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从被逐出太师府开始

第4章 4.拍卖会(上)

翡翠城特警大队办公大楼,特勤队队长办公室内。

“大夏龙雀的三巨头之一,‘龙相’夏烈空,过不了几天就要来了。”特勤队队长韩卫愁眉苦脸地将文件甩到桌上,然后叹着气,靠到了椅背上。

坐在办公室墙角,副队长莫秋言双臂抱胸,余光扫了眼韩卫办公桌上的文件。

文件的封面上,赫然印着“夏烈空不日将莅临翡翠城”的醒目文字。文字下方,是一张寸头无眉的男人彩色大头照,透过相片,甚至都能感觉到男人的眼睛里,那股历经沧桑的气质。

莫秋言打了个哈欠,有些漫不经心:“无所谓啦,那种人物的到来不是好事么?正好可以减轻一下我们的工作。”

韩卫摇了摇头,莫秋言虽然是他们特勤队的第一高手,但是政治的嗅觉,却几乎没有。

龙相夏烈空,贵为放眼世界,都堪称顶尖的高手,在如今北方的毗邻冰堡等国与大夏摩擦不断,南方百月等小国也对大夏虎视眈眈的外患之下,来到翡翠城区区一城,图的什么?

“莫非,是想先清理‘内患’,然后整合大夏全国上下力量,向冰堡诸国发动总攻?”韩卫心里推测,嘴里低声呢喃。

就在韩卫还在自顾自猜测时,莫秋言说道:“我听说,夏烈空是因为那个李……什么才来翡翠城的。”他忘了那个人的名字,只好用“什么”代替。

“李安平?”韩卫笑了笑,“无名小卒罢了。”

他想了想,似乎又记起来了什么事情,于是吩咐道:“对了,昨天听人说,李安平身边有一个能力者,注意盯一下。”

“行。”莫秋言依旧是一幅漫不经心的表情,他起身伸了个懒腰,接着推开了办公室门,双手插兜向外走去,“我去打牌了。”

……

黄昏,翡翠城,城郊。

不同于翡翠城城区内的繁华,郊外到处都是破旧的房子,街道上布满垃圾、排泄物,来往的人们都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双目无神。

一座废弃的养老院,一楼某个办公室内,坐在窗台附近的椅子上,低头假寐的李安平睁猛地开眼睛,“怎么还没来?”

他在这个独狼的据点,已经蹲了快一天一夜,按理说,应该能埋伏到人的。在刚来时,李安平上了二、三、四楼。

他找到了无数独狼安置奴隶的房间,那些房间的环境,比之猪笼还要恶心,很难以想象,那些被掳来的人们,究竟过得是怎样惨目忍睹的悲哀日子,看得他火冒三丈。

“难道不可能是那个洪神机告密,让独狼跑了?”李安平脑子里,传出了只有他才能听到的戏谑声音。

李安平摇摇头,“不可能。”他冷然道,“你不明白,黑。”脑海中这道声音的来源,来自于寄生在他身上的神秘生命“黑”。

“黑”本来附着于地摊上的一只佛珠上,机缘巧合下被路过的李安平买下,然后在李安平因为一个劫难快死的时候,于李安平脑海里现身和他做了某种不明代价“交易”。

祂给了李安平能通过吞噬人类的肉体、灵魂,来增强自己。“黑”在这段时间里,一有机会,就各种阴阳怪气李安平,但李安平不为所动。

李安平继续道:“就算是世界布满黑暗,但终归有那么一丝丝光明,我坚信!”脑海中,“黑”漠然不语。

许久,祂才悠悠开口:“那你现在怎么办,就在这里像个孤儿一样蹲人?”

“不了……还有,我现在确实是个孤儿。”

黑:“……”

翡翠城,钻石街某处地下室。

洪神机提着一瓶白酒,一边喝着,一边跟着两名印西人,走进一座电梯。

电梯下行。

“先生您是第一次来么?”有一个印西人询问。

“嗯,维奇介绍我来的,他说这里每天晚上都有拍卖会。”洪神机目光里露出淫光,邪笑道,“而且货不错。”

他用的是昨天晚上与李安平兵分两路后,自学的印西语,虽然只是一个晚上,但在洪神机的超卓脑力下,已经与本地人看不出差别了。

“那是自然,先生。”另一名印西人一听洪神机熟练的家乡话以及熟人推荐,当下自来熟地搂住洪神机的肩膀,“我们这边有萝莉、御姐、熟女……”说得眉飞色舞、唾沫横飞。

洪神机强装笑意,实则被这人的口气熏得显些坐化。

“咔”,电梯门开了,一片灯光照耀下,洪神机看到了偌大的拍卖场,场内的一张张圆桌尽数坐满了戴着各色假面的人。

微微抬头望去,拍卖场尽头,巨大的圆台上,一名小丑玩着杂耍,他抛着球,踩着独轮,时不时发出搞怪的声音。

“先生,祝您今夜愉快。”刚才搂着洪神机肩膀来的印西人笑道,他轻轻收回手,递给洪神机一张白色的面具,洪神机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一张神仙脸的京剧脸谱面具,朝那印西人一笑,随后将面具戴在脸上。

面具线条金中带银,神色威严,看得印西人一愣,“哈哈,没想到先生早有准备,是我多虑了。”他打了个哈哈,收回了白色面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印西人似乎在洪神机戴上面具的那一瞬,整个人的气质,变得有些像小时候在庙里见的那尊梵天神像,气度森严、古奥。

“走了,一直盯着他干啥。”他旁边另一个印西人敲了敲他脑袋,调笑道。

“你他么的……”他甩了甩脑袋,拍掉同伴的手,“确实要走了,还要去门口看着。”

电梯口不远处,洪神机寻了一张空闲的角落圆桌坐下,桌上摆着代表加价的号牌,以及三只茶杯。

有侍者过来给洪神机倒了一杯茶,便走远了,洪神机捧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茶水,如寒潭般幽深的目光,盯向了远处圆台上。

约莫十分钟过后了,不远处的电梯门再次打开,还是那俩印西人,他们带着一名面无表情、身材高大的男人从中走出。

高大男人“嗯”了一声,接过了他手中递来的白色面具,将其戴上,朝洪神机这桌走去,“没事,我不介意。”

惶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