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逃荒:满级大佬有空间

农门逃荒:满级大佬有空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章 土匪来了

林越一个人弄不住臭臭,白梧桐还要防止臭臭再发烧,就她和楚天宝臭臭一间房,林越一个人一间房。

折腾了一整天,白梧桐的精神状态明显不好。

楚天宝心疼地道:“娘子,你休息吧,我来照顾臭臭。”

白梧桐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你能行吗?”

楚天宝犹豫一瞬,保证道:“我能行!”

白梧桐勉强笑了笑,“你能给他换尿布?”

楚天宝:“可以!”看白梧桐不相信,他又连忙道:“娘子换的时候我都学了,天宝肯定能给臭臭换尿布。”

他满脸给自己打气的信心,配上这副凶猛的土匪样,有点滑稽又有点可爱。

白梧桐不忍打击他想给自己减轻负担的积极性,“行吧,那他醒了,你就给他换吧。”臭臭醒了,肯定要哭,她不可能不醒,大不了她看着楚天宝换就是了。

楚天宝立马笑了,深邃的大眼睛弯成月牙状。

白梧桐忽地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

多么高贵清冷的神仙样貌,如今,却被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

她忍不住勾起一抹弧度,伸手去抓了抓楚天宝的胡子:“就这样戴上,挺好。”

楚天宝眼睛亮了亮,像小狗一样趴在她枕头边,高兴地问:“真的吗?娘子喜欢我这样?”他之前还觉得很难看呢。

白梧桐闭上眼睛,不去看他亮晶晶的眼神,“嗯,喜欢。”又忍不住“噗嗤”一笑,“特别适合你。”

娘子喜欢他这个样子,楚天宝摸着胡子,立马轰轰烈烈地决定道:“我再也不去揪它了。”

白梧桐闭着眼睛调侃,“真的?”

楚天宝凑到白梧桐鼻尖前,语气认真:“嗯,这样娘子就会永远喜欢我了。”

白梧桐倏地睁开眼睛,入目,就是楚天宝一张硕大的强盗脸。

他笑眯眯地看着她,一双漆黑的深邃眼眸,仿佛有吸人的漩涡。

白梧桐心跳快了一瞬,立刻闭上眼睛,伸手将他往一边推了推,沉着嗓音道:“睡觉,别说话!”一说话,尽是些有的没的,不知道是不是以前就会的。

“噢~”楚天宝还真老老实实躺下了,顺便给白梧桐提了提被角。

白梧桐却在他躺下之后,再次睁开眼睛。

楚天宝会不会之前就娶妻生子了?

按他的岁数,还极有可能。

白梧桐侧头看他一眼,又翻过身去。

想这么多做什么,又不是真夫妻。

偏偏有一股莫名的烦躁,在心里一直驱散不开。

雨夜如滚珠落地,有些潮湿的嘈杂。

白梧桐翻来覆去,突然听见,狗子疯狂地犬叫起来。

她立马坐起来,套上外套。

紧接着,就是一阵混乱的人声。

臭臭都被吵醒了,楚天宝连忙把他抱着怀里拍拍,“臭臭不哭哭,臭臭不哭哭,臭臭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俊俊......”

不多会儿,林越就推门进来了。

他皱着眉道:“土匪来了,我们赶快走。”

避免又生是非,白梧桐连忙收拾东西。

他们从房间出来,赵村长看到他们,连忙道:“赶紧躲起来,土匪杀人不眨眼!”

说完,他一边拿锄头,一边让杨氏把他们带去藏身的地窖。

杨氏拉住他,惊慌地问:“老头子,你要去哪里?”

赵村长一脸决绝:“我要去帮三儿。”

要是让土匪进村,那就全完了。

赵村长的两个儿子也各拿着一把镰刀,一把菜刀跟在他后面,

“爹,我们也去!”

他们的媳妇孩子哭戚戚地看着他们。

赵村长斥道:“胡闹,赶紧带着你们妻子孩子躲进去,你们三弟力大无穷,肯定会没事的!”

两兄弟看看妻子孩子,又看看两鬓斑白的老父亲,对视一眼,老大下定决心道:“二弟留下,我跟爹去。”

“大哥!”

“听我的!”

赵村长哎呀叹气,拿着锄头冲出去,赵源连忙跟上。

剩余的人,全部露出悲戚的表情。

杨氏抹了一把眼泪,对白梧桐道:“跟我们来吧。”

赵村长让他们藏进地窖,带儿子去抵御土匪的行为,让白梧桐有些动容。

白梧桐摇头,“我们要走,你们也最好现在就走,农庄从别处能出去,土匪自然也能从别处进来,藏着这里不是什么好办法。”一旦被发现,就会被一锅端。

他们能突围,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却不一定。

杨氏下意识摇头,他们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生活,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

只要三儿能带着大家抵挡住土匪,他们的存粮省着点吃,一定能熬过去。

只要今年冬天过去了,明年就会好起来的。

何苦,沦落为流民,流离失所,随时都有被杀被抢的风险。

杨氏目光坚定,“我们要等孩子他爹回来,你们要走,就从后山翻过去,应该能躲开土匪。”

话音刚落,就听见了鼎沸的兵戎交接声。

土匪居然从农庄的四面八方涌进来了。

他们抓住村民,反抗的就直接杀了,不敢反抗的,就用绳子捆起来,逼问家里的粮食银子藏在哪儿。

赵鹏飞带领村里青壮年正面抵挡的土匪反倒没有多少人。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村里的很多人都被抓住了。

赵村长和赵源也在其中。

赵源反抗,直接被土匪一棒槌狠狠敲中,垂直倒地。

“儿子!”

土匪头子揪起愤怒的赵村长,威胁手持铁锹的赵鹏飞:“识相点,就主动跪下,把老子哄好了,饶你们不死也不是不可能。”

赵村长喊道:“三儿,快逃!不要管我们!”

土匪头子立马给了赵村长一拳,又乐呵呵地道:“逃啊~你们小娘子反正都归我们了。”

土匪们纷纷从村民家中,把藏起来的女眷孩子找出来。

女人孩子悲泣的哭喊回荡在夜空中,这群汉子眼眶立马就红了,抄起家伙就要跟土匪们拼命。

土匪们立马把武器架在村民的脖子上,嘿笑道:“不想他们立刻就死,就把你们手里的家伙丢了,再给我们当家的跪下磕两个响头,不然,现在就杀了他们。”

农庄基本上都是亲戚,赵鹏飞一干青年怎么可能忍心,恨不得把土匪们碎尸万段,又不得不屈服。

铁骨铮铮的汉子一个个都跪下了。

土匪头子满脸兴奋,盯着死咬牙关的赵鹏飞,“快磕头啊!响亮些!再叫声爹!”

赵鹏飞迟迟叫不出口,双目猩红,土匪头子拿刀对准他的头颅,眼神阴鸷:“杀了老子这么多兄弟,你不是得意吗?”要不是这个赵鹏飞,他们早就把农庄抢了。

赵村长趴在地上抬起头,惊恐地道:“三儿,快走啊!!!”

青年们握紧拳头,愤怒的胸脯都在震动。

一条尾巴长

作家的话
来吧,让推荐票更猛烈一些吧!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求票票,求收藏,求留言,求打卡,爱你们,么么哒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