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春华

东宫春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章 不能丢云国的脸

我吃痛,轻叫了一声,即刻收回了手,低头一看,果然,血一下子便涌了出来,淋淋漓漓地洒下,琴弦上也被淋了好几滴。

四哥一直担忧地看着我,他太了解我了,我想,他看到我应声出去时,应该已经想到了我的对策。

四哥第一个向我走来,我知道他肯定很心急,可在那么多人面前,他必须维持皇子的从容淡定,一步一步走得不紧不慢。

最先到我面前的居然是秦天,他的步子迈得很紧很大,我才刚将手伸到面前,见了皮肉外翻的伤口,来不及感慨一下,他便到了,一下子抓过我的手,直觉地往唇边送。

待他看清我的伤势,不由得傻眼了,四指上伤口连成一道,既深又长,鲜血长流,他总不能将我四根手指全塞进嘴里吧?

“怎么这样不小心?”秦天拧着眉头,脸色很难看。

第二个到的竟是兰舟,不愧是我的贴身侍卫,关键时刻,他还是站在我这边的。

兰舟不发一言,并指如风,连点了我右手臂上几处穴道,我只感到一阵酸麻,伤口很快便不再流血了。

原来兰舟的功夫真的很好啊!

我投给兰舟一个感激的眼神,却不知他是有心还是无意,并没有接触到我的目光。

四哥这时才到,他什么也没对我说,只将我的手从秦天手中接过来,回头吩咐道:“速请太医!”

我抬手制止,燕惊鸿还在看着呢,怎么说也不能丢了我大云国的脸面。

我起身,向燕惊鸿抱以歉意一笑,道:“瞧我这出息,想着今日初见表哥,难得表哥有此雅兴,可得好生表现一番,只顾着想弹个什么曲子好,却不料一分心,竟教琴弦划破了手,倒扫了表哥雅兴,真是罪过罪过!”

我回头望了一眼,只见母后立起了身,她自是担忧我的,然而碍于身份与场合,却不能来看我。

我回给母后一个安心的微笑,转回身,道:“兰舟,斟酒。”

兰舟心思千灵百巧,自是知道我要做什么的,下去斟了一杯酒,我左手执杯,道:“云旭鲁莽,坏了表哥兴致,自罚一杯以示赔罪。”说罢,我不待燕惊鸿有什么反应,便自饮了。

燕惊鸿这一拳像是打在了棉花上,冷着脸道:“都是表哥不好,一时兴起,竟累得表弟受伤,原该是表哥向你赔罪的。”

父皇起身打圆场,龙颜深沉,瞧不出一丝喜怒,“你兄弟二人之间还说这些生份的话做什么!来来来,大家共饮一杯,莫要为这些微小事败了兴致。”

太医很快上前,给我清理包扎了伤口,我笑道:“表哥原是要听旭儿弹琴的,可惜旭儿不争气,竟弄伤了手。但表哥的兴致不能坏,便请四哥弹奏一曲,旭儿愿为表哥高歌一曲,还望表哥莫要嫌弃旭儿音声粗陋。”

四哥闻言,暗里握住了我的左手,手上用了些力,清楚地传达出他的不悦。他气燕惊鸿坑我,更气我弄伤自己,还气我死要面子硬逞强,虽然他知道我是不得已,可他见不得我受伤。

他心疼我,重过大云国威。

我反握了他的手,乞求地望着他,我是太子,即便我再不乐意,该我挑的责任我还是得挑起来的,更何况燕惊鸿分明有意为难,我哪能让他得了逞!

我想不明白燕惊鸿为何要故意难为我,他不待见我,我也不待见他,既是相看两相厌,那谁也不搭理谁多好!他毕竟是客,跟主人过不去对他又有什么好处?更何况他毕竟还在我长安宫的屋檐下住着呢!

不论燕惊鸿刁难我是为了什么,我都不能让他得逞,这是我作为大云国太子的尊严,只要我还在这个位置上一天,我就不能让大云国因我而被人看轻了去!

四哥懂我,只需一个眼神,他便能明白我的心思,他虽不愿,但我愿,他只好依着我。

我最爱听四哥弹琴,他的一曲《盼人归》我每每听到,都会有落泪的冲动。

这时,母后突然说:“晔儿的琴,旭儿的歌,曦儿的舞,可谓咱们云国皇室三绝,如今三绝有二,不免遗憾,何不请倾城公主前来舞上一曲,以全了这三绝的圆满?”

我心里“咯噔”一下,大事不好!

这种场合,公主是不出席的,母后突然要曦儿前来献舞,这主意打得,可是大大的不妙啊!

我看向四哥,四哥的脸色也暗了,剑眉微蹙,眸中寒意更甚。

我不禁懊恼起来,该死的,好好的提什么要四哥弹琴我唱歌,不就是丢个脸么,更何况我已经受了伤,即便丢脸又能丢到哪儿去?不就是一口气么,咽下不就得了,这下好了,将曦儿给搭进来了!

母后在这个时候捧出曦儿来,明打明着是将想将曦儿作为筹码巩固我的势力。倾城公主容貌绝俗,一舞惊鸿,原就是个绝世的可人儿,母后既有意将她和亲,此刻三国皇族齐聚,还愁她没人要么?

我决不能眼睁睁看着曦儿被当做礼物就这么送出去,送到一个我看不见摸不着管不到的地方去,是福是祸我都无力知晓,更别提护她安好了。

我转向母后,声音有些凉了,“启禀父皇母后,曦儿身子不适,晚膳都没用便歇下了。”

我是要护住曦儿的,尽我所能,许她安好无忧,她是我的妹妹。

母后见我阻挠,有些着恼,柳眉微拧,凤眸稍眯,不悦地瞪了我一眼,道:“既如此,可宣太医瞧了?”

我垂眸应道:“儿臣差人问过了,女儿家的寻常病,无甚大碍,母后但请宽心。”

母后见我一意护着曦儿,虽有气,却又不好在众人面前给我难堪,只得愤愤然落了座,端起一杯酒便喝。

我暗暗舒了一口气,曦儿这次算是躲过一劫了。可母后既然动了这个念头,曦儿又已经十六岁了,这一关是早晚要面对的,要怎么办,才能帮曦儿彻底躲过和亲的悲剧?

琴瑟琵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