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你可好

第48章 又见玉亲王

人生有许多精彩,而往往在别人的眼里,就是无稽之谈,

且说,妖风过后,整个呜山浓气笼罩,仿佛刹那间,将每个人分成一个个体。

我当时真不知道,这梦魇最可怕的事,就是你最胆怯什么,你就会遇见什么,而后将一个个瓦解,

到底是怎样的,为什么,又当如何,而我,既然看的道,他们梦镜,我不明白,在那环境我也不想知道,

我透过一层很薄的迷雾,于晓卫前行,似乎有一道鸿沟拦住我们的去路,

阿云,你小心,晓卫唤我,

嗯!什么情况,难不成晓卫她唤醒自己的记忆了,我一脸懵懵懂懂,样子,

你,怎么了,傻看着我干嘛,晓卫看着状态迷离恍惚的我说,

你记得我了!我反问,

你傻了!咱不是大学同学,这次出来旅游的吗,

哎!我说,那个阿明,老缠着我,整个一愣头青,在我没急眼前,你让他离我远点,否则,

否则怎样,我问,

晓卫顿了顿,我就让星哥削扁他,

啊!我大吃一惊,

你表情那么夸张干什么,啊!什么,

反正我不喜欢他,在我眼里就是星哥是我的眼中男神,晓卫一脸幸福,而又痴迷的眼神,

我有些懵噔,

这,怎么都反过来了!

好不好,明明是你死皮赖脸贴着不放,这会到讨厌的想吐,

我嘞个去,嘛情况,这人怎么性情大变,

看没,拿里有个洞我们钻进去,晓卫指了指在山间岩石间的小缝,

我跑过去一看,这缝隙,这高度,我捡一石头向里面一扔,叮当,咣啷,蹦,哒,咚咚咚,哎!咋还有水声,

晓卫也凑过来,用耳细听,喔,是呀!我也听到了!

那是进还是不进去啊!

进去,不是说梦魇,总喜欢进别人的梦镜里吗?

别把它想的太可怕,比如,

比如我们被劫色了,

我的妈呀!你怎么那想法,屁劫色,别吓我,

话刚说完,就觉得一股吸力将我们两人倦了进去,

救命啊!啊!

扑通扑通,一闷响,这家伙摔的,差点成肉饼,

晓卫,你在嘛!我急呼,

在哪,我的妈呀!这啥地方?怎么是个屋子,

哎哟哟!还挺大的,

好像是呀!

我接着微弱的光,趴着门缝,

嗯!我不淡定了,这么有个人站在那么,低着头,不说话,身上的衣服到挺干净,只是就促在哪里,也不动,

我趴着门喊,你谁呀!你谁呀,你是谁呀,那人不理我,

阿云你和谁说话呀!晓卫疑问的问我,

我指了指,就那里,那里有个男的,在哪,我喊他,他不说话,

晓卫急急跑了过去,这哪有人呀,

你是不是魇住了,

没有,我看到了,我也跑了过去,就这里,站着一男的,

咦,咋没人呢!

你可别吓我,怪可怕的,晓卫神情微秒的有一丝胆怯,

我没骗你,我真的很疑惑,不敢相信的自言自语离开那里,

当我刚走回门哪?我又回过头去望,

妈呀!那男人,又再次出现,

吓的我,脸色大变,

我整个人不好了!仿佛丢了七窍一魂,看的真真的,吓的藏起来,晓卫不解,

说我胆子小,

我真无语了!这明摆

着说我骗人,你说我有那么无聊吗?

有时候真的说不清楚,明明说的真话,别人不信,

我的老天呀!

这事咱的私下唠唠,到底世上存不存鬼,我是信的,因为我看过,无论从何角度还是思维甚至人的理智上讲,

遇到了,撞到了,碰见过,难道不信,自己的眼睛吗?

今年三十,过年时,在母亲楼上,半夜我去关房灯,房门是虚沿着的没管的太死,能看到客厅,客厅的右边就是厕所了,厕所是那种铝合金玻璃拉门,

虽然房间灯是亮着,客厅灯是关着的,黑的不透没那么彻底的,在则,妈家前面就是执法大队大楼,外面总是有彻夜灯光,

你想,即使客厅很暗,这外面的路灯光依然还是透过来,看的清,

而我,就这时,看到厕所那个拉门口,就站着一个低着头的男的,就那么骑跨在厕所于客厅间的门那,

虽说我这人有点胆小,但我还是很淡定的呼了三声,哎,你谁呀,你谁呀,你谁呀,

他没抬头,也没搭理我,就那么促在那里,这时,房间传来

母亲唤我声音,

丫,你干嘛呢?何谁说话呢,

我回头,说妈那里站着个人,

瞎扯,怎么会有人,你被魇着了,

回床上睡觉去,

我回头又看了看,那人还站在哪,母亲走出来,

你干嘛呢?哪有人呀!母亲把客厅灯打着了,

咦,没有人了!这怎么可能,

我明明看到了,怎么没人,我咋着胆子去厕所那看,确实没有人,

我疑惑了,不可能呀!

我来回去了几趟,关灯,开灯,我无眠了,回到床上,就睡不着了,有些怕了!我眼睛望着房上的天花板,妈妈说我魇着了,可我压根都没睡过呀!

最后我把客房于卧室阁的一道门,咔嚓,让我甩上了!

这玩愣吓人呀,夜深了!我连卧室门都没敢出去,

几次想去厕所,小便,我都憋着,

心里胆虚呀!有时候母亲,也瞎胡掳,也不知道她梦见了啥,

偶尔醒了说我,你怎不把我叫醒,我说,你怎么了,

母亲说,没事,就是睡魇着了,

说到这,我的得说说这房子,本来,我母亲在楼下有一小院,还有一趟平房,

小院里的苹果树

被母亲种植的

春之茂盛秋之硕果累累,平房也夏凉冬暖,好声幸福,

后来,别人说前面的楼要出卖,父亲就搭拢,我就知道了!也觉得还好,必定老人都快七旬了,总有手脚不方便的时候,而且还是二楼,

我这几年做生意也赚了不少,拿几十万,毛毛雨了!

希望他们晚年幸福!

想法挺好,可是这事一出,我心就不安稳了,

我这一生走南闯北,风风雨雨,无论我走到哪里,回到母亲这,睡觉,是我这一生睡的最香的,可是,如今我心不安了!

我睡不着呀!

或许是我胆小,还是我们比方人常说的魇着了,就是毛愣了!

我不解,虽然这

神啊,鬼啊,我只是听听,饭后闲话,但这又如何解释哪?

晓卫被我的话,听的一惊一愣的,

我一点是确信的,就是把一些事,梦到的或看到的自己讲出来,就化解心中的疑虑了,

与不好,

姑奶奶,你话真灵,我也看到了,那人,

不会是你把他招来的吧,

我回头,

妈呀!

那人既然朝我们这怒气冲来,

晓卫,快跑,吓的我倆跌跌撞撞

朝洞的深处跑去

洞越往里越深,黑漆漆,一种无明的

恐惧袭上心头,

妈妈的,我的姥姥,这也太黑了!我就看到晓卫的两个大眼睛,眨巴眨巴,望着我,我对望着她,

你,你,我吃惊的结巴起来,

晓卫急切的说,你别吓我,你看到什么了,

别回头,我拽住晓卫的手,

天杀的,我心里暗骂,就看到晓卫的眼睛,怎么突然变的像萤火虫,噢!不,是青刷刷的绿光,

眼角滴着血泪,

我的妈呀!我睁大双眼,张大了嘴巴,吓的不能言语,

你别吓我,我晓卫呀!你这啥表情,

那一刻,就觉得心要跳出来,

就在晓卫问完我这句话后,

我听到一诡异的笑声,是,是,从晓卫口里说出来的,

怎么!你怕了嘛!

大,大姐,你是人是鬼,我装作很阵定问

你说呢!

是鬼,人,不会眼角流血泪的,你不会是个被人毒死的冤死鬼吧!

然后呢,

你猜,

你就被埋在这阴深深的洞里,让你永不超生,

哈哈!咯咯咯,

你鬼看到了不少吧!这么了解

姑娘,恭喜你,你答对了!

我就是个冤死鬼,

不要,不要,

不要什么,我等了一千年了!

终于等来替死鬼,

不要呀!晓卫,是我呀!我是赵青儿

你个老鬼,我的肉不好吃,你吃了我,会噎死你,让你魂魄打的四分五裂,

喔,那我到要看看,我是鬼,

就见那老鬼的哈啦子流的好长,张嘴就要咬我,

我就觉的那凉凉的手,掐住我的脖子上,这嘴就要咬上我的咽喉,

突然我眼前闪过一道白影,说是迟那时快,就听啪一掌

那掌真响呀!阵的我耳嗡嗡直响

就听,喔,一凄惨的叫声,

那老鬼被直击石壁上又被弹了回来,

那冤死鬼小脸,变的更加吓人,

我用一百二十个心,千万只眼睛寻找,

救我的大侠

我大吃一惊

是他

像一块温润的美玉,不事雕琢,却令谁都无法忽视他的光芒。

墨色的长发随风飘动都能撩人心弦,俊美如天神的脸庞上是永远的云淡风轻。

但是他幽深的眸子却冷若冰霜,任谁都无法直视他的内心深处。就是这样的一个男子,

他看似无害但令人不敢轻易接近,是怕任何的惊动会折损了他的美!

易水寒,我惊呼到,

他嘴角微翘,显然,我

呼出他的名字,

他很喜出望外,很沾沾自喜。

行了!我怕你被鬼吃了,不放心,就进来了,

你傻看着我干嘛,

因为你好看,易水寒,

我脱口而出。

夏夜又东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