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商国师

第69章 意外之喜

东边下雨西边晴,道是无晴却有晴。

却说李辉得了敖丙指点,一路向西飞来,心里还挺乐呵,虽说吃了不少苦头,也和申公豹恩怨两清,算是解决了一桩陈年旧怨。到朔方城宣读完玉皇法旨,便可顺道回西昆仑继续逍遥。只有一点,六陈鞭等法宝可以不要,定风珠将来有用,得找申公豹讨回来。

想着事情,李辉有些出神,忽听下方传来阵阵痛呼,偏头下望。是只浑身着火的白猿满山打滚,旁边还有六个妖怪紧紧跟随。

此山叫作燕山,白猿便是袁洪。

这袁洪撞断数十个小山头后,浑身白光一闪,脱了火炼之刑,看向南方,恨声道:“陆压,我与你誓不两立!”

刚好李辉落地显出真身,惹得袁洪等人都看过来。

李辉感受到面前七个妖怪慑人气势,面色一僵,有些尴尬道:“道友,我云游至此,见你无故受难,本欲出手襄助。不想道友修为高绝,倒是我多虑了。”

袁洪见来人客气,稍压下心中怒气,笑着回礼,道:“让道友见笑了。”

几人相互通名。

李辉又说几句客气话,正打算告辞,就听袁洪等人呵呵冷笑起来。

袁洪伸手握住邠铁棍,拿棍一指李辉,怒声道:“度厄真人,那陆压说我胆大包天,变化申公豹将你拿下欺辱。我与你先前从未见过,你为何要害我名声?”

“道友这是何说,你也知我们初次会面,我从哪害你?”

李辉连退三四步远,急忙开口解释。

袁洪怒气上头,哪里肯听,用三分力气,照着李辉头顶打下一棍,即时把李辉打昏在地。

也亏得先前通名报姓,袁洪拿不准李辉背后是否有他惹不起的存在,才未痛下杀手。

金大升看出袁洪心思,出声建议道:“大哥,先将李辉带回山中,把话问个明白。我等素来清修世外,至此采药却被寻仇,岂能不找出幕后真凶要个交代?”

“依你,先回梅山再说!”

袁洪拎起李辉,领着众人一齐施展土遁,回梅山。

可怜李辉刚出虎口又入狼窝,被袁洪带去梅山折磨的不人不鬼,哆嗦着嘴唇把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

袁洪这才晓得,七年前申公豹就栽赃过他。

如今想来,那时没有在外采药,而是静坐梅山之中的话,等符元仙翁一到……

袁洪浑身一个激灵,恼恨异常,愤愤道:“不成大罗仙,难得逍遥啊!”

“大哥,说起这申公豹,我倒有点印象。”

金大升沉思片刻,继续道:“近日陈九公到梅山来摘取异果奇花,我去问询原因,他说申公豹不日会到峨眉山做客。”

袁洪静默不言,看向金大升的眼神带有几分幽怨。

原本故事里他杀杨任、败杨戬,打遍周营无敌手。后来被女娲娘娘山河社稷图困住,才死于陆压斩仙飞刀之下。

简单来说,真跟大罗神仙动起手来,袁洪至多有些狼狈,除非碰到大罗神仙中的佼佼者。

例如南离火海的陆压道君,有恩于天下的女娲娘娘,截教在外弟子中声名最盛的赵公明!

只是金大升话已出口,袁洪仗着有八九玄功,思来性命无碍,也不惧去峨眉山走个来回。

顶多惹得赵公明出面,挨顿打的事。

袁洪咳嗽一声,笑道:“人多不好行动,你们在洞府里看守李辉,等我回来再做处置。金大升,你道行高,便负责看守山门吧。”

金大升挠挠头,一脸苦色,刚想拒绝,就见袁洪化作一道白光远去。

袁洪变化猿猴,在峨眉山苦等了三四日,早就不耐烦,见有穿大红八卦袍的道人来到,不由分说就是一棍。

“好胆!”申公豹取元朋枪架住邠铁棍,袁洪身影映入眼帘。

银盔素铠,缨络红凝,腰挎弓箭、宝剑,手提邠铁棍,威风凛凛,神猴大将军。

申公豹猜出他的来历,好生欢喜,举元朋枪和袁洪大战起来,二三十合不分胜负。

忽的袁洪化作清风不见,申公豹运起破妄金瞳,发现袁洪元神出窍,提邠铁棍朝他砸来。

“早等着你了!”申公豹笑一声,眉心放出金珠之力。

袁洪手中棍子还未落下,见得金光万道,元神伴随着一阵剧痛遁回泥丸宫里,横飞出数十里地远。

申公豹纵霞光去到袁洪面前,又惊又喜,八九玄功有着落了。七年前就想钓这白猿,前不久还顺口提起过。

这会儿瞌睡就来枕头,真是时也运也。

九转元功肉体不死,八九玄功迎风变化。

杨戬凭这两样功法,纵横世间无恙。

申公豹有不坏之身,不防肉体有失,只虑玄功变化。

他能看穿形迹,旁人可没有破妄金瞳。

既然决心扶保大商,便得早做准备,对付八九玄功太难,那就自己也学会。

如今有谋夺赤精子阴阳镜一事,为防神魂有失,最好暗中行事。得变化之道,把握又大几分。

袁洪晕晕乎乎的正要爬起来,头都没抬,骤然感到后背钻心疼痛,失了玄功变化能力。惊得白脸更白,大叫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申公豹更惊讶,用勾刀穿琵琶骨,是他从孙悟空遭遇想起来的。为袁洪准备多年,其实也不确定效果。

“你无故对我出手,我杀了你也是应当,要怪就怪自己不长眼睛吧。”

申公豹取出黄绳,将邠铁棍拿起当扁担,吊生猪一般扛起袁洪,大踏步走向峨眉山。

罗浮洞里,赵公明一脸莫名其妙,想不通袁洪那等人物,怎么就被申公豹给轻易拿下了?听得洞府外脚步声,将眼闭起,轻声道:“少司,你去迎迎申道友。”

时隔多年,申公豹又到罗浮洞中八卦台,也知晓了“炉中经”是为何物,只是赵公明不提,他也不会傻到说出。把袁洪扔到一边,冲赵公明拱手下拜,道:“申公豹,拜见大仙。”

赵公明“哟呵”一声,若有深意道:“也没听人说起过你被元始逐出师门,怎么不自称玉虚门下了?这次找我又有什么事情,说吧。”

“大仙说笑了,分明是你飞剑传书请我过来。”

申公豹嘿嘿一笑,等赵公明下文。

赵公明哂笑道:“去岁请你,今年才来。倘若我入了万劫不复之地找你帮忙,岂非死得冤枉。”

申公豹讪笑道:“不敢欺瞒大哥,其实我这次来,确实有点小忙需要你帮。”

七月吃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