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域罚则:迷城黑夜

第38章 爆炸波

杨深蓝和叶萍在旁边走着突然感觉林小雅的脚步停了下来,都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

“小雅,你刚才说什么呢?”叶萍似乎听到林小雅嘴里嘟哝着什么,便问了一句。

林小雅又凝神静听了片刻,然后才回道:“没错,这声音,是猫的誓言!”

“猫的誓言?小雅,你在说什么胡话呢?”叶萍感觉林小雅这话莫名其妙。

“是啊,小雅,你这话什么意思?”杨深蓝也没弄明白这话什么意思,但他觉得这是个重要情况。

面对叶萍和杨深蓝的疑惑,林小雅理了理思路,然后解释道:“就在刚才,我听到了几声凄厉的猫语,那是猫的誓言。”

“猫的誓言?猫有誓言吗?”

“猫有傲娇,有柔情,有脾气,有仇恨,有魔法,有很多人类的特质,当然也有誓言。”

“能从那凄厉声中听出誓言?”

“当猫要向别人打招呼时,会用比较短促、简单和没有过多情绪的喵声;当它们想表达自己的高兴和喜悦时,会用多次的、拉长音的喵声;当它们有求于人时,会用长长的、听上去千娇百媚又饱含着一丝幽怨的喵声;当它们心情不好时,会用低沉、闷哼的喵声;当它们兴奋或者生气时,会发出尖锐、短促而有点像小鸟一样的喵声;当它们很满意时,会发出打呼噜一样的喵声……林小雅一口气说了很多猫惯常用的语言,然后又继续道,“这些都是初阶的猫语,还有很多高阶猫语,需要结合环境、天气、温度、氛围去解读,比如:猫与猫之间有通用语言,猫与主人之间还有专属语言。我刚才听到的凄厉猫语,就是猫与主人之间的专属猫语!”

叶萍听得直犯迷糊:“真的假的?”

“这么玄乎?”杨深蓝也是第一次听人分析猫语,他感觉这门语言比唇语困难。

林小雅:“猫的世界,波谲云诡,瞬息万变,是需要懂些通灵术才能理解的。”

杨深蓝:“难道,这世上真有妖猫?”

林小雅:“妖猫这种说法就有点故弄玄虚了!其实作妖的都并不是猫,而是人心。”

叶萍:“对了,那猫说的是什么誓言?”

林小雅:“有种悲怆的意味,很像是血誓,带着怨念,或许它感知到了主人的心意,誓要与主人生死与共。在这方面,猫就像一面镜子,主人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都可以透过这面镜子看到一个幻像。”

叶萍:“这…似乎比程序代码还复杂。”

林小雅:“猫本就很灵性,一旦与主人产生共鸣,它们的神性就会被唤醒,从而与主人产生一种不可思议的神奇效应!”

叶萍:“完全不明白!”

林小雅:“怎么说呢,民间一直说猫有九条命,其实不对,猫和其它动物一样,也只有一次生命,但猫确实可能有九个灵魂,当然,这里的九是个虚数,形容多的意思。从某种意义上说,猫比一般生命具有更高的维度,九个灵魂也是九个维度。”

叶萍:“小雅,你说的这些,是不是有点太形而上学了?”

林小雅:“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这些很有道理!你们有没有细心的留意过:比如某只流浪猫,第一次,过马路差点被车碾轧了,丢了一个魂;第二次,掉河里了,被几个孩子用石头砸,丢了一个魂;第三次,尾巴后面突然有鞭炮声响起,丢了一个魂;第四次,被人从楼上扔下去,丢了一个魂;第五次,饿了偷吃别人家晾的腊肉被一棍子抡过去差点背气,丢了一个魂;第六次,在一个梳妆台上打翻了古龙香水,结果香水没有盖严实整个的从它头顶浇了下去,丢了一个魂;第七次,在人潮汹涌的街头被人踩踏,腿变得一瘸一拐,丢了一个魂;第八次,因为主人的逝去,从此陷入了莫名的哀伤,丢了一个魂,而这个魂要是丢了,这只猫很可能会进入暴走模式。”

叶萍:“怎么感觉这么诡异!”

林小雅:“猫的世界,充满了诡异!到这只猫被某个好心人收养的时候,这只流浪猫可能就只剩下一个魂了。它躺在一块大石头上晒太阳,等它的魂回来,在屋里的大窗台上晒太阳,在屋外树下晒太阳,等它的魂回来,在太阳最充足的晌午,所有人都睡了只有它溜着墙根走着,因为在最安静的时候,它最容易找到自己丢掉的魂。夜里,如果它从猫道孤独地回来走到它最熟悉的地方去,那么,就是它要死去的时候了,它很想最后再看一眼那些曾经丢掉的魂。”

此时已近黄昏,林小雅刚才关于猫有“一命九魂”的说法,着实让杨深蓝和叶萍听得有些发愣,他们似乎都随着林小雅的话语进入了一个诡异的世界,那里全是猫。

叶萍:“好像真有那么一点意味。”

杨深蓝:“就像《周公解梦》和《梦的解析》所总结的那些’梦论’一样,这些’猫论’也都是基于统计分析得出来的推论,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叶萍:“不知道是主人影响猫多一点,还是猫蛊惑主人多一点?”

林小雅:“如果人心没有裂缝,又怎会轻易受到蛊惑?”

叶萍:“玄奥!感觉比算法还难。”

林小雅:“是有点玄学的意味,但这些确实都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有些飘忽,就像你们的混沌理论一样,凌乱中有规律!”

杨深蓝:“猫的世界,想不到还有这么多道道。”

林小雅:“其实,猫的世界是比较简单的,只是它们随环境、天气、温度、氛围等会有所变化,所以难以名状、不易捕捉。”

杨深蓝:“你刚才说听到的凄厉猫语很可能是猫和主人之间的专属语言,也就是所谓的猫的誓言,而且是誓言中最凄绝狠厉的‘血誓’,那么,这种语言是不是只有在主人面前才会使用?”

林小雅:“可以这么说,没有主人在旁边,猫是不会发这种誓言的。而且,我听这声音好像不止一只猫。”

杨深蓝:“那么也就是说,现在,或许猫的主人就在附近?那,会不会已经死了?所以猫当着主人发下如此凄怆的血誓?”

三人瞬间陷入了沉默,他们也不约而同的都往楼上看去,仿佛被人从上面往下窥伺了一般。

杨深蓝、叶萍和林小雅站在临江村霜花巷口以西约五百米的一栋四层楼下的道路旁,试图窥探这里隐藏着的几只猫,以及它们的主人。

会不会,孟致远一直在调查这十年以来发生在镜江之心的帮派火并案、厉鬼复仇案和肾脏摘除案和那只黑猫的主人有关?如果黑猫主人真跟这只黑猫的主人有关,那么,刚才这些要不要告诉他?作为警方的准编外人员,杨深蓝觉得应该让他知晓,他此刻对于孟致远准备把他发展成编外的事也没有那么反感了。

“你们俩发现刚才的猫叫声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杨深蓝看了看林小雅和叶萍,继续又说道,“我觉得这事很有必要告知孟警官,并且让他们的人尽快过来排查黑猫和它的主人,我们几个现在的任务就是守住这几个出入口。如果小雅刚才说的那些都属实,那么今天此刻的时机,或许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觉得可以。”

“我没意见。”

“那好,我马上通知孟警过来,事情大致情况我刚才已经编好信息了。”

过了一会儿,孟致远便打来了电话,他的语气中透露出些许激动:“深蓝,你们在那里密切注视,切勿打草惊蛇,我们的人现在巷口,我让他们马上过去协助你们,我马上也出发过去。”

“放心。”

杨深蓝刚挂断电话,旁边一栋房顶发出一声爆炸声,随即,浓烟升腾而起。

一时间,临江村陷入了混乱,警车、消防车、救护车陆续赶来,让整个场面看起来有些失控。

就在这混乱中,一个短发男子拎着一个大皮箱从刚才爆炸发生的楼栋斜对面出来,然后混入人群之中,他很自然的走出那条街巷,然后转到旁边街巷,打开自己的亚奇车,把大皮箱放到后排座位上,他拉开大皮箱的拉链里面露出三只猫的头部,几只猫见主人打开了拉链,表现得依然很安静,它们似乎知道主人要带它们出去。

此人正是阿昊,他刚才引爆了早就埋在斜对面楼顶的遥控炸弹,那是只有爆炸声和浓烟,没有弹片的炸弹,目的是制造恐慌掩护潜行。

阿昊此次冒险在自己家门口引爆炸弹制造混乱,是下了破釜沉舟勇气的,为了万无一失,他进出门前还把满头的长发剪短了,以免被楼下的某些人觉察认出来。,他要安全的把这三只猫送到花脸山北面去,或许,那里才是小黑、小灰和小白该去的地方。

……

晚间,在镜城北城的一个普通小区的三居室内,因为下午临江村的意外爆炸事故而有点失眠的孟致远半夜醒来后又无法入睡,他一看手机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妻女正在睡梦中,他小声的来到客厅,躺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然后漫无目的浏览手机新闻,体育、娱乐、头版头条,这些信息都是根据他以往的喜好自动推送的。

“坎国足球第一次闯进世界杯半决赛,虽然此次没能进入决赛,但毕竟取得了季军的好成绩。”

这是坎国足协解散后由各中学联赛、大学联赛层层选拔出来组建的一支国家队,他们基本都是没有关系背景的孩子,走到今天代表坎国第一次闯入四强,是真正热爱足球、身体素质顶尖又对这项运动无比热爱的年轻人,第二次征战世界杯就闯入半决赛充分说明了当年解散足协是多么明智。

看了足球新闻大学约十分钟后,一则标题吸引了孟致远的注意力:

“今晨,蓝途港发生意外爆炸,镜城正威国际贸易公司老板遭遇恐怖袭击,不幸身亡。”

孟致远立即起身,把烟头摁进烟灰缸掐灭,又用手抚面让自己清醒一点。

昨天下午临江村才发生了爆炸,怎么又来一波爆炸,这世界疯了吗?

正威贸易,还恐怖袭击?他记得这个子正威贸易好像是升龙会的产业,对,他想起来了,确实是升龙会旗下产业,而且好像还涉嫌走私。

那么,这条新闻标题在他看来就可以翻译成:

“今晨,蓝途港发生爆炸,镜城地下黑道帮派升龙会老大袁正基被暗杀当场身亡!”

孟致远看到这种网路新闻,首先下意识就是提出质疑,一个黑道老大,大半夜的,在一个港口码头,就这么容易的被暗杀了?港口又怎么会发生爆炸。

但稍一理思绪,再联系起镜城地下拳赛上升龙会的异常,他预感,这则新闻可能是真的。

那夜星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