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春华

第9章 他用手挡剑

小乞丐突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反抓着我的手,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大爷饶命啊!不要抓小的去见官啊!小的爹死娘嫁人,只有一个姐姐相依为命,姐姐还病了,小的是好人家的孩子,小的不是小贼啊!”

我原本是有几分同情的,可那小乞丐一抓住我的手,我就知道坏事了,这下要倒大霉了,因为我的半边身子都麻了,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这才看到小乞丐微微露出来的一小节手腕很干净,肤色发黄,一点都不像小孩子那般细嫩。

这个小乞丐是个成年侏儒,并且是个身手很好的侏儒!

秦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见那小乞丐哭得可怜,便去扶他,谁料就在这时,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乞丐快步跑了过来,离老远就喊着“小弟!小弟!不要伤我小弟!”

一时,附近的人都围了过来。

我心急如焚,嘴上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身子也动不了,这下可真是要完蛋大吉了,就我和秦天两人,我还已经被制住了,只有死翘翘的份儿了。

那女乞丐跑到近前,作势要去扶小乞丐,手伸到我近前时,掌中突然多了一把尺来长的短剑,剑锋自我划向秦天。

我心中哀叹一声,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想我堂堂大云国太子殿下,既没有战死沙场,为国捐躯,也没有累死情、场,为美销、魂,却死在了两个刺客手里,还是这么个不光彩的死法!

围观的人也纷纷在眨眼间拔出兵刃,向被困住的我和秦天剁来。

那些人看来早有准备,清一色尺长短剑,剑法横戳直刺,一点花哨都没有,却是很实用的。

那女乞丐的一剑实在太快,我看到剑锋的时候,剑已经到了我颈间,我都感觉到铁剑的凉意了。

预想中的冰冷疼痛并没有来临,反倒有一股温热的东西溅到了我脸上,有几点溅到了唇上,我下意识一舔,一阵腥咸直冲喉头。

血!

我大惊失色,睁开眼一看,小乞丐已经倒地不起,大口大口地吐着血,双手捂着胸口,正做着垂死挣扎,女乞丐手中的短剑已经到了秦天手里,剑尖还滴着血,她的身体倒在地上,外表看不出一丝伤痕,却是一动都不会动了。

我转了一下手腕,还好那小乞丐只是制住我脉门,没对我下黑手,这会儿我还算是安然无恙的。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觉得有点恶心,胃里一阵翻腾,想吐又吐不出。

这种情况下明显是小命要紧,我直觉地想要开溜,但看看正浴血奋战的秦天,他淡黄色的锦衣已经染上不少血迹,我又不能放任他一个人跟刺客拼命,顿了一下,只好跺了跺脚,咬牙冲了上去。

我是真不能打,我说过,我就是个“琴棋书画不会,刀枪剑戟嫌累”的主儿,父皇命武状元来做太子太保,我却只学会了如何逃命。

我只会一些简单的招式,对敌时基本用不上,好在我跑得快,在人堆里钻来钻去,这儿踹一脚,那儿打一拳,虽染了一身血,但都不是我的。

那些刺客都是硬点子,十分扎手,秦天毕竟只有一个人,渐渐地有些扛不住了,他冲我喊了一声:“旭儿,快跑!”

我心里是真想跑啊,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干,我只好咬咬牙,勉强笑答:“要叫旭哥!”

秦天蓦地大喝一声,“旭儿,接着!”

一把短剑向我飞来,剑柄朝着我,我抄手接过,我勉强会使几招剑法,虽没啥杀伤力,但一来我速度快,二来生死关头,谁还顾得研究什么招式手法的,逮着谁捅谁,我专挑围着秦天的人后背捅,也将刺客搅了个手忙脚乱。

我们终于杀出一条血路,我看秦天还有继续打下去的意思,忙拖了他脚底抹油。

我的轻功很好,他竟也不错,虽比不上我,但比那帮筋疲力尽的刺客还是要强点的。

跑了许久,我们俩都累得跟狗一样呼呼得直喘粗气,就差耷拉着舌头了,终于来到了镇国公府。

我和秦天血透重衣,一路跑进镇国公府,门童是认得我的,忙差人进去禀报了。

一路跑到前厅,我才想起来还牵着秦天的手呢,手心里黏腻腻的,不用看也知道出了好多汗。

我料错了第四件事,那不是汗,是血。

秦天的血。

我松开秦天的手,伸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时,我才看到我右手上全是血,并且血迹是湿的,随着我抬手的动作,鲜血倒着向手臂处缓缓流去。

我没受伤,那么……

我向秦天的左手望去,他极快地将左手藏到了背后,我一把拽住他的左手,拉过来一看,果然,一道对穿了掌心的伤口赫然出现在我眼前,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触目惊心。

我打了个寒战,牙齿隐隐发酸,原来那些溅到我脸上的血迹是秦天的!那一剑太快,快到他来不及夺剑,只能用自己的手来为我挡住灭顶之灾!

我眼睛有些涩,心里堵得慌,我认识他才三天!

我一直不待见他,对于他的到来,我是有怨言的,原本我可以缠着四哥给我讲这次出使的见闻,带我出去游玩打猎,可他的到来却使得我三天没见过四哥的面了,他又是那样聒噪,缠得我脑仁疼,一点儿眼力见儿都没有,老是招我烦还不自觉。

可他救了我,他用自己的手为我挡了一剑,并且自始至终他什么都没有说,生死攸关之际,他还叫我快跑!

我的眼泪掉得猝不及防,我很羞愧,我对不起他,我混蛋,我不是个玩意儿。

秦天用没受伤的右手抬起我的下巴,伸左袖想给我擦眼泪,可他左手上的伤口实在太严重,手刚抬起来,一滴热血便滴落到了我脸上。

我嚎啕大哭。

“男子汉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泪,瞧你哭得,像个孩子似的。”秦天说得云淡风轻,我恍惚间听出了一丝丝的无奈和宠溺。

琴瑟琵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