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你可好

第46章 文曲星君现身

池边一垂柳,让我茅塞顿开,不会水我还能让你难住我,

窃笑,等我把你逮住,让你好看

扶着树丫丫,老兄我就下水了,呀哟,我下去一半,我就不淡定了,这水怎么这么凉,刺骨的寒呀!

我就开始瑟瑟发抖,我后悔做出这样的选择,但已经来不急了!脚一滑,扑腾,我就掉下去了!

在这同时,我既然看到,一黑影,

在我整个人入水,黑影飘荡荡离开了我的身体,

奶奶的,终于让我逮住你的,我的胸膛火一串,气急败坏就爬上来,一把拽住黑影的手,

我嘞个去,这手让我感觉刺痛一般,就这么地疼,我也没放手,死死拽住,

黑影惊恐,连连叫求饶,

我说,你是什么东西,是妖,是人,是鬼,你给我现形,否则我让你,连影子都做不得,

说着我就掏出火石,准备烧了这鬼东西,

就见,她身体转了两圈,

噢!我吃惊张大嘴巴,

一妇人模样,

眉青目秀,几分妖娆,只是那头长长垂直脚底的长发,让我害怕,我当时就觉得那是要人命的东西,

我猜的没错,那秀发飘摇摆摆,就朝我身体缠了过来,

这时我的火石以划着,

我一把火就撩着了她,

她惨叫了一声,又变成黑影,

我说,你个不知死活的鬼东西,你还想害人,我烧了你,看你怎么害人,

女侠饶命,姑娘饶命。

这鬼东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哭呀,

我这人就见不得人哭,天生就怕这哭,妈妈的,嚎的我心都碎了!

我说,得了!看在你这么求饶的分上,就不烧你了!

你得告诉我,你干嘛总跟我呀!还让我这么倒霉运,

你想害死我呀!你要不说出个,一,二,三,来,我还烧你,

我说,我说,你别烧我,

黑影又转了两圈,现形在我面前,

哎呀我的妈妈,这妇人让我烧的一脸黑漆漆,刚一张开,嘴里往外就冒烟,

我是梦魇的夫人,是天上的扫把星,

其实我跟着你,也是你的缘故,是你让我成了影子,,

我这一听,全明白了,她既然跟我这么久,

那奇奇怪怪的事,一定是你做的,我问,

她点了点头说,是的,都是我做的,

那,我问你

你打算跟我多久,现在就快给我消失,

这妇人又哭了!我也不想呀!是你不让我走,

啊!我这个吃惊呀!你跟着我,让我这么倒霉运,还说我不让你走,你编瞎话糊弄鬼呢!

没有呀!你记得不,在黑石屋遇到的那只大蜘蛛,

被邬山守护者上神白仙易水寒,斩掉蜘蛛头,那头掉在你怀里,

而我要想离开那黑石洞,就得吃掉蜘蛛头,我就自由了!

我地妈呀!这都啥情况?听的我一愣一愣的,

我就问,那你吃了蜘蛛头!就走呗,还缠着我干什么,

那妇人听我这么一问,

又开始嚎啕大哭,

哭腔的说道,

俺也不知道,说完就是嚎呀!嚎呀!嚎呀!

妈妈的这把我嚎的,

顿时,我就觉得心中怒火冲天

你,你,你,别哭了!在哭,你信不信我让我魂飞烟灭

我把火石噌的一下划着了!

她吓的,嘎言而止,瑟瑟发抖,别,别,别,

你饶了我吧,

我呸呸呸,呸,呸,呸

你是不是要我命啊!本人就听不得哭,,你还一个劲的嚎,不给你来点狠的,你没完了,是不是,

我问你,你怎么知道易水寒,

我盯着她,想知道,

她略有所思,又吱吱呜呜,说道

我提到他了嘛?

我去,

装傻充愣,你这鬼东西,

她见我真的很生气,在原地转了两圈,又变成那个眉清目秀的模样,

说道,你可知道,天狼星,

我疑惑的说,上大学学天文学时,知道一些,

妇人将长长一头托地的长发拢与胸前,说道,天狼星,大犬座a星是全天最亮星,

但是暗与金星与木星绝大多数时间亮于火星

天狼星一般指天狼星a还有天狼星b直经为1603600千米,

古代星象学说,天狼星是主”侵略之兆”的恶星,

天狼星与地球间真实距离为82兆公里,

天狼星与地球的距离为8.65±0.09光年,

它的物质主要外于简并态平均密度

约3.8x106立方厘米、甲乙两星轨道周期为

50.090±0.056年,轨道偏心率为

0.5923±0.0019天狼星的视星等为-1.45m,距离我们只有8.6光年

啊呀!我的妈呀!

听的我对眼前的妇人,简直不可思议,

当她说完这些,胸前的黑发已经被她编成了辫子,还点綴许多粉红色小野花,

现在觉得她如一真正妇人一般无二,那里看得出她是个走霉运的扫把星,

这分明就是落落大方的贤妻良母吗?

女人呀!女人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听的我直入迷,

顺口问了一句,人类可否去天狼星,

她笑笑,转过头来说

在给你十个有生之年也不能见到人类登上天狼星,

天狼星是恒星,只能靠近,不能攀登,冬季夜空里最亮的星,

离地球8.60+/.0.04光年,并且,以7.6km/sec的速度靠近我们,

哦!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我很疑惑问道,

她咯咯笑了,

你不是问易水寒吗?

对呀!

你,不会说他是天狼星吧!

为什么不呢!

啊!我很吃惊,

你怕了吗?

我没回答,只是突然想起,那个夜晚,,那个很美丽的满天星星的晚上,易水寒看空中星星,幸福的表情,

我一下子都明白了!为什么我在他的脸上看到了思念故乡的表情,

人生有许多倒霉事,而今我是见识了,她成了我的影子,我则就伴着这影子,一路狂走,

话说,这天走到一浮桥,有一少年吹笛,笛子悠悠,甚是好听,让听者绕梁三日乐声余耳,

我驻立许久,闪目关看,

头带方巾秀发散落两肩,二目清秀,鼻子口方,1.75身材,消瘦,但给观者

有一种仙风道古,不食人间烟火,世外之人,

他突然,笛声落,转身站立,双手合拢,深深一礼,

开口说道,

姑娘,可否就是赵青儿,

噢!我看了看他,

你怎晓得我的名字,

他笑了笑,你在这邬山,都快踏遍这里山山水水,鸟木花香,深林峭壁,还有谁不知晓,

我嘞个去,这文皱皱的拽文,还真有点适应不来,

你且说,挡我去路为哪般,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姑娘为何这般想我,我且看像坏人否,

那道不像,只不过,我到这邬山就没碰到什么,善类之人,

所以呢?他反问我,

没有好人咯,我瞥了一眼他,

他很委婉,又深深失了个礼,

姑娘你身边那个邪物就这么一直带在身边,不怕日后,恶运将至之头,

嗯,我吃惊,望着他,他怎知道,扫把星跟着我,还会有倒霉运,

我有些气,撅嘴,好无表情,没搭理他,看他还说什么,

他无奈,

好吧!你既不知死活,随你去吧,

我嘞个去,你谁呀!

我们很熟吗?我死活关你屁事?,

随后他丢下一句让我很熟的五字,

你可真麻烦!

哎呀!

这话,这声音,这么耳熟呢!

他正转身离去,我急急的说,

你等等,

你改主意了!

啊!啊!,是呀!

他笑了!我则感觉一种奇奇怪怪,

我怎么突然想起玉如意小白牙了呢?

不可能呀!这分明的儒雅书生,而小白牙就是个物件,一个总喜欢敲我头,狰狞笑我的怪物,这种生命个体,不见也吧,

他似乎读懂我心事

说道,是否想起旧友,

没,没,没有,我结巴回了一字,

请问我怎么称呼你啊,

别人都说我知识渊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纵横古今,无不知晓,

哎呀!他这一阵吹呀!我就觉得河塘边飘恕的杨柳,如雨飘飘欲仙

而更可笑,即然不敢落这自吹自蕾这家伙头上,飘之远以,呜呼怪哉

岂知我心不解,到是我,那些柳絮飘落我一身,让我鼻子痒痒,

啊,啊,哈欠,

柔柔鼻子,他被我的哈欠,打断了涛涛不绝的,乱七八糟的,吹蕾,

我叫文曲星君,

什么,我有点不信,就你文曲星君

这笑话有点冷,

你否定我,

可不是,你是文曲星君,我就是嫦娥转世,

君子坦荡荡,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他生气了!说话的语调,很厚重,

一种不可侵犯的尊严,一种让人不可逾越望而却步,高不可攀,向往而有又高不胜寒。感觉,

他好无理睬我

此时对他异样的表情,只是丢了句,

你到真是转世人,不过非嫦娥,

我被惊呆了!啥情况?

我不是普通人,那我是什么,神仙,妖鬼,孤魂野鬼,还是飞禽猛兽。还是草木花石,

哎呀我的妈呀!我说,我怎么总是遇见幻无飘渺,奇怪万千,种种,你就不能用正常的思维去想一件事,

敢情我也非善类,

我正迟疑不定时,就见他,将笛子一挥,金光一闪,一道弧形风瞬间划过,

我嘞个去,我的衣裙尽情风舞,秀发遮目,强大的气流就从我身体穿过,

我体力被这股外力,撞击的有些不支,向前猛走几步,蹲下,手触着地强撑着没趴地上,

心中一丝暗骂,这家伙有两下,就这一道白光气流,

就让我险些,五脏翻滚,一口热血,顺着嘴丫就流下来,

正当我错手不急,心想,奶奶的,末了下嘴角血,我的还击,别让他觉得我好惹,

就听这时我身后,惨叫一声,

那真是凄惨呀!

我觉得非死不可呀!

在此刻同时想起,一直跟着我影子的扫把星,

这惨叫,不会是她吧!

果不其然,就见扫把星,跌跌撞撞,摔倒在地,

连滚带爬,瑟瑟发抖,口中说道,星君饶命,星君饶命,

我无语了!敢情眼前这家伙,温文儒雅的书生,果真是文曲星君,

我淡定不了了!这不是做梦吧!星君既然与我几步之遥,而且还不是萍水相逢,

无数个机缘巧合,让我惧怕又让我心呯心动

好家伙,世上不肯能的事,都让我碰见了,

你个扫把星,不好好在天上,干嘛下界害人,

文曲星君有所不知,我虽天上之星,星级最小,原本看透世间,在渺茫天上,斗转星移,也闹个逍遥自在,

可谁想,有一天,我在星空值夜,突然一道结界划过空中,从天而降,坠入邬山角下,

梦魇见我有几分姿色,纳入正妃,我原本誓死不从,谁知那梦魇,梦中让我诱骗服下七色花,让我誓死效中于他,而好日不多,见我霉运当头,又得知,我真身,扫把星,既然丢弃与黑暗蜘蛛石洞穴,让我永不见天日,

梦魇随从见我凄惨对我说,夫人你太可怜了!如果有一日,你见洞穴中有人斩下蜘蛛头,掉入谁怀里,你就抢着吃掉,而这人同时也能带你离开这里,所以我就成了影子,附在这姑娘赵青儿影子中,

妇人哭诉的泪流满面,

让人不得不怜爱几分

文曲星君,表情很是让人琢磨不透,

我到是被这妇人讲述的糟遇,

悲情的稀里哗啦,感慨万千

事事炎凉呀!天则有不定风云,人有阴晴圆缺,自古总难全,千里共婵娟,

事非曲直,总得想个办法,让妇人从回天上去,作她夜空中,小小的星斗,

夏夜又东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