。

“这小子摆弄一个尸体干嘛,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

负责保护叶晨安全的老者隐匿在一旁,看着他的迷之操作心中不禁有些疑问。

秦府。

“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秦决猛地一挥手,一股狂暴的元气倾泻而出,瞬间将整个大堂摧毁。

一个个身着铠甲的人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任由瓦片砸在身上。

“去!”

“去镇元军驻地把镇元使给我调过来!”

“全城搜捕叶晨!!!”

秦决站在废墟中,苍老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厉色,大吼道。

“将军,过几天就是元道试炼了,现在出动镇元使,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其中一个人提醒道。

镇元军,是夏王朝最强的军队,里面清一色全部都是修士,没有一个普通人,而镇元使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想要成为镇元使,首先就要拥有灵动境的修为,其次才有资格参加考核,考核通过了才能成为镇元使。

而且他们还可以组成阵法协同作战,发挥出远超自身水平的实力。

“恐慌个屁!”

“镇元使的第一目标本来就是负责抓捕为非作歹的修士的,现在已经有人光明正大的劫走我秦府的人了,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秦决闪身来到那个人的面前,一脚将其踹飞出去,破口大骂道。

“秦将军,你这是怎么了?”

正在这时,一个身披金色铠甲、身材魁梧的人走了出来。

“奎山?你来的正好,快点命令你手底下的镇元使全部出动,搜捕逆贼!”秦决看到走来的男子,直接命令道。

“秦将军,你说晚了一步,就在我来之前太子殿下命令我们休沐一个月,大家都已经离开金阳城,外出寻亲探友去了。”奎山回应道。

“什么!休沐一月?”秦决不敢相信得看着奎山。

“没错,还是带薪休沐。”

说到这,奎山严峻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意,加入镇元使这么多年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带薪休沐。

“啊!”

“滚!都给我滚!”

秦决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愤怒的咆哮着。

闻言,那些人如临大赦,撒腿就跑,一刻也不肯停留,顺便还拉走了一脸懵逼的奎山。

“夏令!”

“叶晨!”

一股股狂暴的元气从秦决身上爆发,他声音嘶哑,咬牙切齿的望向远方,眸中闪过一缕缕冰冷的寒意。

良久之后,秦决看向某处,冷声自语道:“难道只能惊动父亲了吗?”

“不,不行。”

“要是父亲正在突破的关键时刻被我惊动,那后果定然不堪设想。”

他很快就否决了心中的想法。

不知不觉间,天已经蒙蒙亮,他依旧站在废墟中一动不动,思索着什么。

“没办法,为了那张藏宝图,只能去找父亲了。”

一番权衡之后,秦决最终选择去找他的父亲,那个秦府唯一一个灵轮境的强者。

可就在他准备离开时,一个仆人突然跑了过来,畏首畏尾道:“老…老爷,庄…庄管家被送回来了,只是……”

秦决猛然转身看向仆人,问道:“只是什么!快说!”

“只是能依稀辨认出来是庄管家,而且好像已经死了,你还是亲自过去看看吧。”仆人颤巍巍的说道。

“在哪!”

“门口。”

秦决瞬间消失在原地,仆人也慌忙的跟了过去。

“这是什么东西!”

秦决一到门口,就看到了一个胖乎乎的东西躺在地上。

“回老爷的话,来的人说这就是庄管家,只是在他身体里塞了一点气。”守在门口的仆人回应道。

“塞了一点气?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秦决抬手打断了仆人,问道:“来的人是谁,长什么样子,有没有留下什么特殊的话。”

“来的人是一个少年,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一身白衣服,剑眉星目的很是俊俏。”

仆人回忆了一番后,又继续道:“哦,对了,他说这是给老爷您的回礼。”

“回礼?”

秦决猛然看向庄柳的尸体,突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心悸,多年的经验让他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也就在这时,庄柳的尸体突然爆开,恐怖的余波瞬间将秦府的大门炸的四分五裂,大量的鲜血夹杂着血肉洒在秦府门口。

由于秦决里的比较近,虽然及时躲开了,但还是被爆炸的余威所波及,受了一点小伤。

而刚才回话的仆人由于站得比较远,才侥幸逃过一劫,不然肯定会横死当场。

“叶晨!我秦府上下与你不共戴天!”已经气昏头的秦决来不及擦去身上的血迹,仰天咆哮道。

“决儿,我才离开了几年,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时,一道沧桑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紧接着,一个不怒自威的老者出现在天边,冷眼打量着秦决。

……

星风幽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