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逃荒:满级大佬有空间

第17章 别放弃

林越办事效率真的非常牛逼。

让他去给臭臭找奶,结果,他带回来一整只活的奶山羊。

这只奶山羊被林越捆的结结实实,被挂在马匹上驼回来,哀叫声一直连绵不绝。

白梧桐皱起眉心,“你要把山羊一路带着?”

林越也不想,骑马都不方便,路上还一直被流民盯着。

但是,少爷要喝奶啊!

林越硬着头皮问:“那把奶挤出来带着?”

白梧桐想了想,“就先这样带着吧。”

就算没有这只山羊,他们一样是大家抢劫的目标。

而且,万一路上耽搁了。

还不知道哪里能弄到奶给臭臭喝。

一只山羊一天能产几斤的奶,白梧桐一次性全挤了,看似放进了包袱,实际上放进了房车空间,保存时间就长了。

煮了一些新鲜的山羊奶,给臭臭喝饱了,换了尿布,他们片刻也不耽误,立马出发。

歇了一晚,已经有很多的流民追上来了。

骑着马刚跑了一会儿,他们就遭到了一大群流民的埋伏。

马儿被埋藏在马路里的绳子绊倒,楚天宝护着白梧桐和臭臭安全落地,饿疯了的流民们就朝他们疯狂地扑过来。

他们人数实在太多了,白梧桐和楚天宝被隔开的一瞬。

找准时机的清风施展轻功,伸出手去抢白梧桐怀里的臭臭。

白梧桐反应很快,用匕首刺中他胸口。

清风眼都不眨一下,在楚天宝过来前,风驰电擎般将臭臭从白梧桐怀里拽出来,还狠狠地给了白梧桐一脚。

楚天宝顾不得追逃跑的清风了,连忙扶住站不稳脚的白梧桐。

林越一剑刺死两个流民,看到清风再次掳走小少爷,惊喊:“小少爷!”却又被流民缠着脱不开身。

清风这一脚用了很强的内力,白梧桐面色有点白,喘着气道:“他受伤了,跑不了多远,我们现在赶紧追。”

清风之前就受了重伤,白梧桐刚才又刺中了他的胸口。

楚天宝单手抱住白梧桐,凌厉地出剑,围着他们想抢包袱的流民就死了一大片。

发现楚天宝和林越的身手都很好,他们得不到什么好处,很可能会丧命之后,更多的流民就扑向了那两匹马和山羊。

活吃血淋淋的生肉,流民们就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场面太过骇人,白梧桐恍惚间,仿佛又看到了现代末日,丧尸围城,山穷水尽易子而食的场面。

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连忙又道:“走,快追!”

清风孩子施展轻功,一口气跑出好几里地。

却不料,正正好,遇到了流民大部队。

他们死了很多人的代价,才从北云城关口闯过来。

除了能喝的水,依旧没能发现什么可以饱腹的东西。

受伤停顿的清风,怀里嗷嗷直哭的孩子,就成了他们眼中最美味的食物。

反正,这个男人都要死了,孩子肯定也活不了。

还不如,成为他们的养分,一起活下去。

白白嫩嫩的肉啊,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到过了。

流民们猩红的目光锁住他们,只要清风倒下,就要将臭臭活生生撕碎般。

清风作为暗卫营指挥使,从未没把蝼蚁般的流民放在过眼里。

她掏出令人畏惧的金牌:“暗卫营办案,还不快滚!”

流民们现在恨不得吃炎国皇帝的肉扒他的皮,清风的金牌非但不管用,反倒让流民们疯狂大喊:“杀了狗皇帝的走狗!杀了狗皇帝的走狗!”

不会儿,周围就聚集了许许多多双虎视眈眈的眼睛。

察觉自己逐渐乏力的身体,清风看向怀里哭红眼伸出手求抱抱的臭臭,眼波动了动。

她收起金牌,“锃”一声,拔出了藏在腿间的小刀,将臭臭的襁褓死死地系在腰上。

寒光闪闪的刀刃上倒映出清风冰冷的黑眸。

不死不休的气势,将流民们震慑住。

过了一瞬,肚中空空如也的饥饿感又迫使他们化作毫无人性的野兽,朝清风扑过去。

臭臭感到了危险,肉乎乎地小手揪着清风衣领。

清风虽然胸口和小腹都受了重伤,但,也不是一群乌合之众能够随意屠宰的。

他们冲过来一波,清风就狠杀了一波。

尸体遍布,鲜血将地面都染红了。

到后面,流民也都疯了。

反正也要死,那就干脆死在清风手里解脱好了。

更多的流民,则是等着,清风再厉害,也快坚持不住了,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血溅到了臭臭嘴边,他伸出舌头舔了舔,乌黑乌黑的大眼睛望着狼狈的清风,好似安慰地伸出了小手。

纯洁的笑容,清澈的眸子,仿佛有净化心灵的力量。

清风一只手拥住他,脸颊蹭了蹭他柔软的耳侧,眼底是一闪而过的温柔,喟叹地深吸一口气,抬眸又充满了腾腾杀机。

流民从两面围攻清风。

清风要护着臭臭不受伤,又要抵挡他们的杀招。

体力不支的情况下,将他们俩反杀的瞬间,漆黑的发丝宛若瀑布般散落了下来,嘴角殷红的血迹宛若上了红妆,棱角分明的脸庞也变得柔和了几分。

流民们诧异地瞪大眼珠子,杀了这么多人的清风,居然是一个女人!

一个流民阴鸷地道:“臭娘们,老子今天要把你的皮扒下来吊树上!”

他的几个兄弟全死在了清风手上,就算分不到羹,他也要宰了清风,为他们报仇雪恨。

明明已是强弩之末,清风却勾起嘴角,淡漠的眼神,仿佛在嘲讽他不自量力。

他恼怒地冲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大镰刀。

清风甩出一柄飞镖,正中他的心脏,来不及闷哼一声,他就倒在了地上,成为了若干尸体中的一具。

就在流民们心生退意之时,清风却猛吐了一大口鲜血,跌坐在地上,怀里的臭臭又猛哭起来。

婴儿的啼哭不断刺激着肠胃蠕动,大家意识到虚弱的清风真的要不行了,又捡起家伙,小心翼翼试探地走了几步。

清风握紧手里的匕首,看向怀里的臭臭,垂眸低语:“……对不起……”

“啊噗……啊噗……”

臭臭的大肉脸都哭瘪了,嗓音也哑了,伸手不停地用手去碰清风的脸,好像在告诉她别放弃。

一条尾巴长

作家的话
好看吗?有人在吗?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