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G:厂长,抱紧我的大腿

EDG:厂长,抱紧我的大腿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5章 多兰之盾

“这不是杀死对方的惯用操作吗?我已经习惯了。”V的语气没有太大变化,很自然的说道。

“不是,Perkz被我用亚索打魔机打动了,看我线上玩的这么辛苦,给了我个头。”裴江又废话了。

“你整天胡说八道,赶紧把中路推塔,下路还需要支援。”

“想吃桃子吗?我怎么能这么快地点击塔。快女巫不发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压缩CD时间迈出了一大步。

“好的。斯威夫特立刻回答。他的盲僧马上就要六岁了。估计时间,亚苏亚的大步才刚冷却下来。太容易合作了,盲僧还处于初级阶段。伤害被夸大了,杀死这个女巫并不困难。

“行了,还是用眼力吧,别被这头猪给抓到了,你这小崽子,被人打爆了,害羞吗?»

小狗没有说话,而是点击了他买来的真眼睛。

“哦,你还在买眼睛。”

这真的是非常难得的画面,至少玩了这么多游戏下来,狗第一次在开始的时候买真眼。

“至少,这是我在这个游戏中购买的最后一只眼睛!”

其实心态已经变了。以前总觉得游戏不稳定。我越早制作三件套西装,我就能越快接管游戏。

一只真眼要75块钱,一开始真的是很大一笔钱。一般情况下,很舍不得花。不过中间有这么粗的TB,他再也不用提前站出来花75块钱买了。这个世界非常值得。

这真眼一插入,她就看到了少女猪的位置,下路的二人第一时间跑回了防御塔,逃出了这个玄关。

少女猪在下路露出头来,中路自然而然地转移了。

强行攻塔是完全不明智的做法,十万伏特直接接触到城墙的眼睛和塔上女巫的双脚驱逐,裴姜从容的EQ,控制Hold,全力开启大招之刀!再加上顶级盲僧的伤害,他完全被灌输了。

裴江又拿了一个脑袋。

这次一DB琴弦在中间丢了,这一次琴弦又塌了。

没办法,这样暴力的玄关也太苛刻了。

一旦用w清兵就会死,就算没用,也是很危险的。

毕竟盲僧和亚索的组合真的很完美,跟猪妹一样,敲的不是很稳,但是盲僧的大招却是一个专注的技能。如果有解脱的目的,不可能是空的,100%敲。

哪怕亚索远在千里之外,他也能立刻跟上。

自然,perkz这一波除了等死就什么都没有了,而走在路上的少女猪什么也没做,可以说g2的节奏有点不合时宜。

很快,比赛时间就到了十分钟。

盲僧再次靠近中路,这一次阿普瞄了一眼,看到盲僧的动作,连忙转身离去。只要你举不起来,它就很安全。

可就在这个时候,路上的一棵大树从附近绑在亚细亚的城墙上爬了出来,对着妖女轻轻一击。这段时间虽然很短,但这点之前已经提过,再加上裴姜的反应也是值得的。

这时,进来了一位盲僧。

这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快乐包。

随着大树的开启,绝非巧合,少女妖魔又死在了防御塔下!佩江亚索继续占据着这个脑袋。

如果他上次被杀,这次他被抓住了。

他真的没有脾气。

perkz其他人只能强迫自己的面部表情,以防止它破裂。

这一次的命案不仅失去了阵线,也失去了中间的那座塔!显然,要利用亚索的好处加快步伐。刚刚被释放了十多分钟的亚索,并没有说又是一次派遣,他想疯狂地四处游荡,帮助球队建立优势。

可惜下车道没有内衬。还好冰是大招。总的来说,不乏技能留人,对下段还是有很大压力的。

“哈哈哈,帕克斯太不高兴了,他又被JD训练了!但是路线不对,最后还是被抓了。”

“那是你的名字perkz吗?没关系,林务员来一次,这还不够。您必须为第一个订单而来。障碍结束了。»

“暂且不说,g2的军训确实很强,战斗这么快的魔女0-3,完全可以算是一个脱胎换骨的女孩了。”

“莱西我,普莉希拉,殴打和吊死的女王坎比亚斯坎比亚斯是一个殴打和挂卷轴的女巫,确实是你啊,n-!”

直播变成了欢乐的海洋,稳定!亚索,3-0,还是亚索,这怎么可能被撤消?他们开始互相取笑,玩得很开心。

当然,这并没有很快领先。

当他游到下路的时候,小狗藏在角落里的魔晶箭射中了防御塔正下方的警察局。裴江也直接在小兵的帮助下跟了上去,两三下把他给打死了。

目前对亚索的伤害,就算是在防御塔下,也无法避免。

留下一个婕拉,裴江只是吹了一把扇子,然后用小兵出塔,塔没有抵抗装备就被穿越了。塔还是很痛的,现在血量很低,换成了塔。

自然,兹拉的头也被小狗带走了。

裴姜看着自己身上的农田,仅仅几十块钱就足以制作风暴剑了,可惜现在防御塔没有盖,塔下的士兵早就被一只小狗给清理干净了。

没钱只能逼一群野怪。

于是他统治了自己的亚索,准备清掉一群三头狼。

4-0的亚索作为全场最帅的小伙子,自然享受导演的乐趣。

大家也看得津津有味,这个亚索用起来感觉很chic,均衡器来了,均衡器还是不清楚……

可这血量,怎么感觉像是被三头狼倒空了?

亚索被野怪杀死了。

“……”

这画面刚一出,乱舞顿时戛然而止。

我勒个去?3-0亚索被三狼一杀。这是什么操作?

«66666666»

“我太逗了,没想到职业选手会犯这样的错误!”

“那之后,我看彭子的弟弟比较搞笑,阴阳人都挂了,意见不正常。”

“三只狼单独杀了我,三只狼杀了我弟弟谭子。我和我哥哥潭子是平等的。”

“你这个逻辑鬼!下一个顶级数学家的种子。

苏小阳和常茂对视了一眼。

话还没说完,为什么Tindy平时根本不打牌就进了这手牌。

导演也连续打了三场很调皮,很明显大狼一口咬掉了亚索剩余的HP。

“这……只有多兰之盾根本不吸血,打三狼太难了,以为是多兰之剑就大错特错了。不过这也不能怪巨魔兄弟。之后总而言之,三只狼的总伤害还是很高的,一定要找到打的时候想跑别跑,eine去他e死。

可惜感觉跟钱差不多,不然不行。”灿毛想了想,手也伸不开,不过说话间笑得笑不出来,实在是太可笑了。

苏小阳说到这里闭上了嘴,狂笑起来。毕竟是玩游戏,导演不把镜头交给解说台,笑声也就结束了。

“嗯……这脑袋完全没有作用……哈哈哈。”不,这个演讲被打破了。看着苏小阳的笑容,主场观众都R不住笑了起来。

“不不不,他在职业赛场上杀的疯子连三只狼都打不过。”小狗趁机反击。

“哦,阴阳老人,不过这一波,你在一楼,我在五楼。”

裴江知道自己再打下去,会被三匹狼咬死,可他是回家等钱还是等?毕竟回城前八秒,还是做两个小自由回城比较好。

在等待期间,剩余的钱也可用。反正这一波死亡浪潮的影响,其实微乎其微。既然如此,他自然不会离开。

“你一个人被三只狼杀了。”

冷光机.CS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