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从被逐出太师府开始

诸天:从被逐出太师府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26.初闻斗法

安阳道,建邺城。

自那山中偶遇后,洪神机和白眉和尚便结伴而行,在半个月后,两人就到了建邺城外,再随着人流,于辰时入了城。

此时,建邺的大多数铺子、早点摊、车马行已经开了门,道路上车马来往、行人悠悠。整座城市,像是正在复苏的机器,开始运作起来。

半个月里,洪神机知道了白眉和尚法号须弥,来自于佛门五宗之一的“一禅寺”。

中土之外,为四方,东、南、西、北。

西方与中土间被一道禁区隔断,早在数千年前,便断了来往,只知道那里生活着“色目人”。

而在中土和东、南、北三方,有儒,有武,也有修真者分道佛二脉,亦有那妖魔二族。

妖族与魔族为人族之死敌,在万年前就被赶到了南方与北方。也就是妖族的“南方十万大山”,与魔族的“北方落星草原”。

十万大山、落星草原,与中土神洲之间,都有远古儒门高人们的“文宝”,日夜化作屏障,阻挡妖魔侵入。不仅如此,中土神洲的每一代王朝,都会在那里设下军事重镇,抵御偶然破开屏障的小股妖或魔。万年来,从无懈怠!

再说那东方,则是一片海域,那里从古老年代起,就是佛道真修开宗立派之地。

这里大小修真门派无数,但当以“佛门五宗”和“道门三山”为首。

须弥和尚师承的一禅寺,是佛门五宗之中,唯一一座一脉单传的佛宗。也就是说,须弥,正是下一任一禅寺住(光杆)持(司令)。

“所以,你堂堂一个‘一禅寺’的光……头主持,跑来中土干什么?”洪神机吃着小笼包,喝着豆浆,不解地问道。咳咳,好险,差点说成光杆司令了……洪神机心中庆幸。

须弥和尚一边啃着米黄色的窝窝头,面上露出了愁苦之色,长长叹了口气:“洪施主有所不知。”

“我们佛门五宗与道门三山,每隔五百年,就会派出门中二十五岁以下,也就是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前往山门外,开辟为时三年的道场。”

“一个道场最多九个十八岁以下的门徒。”

“九个门徒在三年内,要跟着道场的道主修行。”

“三年后,八座道场将聚于东海‘长生岛’,进行论道斗法,取得魁首者,道场之主能获得一座有灵脉存在的福地,作为其日后修行的专属道场。”

修真者的修行无外乎财、侣、法、地。最好的“地”,即为这“福地”。福地因内蕴灵脉,若是修真者能于其中修炼,悟性、灵气汲取率都会远超外界二十倍以上。莫说灵脉还有提升悟性之功,光一个辅助灵气汲取的效果,都足以让无数修真者趋之若鹜。

此方世界的修真者,在到达“真仙”之前,要经历“灵息”。而这灵息境,就是修真者吞吐天地灵气,将之炼化为自己的“真气”,真气经过“三十三重蜕变”,便能成就真仙。

所以,对于修真者而言,如何吞吐更多、更好、更快的灵气,就成了他们的终极目标。毕竟且不说长生万载的真仙,光是真气每一重蜕变,就能凭添寿元三十年!

“对了,大师你不是说你们一禅寺,是一脉单传么?那你们寺不就你来参加??”洪神机发现了华点。

“呃……”须弥讪讪一笑,“这东西可以请外人相助的,但是……贫僧的师尊说,这个开辟道场之事,走个过场便好……”

须弥的说话,变得吞吞吐吐起来:“这个斗法之后的道场门徒,其实都是要收入本宗门的门墙的……”

“但因为贫僧这一禅寺的一脉相承规矩……”须弥啃完了窝窝头,然后喝了一口小米粥,“所以很久以前这些道场门徒,又被遣散回去了。”

“遣散??”洪神机一个头十个问号,“可是,那你们寺中泄露出去的功法之类的东西怎么办?”他心中寻思着,不是这些大门大派的门户之见会很重么?

“功法?”须弥愣了一下,然后才恍然道,“噢,师尊告诉过贫僧,只要不教‘大千神掌’和‘生死枯荣真气’这两门镇寺绝学就行。”

洪神机嘴角一抽,不泄露核心绝学就行么?

他只听须弥继续道:“贫僧所在的一禅寺,上一次参加还是我师尊二十四岁时,却是一个弟子没收……”

“那……”修真者寿命悠长洪神机又发现了一个华点,“你们一禅寺一共参加了多少次?”

须弥不好意思地羞愧道:“自贫僧师祖开创一禅寺以来,算上这次,便一共为三次……”

“像贫僧师尊那回,只是去外面找个地自己闭关修炼了三年,整了个斗法倒数第一。”

“然后回去就被师祖惩罚闭关三百年不得出寺一步……而且!”

“贫僧这次要是倒数第一,师尊说要罚贫僧闭关六百年!!”

须弥说着说着,然后面色如土。

“那其他七个宗门,教镇派绝学么?”洪神机好奇问道。

须弥闷声回答道:“当然要教,毕竟其他几个宗门,又不是一脉单传,那些道场门徒,可都是能成为宗门日后精英的。”

“……”洪神机叹了口气,“我现在觉得,你要如果单干,还是准备吃好喝好,了却心愿后,回去闭关到老……”

“但是……”洪神机句尾拉长,须弥的注意力也被他吸引过去,只听他道,“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不过,事成之后,你要借那福地与我共享。”洪神机想到了在福地,应该可以帮助时空之血加快吸收天地能量。不,不是应该,而是一定!

须弥一呆,讷讷道:“你想拿第一!?”他有些被震惊到了。

“怎么不可以?”洪神机微微一笑,“乾坤未定,谁胜谁负又怎么说得准呢?”

乾坤未定,乾……

须弥从呆滞中会过神,目光一下子炽热起来,“好!贫僧答应你!”这和尚兴奋得眉飞色舞,“距离斗法开始尚有三年零两个月!”

“只要我们收到一个甚至几个绝世天才,说不定还真有机会……”在开辟道场前,八大宗会给八个弟子三个月缓冲时间去收弟子,甚至早收完、早开始教,一样不无不可!

这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是不公平的。因为有的宗门,甚至暗中提早就在外花大量时间,找好了天才们!只待那弟子一去,便能开始直接授以绝学,使他(她)们迈入修真之门。

像一禅寺……须弥觉得,他的师尊要是能发发慈悲帮他,哪怕是先找一个弟子,他能围着整座建邺裸奔一百圈!

公平?

这世间万物,又何来绝对的公平呢?

惶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