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朝门

第69章 半仙1

如果说,烂朝门那些平缓的坡地,足以让一辈子生活在平原的人们欢呼雀跃的话;那杨春梅家四周那些奇山迤石和悬崖峭壁,绝对会让他们望而生畏、叹为观止。

和众多一家一户、散落在大山深处的人家一样,杨春梅家的环境十分符合大众的审美。房前是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河,从人口密集的上游,经杨春梅和几户邻居的家门前,直通下游的峡谷。

房子背后是巍峨的大山,大山中间恰到好处地开了一个豁口。

豁口的背后是一个又一个、类似弯月一样,像南延伸的弯沟。稀稀落落的人家,就在那些弯沟处扎下了根。那些人家,与山下一路向南的峡谷,既遥遥相对,又平行延伸。

直到一个陡峭的悬崖出现,峡谷也随之结束。

然后,再穿过一条大公路,就属于烂朝门的地界了。

和前些年没生到儿子的弟媳唐一清一样,因为只生了四个女儿,杨春梅的心里备受煎熬。她不仅常常要看丈夫家人的脸色,还要面对来自左邻右舍的明嘲暗讽。

不过,好在杨春梅的娘家强大,兄弟姐妹经常出面帮她打气。虽然,在大是大非上,杨春梅的左邻右舍不敢明目张胆欺负她,但是背地里搞些小动作,说些诸如“绝户头”之类损人的缺德话,也是防不胜防的事情。

毕竟,在农村没有儿子是硬伤。

好强的杨春梅,常常为此非常头疼,每次回娘家总免不了给大家诉苦。

两年前的秋天,杨春梅因为“柴山地”,与她的大姑姐一家闹意见,气得几天下不了床。

一个好心的邻居帮忙代信到杨家大院,杨乡长犯了难,悔不当初。

杨春梅和丈夫刘红军是表兄妹成的亲,所以杨春梅的大姑姐实际上也是杨乡长的亲侄女,杨乡长表示不好介入,说还是等他们自己处理比较好。

杨大雷不愿意了,他一听姐姐受委屈就火冒三丈,不顾杨乡长夫妇和唐一清的劝阻,当即找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壮汉,带上砍刀,就直奔三十里路外的姐姐家去了。

杨春梅的大姑姐——刘红真嫁的是杨春梅家山背后的邻居,和弟弟一家自然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这些年,因为弟媳妇杨春梅总不生儿子,刘红真意见十分大。她认为弟弟和弟媳要不生个儿子,父母留的家产最后都会成为外人的,就想着从弟弟和弟媳那里分一些父母留下的遗产。

“柴山地”其实就是长了各种杂树杂草的荒土坡,一般散落在道路的两旁,或是庄稼地的四周,主要为人们提供一年四季的烧水和煮饭的柴火,在农村占用举足轻重的地位。

那块有争议的“柴山地”,两家人原本是划出了边界的,就在杨春梅家房子后面。

因为两家的“柴山地”彼此紧挨在一起,时间一长,用作划分界限的石头被泥沙掩盖,几乎就看不出来了。

这两年,刘红真就趁着自己收割柴山地的时候,一点一点越界到弟媳家,让杨春梅很是憋屈。

又是该收割柴火的时候了。

杨春梅让丈夫刘红军出面,去给姐姐刘红真说说,两家重新确定一下界限。

刘红军是个老好人,一方面念及与姐姐的亲情,一方面觉得那并不重要,就没有听杨春梅的建议。

杨春梅只好自己给大姑姐商量,结果刘红真不仅不买账,还冷嘲热讽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杨春梅气不过,就和她大吵了一架。

杨春梅有个一着急就头痛的毛病,加上这几年又开始了腰腿疼。疼痛交加的杨春梅,躺在床上茶饭不思,吃什么药都不见效。

当杨大雷带着他的弟兄们,赶了一个多小时山路,匆匆忙忙赶到姐姐家时,杨春梅一高兴,突然不头疼了。赶紧下床,一瘸一拐给弟弟和他的朋友们做饭。

杨大雷见姐姐没事,二话不说,带领着弟兄们把那些有争议的柴火统统砍回了姐姐家。

刘红军姐弟深知杨大雷这个表弟的厉害,现在人家不仅带着气,还带着砍刀。自知理亏的刘红真一家,虽然心里憋屈,也只好装聋作哑,一声不吭。

午饭后,杨大雷看着姐姐院坝里那一大堆柴火,心想自己这样一走了之也不是办法,得帮姐姐彻底解决后顾之忧才行。

接着,杨大雷又没事一样,把表姐两口叫到了姐姐家。

“红真姐,我今天带着大家把柴火全部收了,你们是不是意见很大?”杨大雷看着表姐刘红真,半真半笑说。

刘红真两口尴尬地笑笑,不说话。

杨大雷又说:“不管你们高兴也好,不高兴也罢……我明说,我今天就是来给我姐姐出气的!这片‘柴山地’原本是姑爹姑妈留下的,按照农村的风俗,它本来就应该属于我姐和姐夫家;既然你们以前分了界限,那就按照以前的界限划分如何?这些年,你们越界到我姐家收割柴火,今天我帮我姐把你们的砍了,是不是合情合理?”

“收了就收了吧!大家又不是外人!”刘红真这回说话了。

“对了,既然大家不是外人,有什么不能好好商量,非要弄得这样剑拔弩张呢。我们本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兄弟姐妹,我也不想通过这样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但是我明说——我见不得我姐姐受气,无论是谁,要给我姐气受,我都不会买账的。为了大家以后好好相处,我今天给你们两个建议:

第一:共同管理,一家收一年,轮流收割;

第二:还是按照以前的办法,明确界限,分开管理;

你们看意下如何!”

杨大雷接过表姐的话,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后,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姐姐姐夫以及表姐表姐夫。

“都可以,大雷说的合情合理,我们就依你的意思,具体怎么选,我看——还是春梅来做主吧!我们没有意见!”杨大雷的表姐夫看杨大雷说的有礼有节,也大气地表了态。

最后,大家还是选择了以往分界限的办法。

在左邻右舍的见证下,杨大雷亲自带着他的弟兄们,在边界处挖了一条深沟,并在深沟的领头处,重新埋了一块大石头,大家总算和和气气把问题处理好了。

下午,杨大雷和朋友们刚一走,杨春梅的头痛病又发作了。

这一次,杨春梅在床上一躺就是三天三夜不吃不喝。

这三天里,杨春梅先是乱唱,然后开始胡言乱语,说的都是与药理和病理相关的事情,大家听得云里雾里,瞠目结舌。

未完待续——

李乙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