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双鹰旗

第34章 众城之女皇(二)

君士坦丁堡是一座美名远播的都市,愿大慈大悲和慷慨大度的真主将它变为伊斯l的都城。

——哈桑·阿里·哈拉维,12世纪阿拉伯作家

秋末冬初,一只正准备前往鸟巢过冬的黑鸢在君士坦丁堡的天空中随风翱翔。它在圣索菲亚大教堂周围懒洋洋地划着圈,似乎被束缚在圆顶上。从这里,它可以俯瞰这座巅峰时期拥有五十万人口的巨型城市,泰然自若地静观光阴流逝。

这座城市的形状非常奇特,大致呈三角形,东边的角有些向上翘,像头凶猛犀牛的尖角,三角形的南北两边都得到大海的保护。北边是有屏障保护的金角湾深水港;南面毗邻马尔马拉海。马尔马拉海通过达达尼尔海峡向西奔涌,注入地中海。从空中俯瞰,可以轻松地辨认出三角形沿海的两边岸上连绵不绝的防御工事。海潮则以每小时七海里的速度从犀牛角尖端胖汹涌流过。这座城市既有天然屏障,也有人工防御。

尼基弗鲁斯一行人继续前进,不远处巍然耸立的狄奥多西城墙也随之映入眼帘,去过新罗马的仆人大卫张开双臂激动道:“欢迎你们,这里就是‘众城之女皇’!穿过金灿灿的金门,就是这个国家最繁荣的地方所在。”

“是那该死的城墙!”虔诚的穆斯l惊叹道:“就是它让先知的旗手阿尤卜倒在了这片异教徒的土地上,这是伊斯l最不愿提起的痛。”

阿布·艾尤卜·安撒里,先知的重要门徒和追随者,伊斯l教早期的重要领袖和将领。他虽然已经是耄耋之年,但仍然参加了对君士坦丁堡的进攻,并在那里战死。

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的人都被眼前连绵不断的狄奥多西城墙震惊了,这是一条复杂的分成三道的城墙系统,它横亘从马尔马拉海到金角湾的狭窄陆地,保护君士坦丁堡城,使它免受任何传统的陆路进攻。这座城市的历史中很多最重大的事件就发生在这座非同寻常的城墙沿线。它的历史几乎和城市本身一样悠久,在地中海世界一直是个恒古不变的传奇。

穿过色雷斯平原前往这里的商人或朝圣者、从西欧某个宫廷前来的使节,或者有着征服野心、四处劫掠的军队,从远方看到巅峰时期的君士坦丁堡的第一个迹象就是那阴森森的巨大陆墙。它横越轻微起伏的大地,从一道地平线到另一道地平线,壁垒和塔楼连绵不绝。在阳光照耀下,石灰岩打造的城墙的表面化为一片灿烂的雪白,罗马红砖的接缝构成延续不断的水平线条,城墙上还有外形相似、带有穹顶的射箭孔。

“它看起来远比科尼亚的城防强大!”巴耶塞特被眼前的事物所震撼,“众多塔楼有的呈方形,有的是六边形,有的是八边形,偶尔也有圆形。它们相互簇拥,间距极近,感觉一个七岁男孩就能够把一个苹果从一座塔楼投掷到另一座。”

“这就是几百年来城市从未沦陷过的原因(之一)。”尼基弗鲁斯骄傲地抬起了头,他为这些初来者详细介绍起城市强大的防御能力:“它们(塔楼)分成若干层,崛起到内墙最顶端的高度,皇帝的鹰旗就在那里骄傲地迎风招展。城墙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座重兵把守、阴森森的城门,和平时期,人畜就从这些城门出入。”

一行人行走在城市西端,靠近马尔马拉海的地方,一座饰有金板和大理石与青铜雕像的大门在阳光中熠熠生辉。这就是“黄金门”,一座庞大而华丽的拱门,两侧各建有一座磨光大理石打造的恢宏塔楼。

“这里是金门。”尼基弗鲁斯继续介绍道:“这里并不是平民能进出的,只有皇帝凯旋或接待特别重要的使节时才可以开放。”说着,他又指了指城门处全副武装的士兵,示意这些初来城市的人安分点,不要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在罗马帝国鼎盛时期,得胜归来的皇帝会带着胜利的象征物——身披枷锁的被征服的外国国王、重新夺回的圣物遗迹、身穿异服的蛮族奴隶、堆满战利品的马车,以及威武雄壮的帝国军队——从这里盛装经过。

出于高兴,大卫也跟着炫耀起了这座伟大的城市:“城市之所以能延续至今,要无限感激它的高屋建瓴。七百多年前建成的第一道城墙震慑了匈人的首领阿提拉,令他不得不下令放弃攻打城市。同年,就在这个野蛮人揉捏邻近的色雷斯时,城墙因为严重地震而垮塌,全城人立即行动起来应对这个危机。”

说到这,大卫特意提高了嗓门:“市民们在短短两个月内就惊人地完全重建了城墙,不仅恢复了安特米乌斯的最初设计规模,还增加了一道同样带有一连串塔楼的外墙、一道防护性的胸墙,以及一道砖砌的壕沟(即护城河),构成了一道极其复杂、令人生畏的可怕障碍。”

这项丰功伟绩被记载在一道充满夸耀的铭文中:“在不到两个月时间内,君士坦丁(当时的高官,在狄奥多西二世的命令下主持了城墙的修复工作)成功地建起了这些强大的城墙。甚至帕拉斯也无法如此迅速地建成如此强大的堡垒。”

大卫不知的是,城市西部的防御体系总共包括了192座塔楼,分为五个独立防区,纵深200英尺,从壕沟底部到塔楼顶端的高度为100英尺——这是地中海世界最强大的人造防御公事,其地位在整个中世纪都无可撼动。

他们不得不沿着护城河向北前进,一路上看见了城郊走来走去的居民,他们当中很少是希腊人,大部分都是突厥人、萨拉森人、波斯人、罗斯人、匈牙利人、保加尔人和加泰罗尼亚人。

大约又前进了数个罗马里后,他们才来到了可供人进出的“拱门”,这里虽然相比于金门暗淡了许多,但人气却是爆棚,各色各样的人都在这里进出,城墙上的石狮雕塑形态各异,俯瞰着这些忙碌而卑微的生灵。

当这一行人向内走出拱门后,总算来到了狄奥多西城墙和君士坦丁城墙之间的巨大地带,按照富人的说法,“皇都秩序井然,不同的人就应该生活在不同的区域。”

徘徊树荫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