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朝门

第2章 晴天霹雳

看见秦青青,周阴阳媳妇就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她欢喜地走上前给秦青青摇着蒲扇,嘘寒问暖:“青青,走累了吧,快歇歇——”

周阴阳媳妇是秦青青家隔壁邻居杨乡长的堂妹,年轻的时候可谓是烂朝门的一枝花。

与母亲刘香香的泼辣粗俗相比,秦青青更喜欢温婉贤淑的周阴阳媳妇,曾经在心里偷偷把她当作自己学习的榜样。

面对眼前的不速之客,秦青青有些不知所措;对方的热情,更增添了秦青青的紧张。

周阴阳媳妇对秦青青越看越喜欢,转头对刘香香俩口喜滋滋地说:“咱青青真是好看!”

本来秦青青对面前这位面容姣好、家境不错的女邻居十分尊敬。可是这会儿,秦青青心里却有了种说不出来的抗拒。

“阿姨,我去洗洗脸——”秦青青如热锅上的蚂蚁,一分钟也站不住了,她找了个借口,赶紧躲开。

“这孩子还害羞呢,真是个百里挑一的好孩子!”周阴阳媳妇看着秦青青的背影,难掩欢喜。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秦青青的心剧烈地跳动着,三步并作两步躲进自己的房间。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秦青青的脑子里盘旋。

虽然,秦青青早在去年就知道有人在给自己说媒,父母坚定的拒绝,让她既幸福又感激。

想起身边那些被父母早早嫁人的姑娘们,秦青青不由打了个寒颤。

这时候,秦青青十四岁的妹妹杏儿喜笑颜开跑进了房间。

看见妹妹,秦青青美丽的大眼睛里流露出让人心疼的惶恐和焦急,她如受惊的野鹿般,上前一步紧紧抓住了妹妹的肩膀。

“杏儿,他们来家里干什么?”秦青青声音颤抖地问。

见姐姐还傻乎乎的蒙在鼓里,一无所知。古灵精怪的杏儿眨巴着与秦青青同样好看的大眼睛,偷偷看了看门外交谈甚欢的几个大人,神秘兮兮地与秦青青耳语:“你怎么还不知道啊?他们这是来给你提亲的呀……以后你就要嫁到周家去啦!今天这个吉利的日子,是爸爸妈妈和那几个人早就商量好了的!”

“啊——”如五雷轰顶,秦青青低喊一声,放开妹妹,眼前一黑,扑倒在了床上。

杏儿见状,赶紧跑去找刘香香。

见有外人在,杏儿又机智地退回了自己和姐姐的房间。

周阴阳媳妇看到杏儿在门口一闪不见了人影,也好奇地跟着从厨房走出来。

屋外的院坝被秦富贵打扫得纤尘不染,正午的太阳已快追到屋檐下,家家户户正忙着做午饭。

四周显得安静了许多。

门口,周成林和秦青青的两个弟弟又在一张小方木桌上玩起了扑克。

周阴阳和崔大嘴夫妻俩,还在一旁津津有味地闲聊着。

想着应该去拜访一下隔壁的堂哥,周阴阳媳妇绕过门口的小木桌,朝隔壁的杨乡长家走去。

烂朝门独特的地形和气候,使得方圆百里绵延起伏的山脉似乎总是四季常绿,仿佛没有春夏秋冬的更替。

居民的住宅多是清一色的瓦房,单家独户的少,通常是多户人家扎堆把房子建在一起。这样一来,大家就自然而然组成了一个个小集体,然后再以某一家的姓氏为主,命名为“某某院子”。

一个院子最多由二十来户人家组成,一家挨一家。

因为地形的不同,有一拉长并排修建的,比如“李家大院”和“杨家大院”。也有地形宽阔平坦,围着圈儿修房子的;房子的中间留一大块空地,作为平时大人和孩子们活动的场地,或是谁家红白喜事搭场子的地方,好比“王家大院”和“张家大院”。

严格来说,杨家大院其实就杨乡长和秦富贵两家人。

虽然杨家大院人口不多,却总是宾朋满座,热闹非凡。

有人说杨家大院的热闹,归根到底是因为有德高望重的杨乡长坐阵;也有人认为,少不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雷公菩萨杨大雷;还有人觉得,也离不开乐于助人的老好人秦富贵,以及他锱铢必较的精明太太刘香香。

事实上,这些说法都不无道理。

杨家大院的人们就像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一样,每个人都为杨家大院的热闹扮演着各自的角色,贡献着属于他们自己特有的那份力量。

其实,早年的时候,杨家大院就杨乡长一家独门独户。

后来,逃难的秦家加入了进来。

再后来,杨乡长的四个儿子结婚后,又分出了四家,一共就是6家了。人口也从最开始的几个人,发展到了近三十口人,成了名副其实的杨家大院。

秦富贵家与杨乡长家,只隔着一道漏风的木板墙。俩家人不仅放屁打呼噜都能彼此听见,偶尔睡不着的时候,两家人还常常躺在床上聊天呢。

“妈,我好像听到青青在哭——”杨乡长的小女儿杨冬梅,抱着那本昨天刚买的新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快步跑到厨房,神神秘秘地告诉了母亲杨乡长夫人。

原本十来口人吃饭的杨乡长家,如今几个大的孩子都分出去有了自己的小家,就剩还在读书的小女儿杨冬梅和杨乡长夫妇一起生活。

如今,忙活了大半辈子的杨乡长夫妇好不容易落得清闲,一家三口的小日子,过得惬意而富足。

听了女儿杨冬梅的话,坐在躺椅上翻阅报纸的杨乡长,也表示自己隐隐约约听到有哭声。

对于秦富贵和自己堂妹两家今天定亲的事情,杨乡长一家也是早上才知道的。

意外归意外,但毫无疑问是皆大欢喜的好事情。既然当事两家人都不说,杨乡长以为人家不说自然有不想说的道理。即使是亲如一家的邻居和自己的堂妹,这种事情总是不好主动去打听,所以杨乡长一家也权当毫不知情。

但是,如果秦青青真的在哭的话,那就未必是好事了。

“哥嫂,饭做好了么!”杨乡长一家三口正在出神,周阴阳媳妇乐呵呵在门口出现了。

“成林妈,快来坐——”杨乡长夫人抹一把额头上的汗,满脸堆笑地招呼同样笑靥如花的堂妹,顺手递过来条木凳,客气让座。

见周阴阳媳妇走出门去,杏儿又才跑到厨房去,与正在忙碌的刘香香俩口说了姐姐在哭的事情。

刘香香一怔,和秦富贵对视一眼,扔下手里的活,不动声色走进了女儿秦青青房间。

阳光从狭窄的窗口照进秦青青的房间,窗口和地面升腾起几束像雾气一样的光柱。

听到隔壁邻居和自己的客人正聊得热火朝天,刘香香表情复杂,凹陷的黑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辉。

未完待续——

李乙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