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商国师

大商国师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4章 摆明车马

南极仙翁忙问:“他现下何在?”

杨戬拱拱手,继续道:“那南宫适像是有备而来,至始至终一言不发,见到迷阵返身便走,该是知道些什么。依弟子看来,莫不是有人把我们占据此处的事情传扬出去?”

南极子思索片刻,道:“无论缘由如何,天数未明,我等万不可与西周君臣碰面,你速去帅帐,让洪锦召集同门议事。”

“是,师伯。”

杨戬领命离去。

且说申公豹化轻烟并未走远,在云端等待,见到南宫适出城后一路尾随。本打着不让南宫适和南极子等人碰面的心思。偷听到杨戬与南极子对话后好比百爪挠心,变化蜉蝣落在大榕树上,冒一场险。

南极子不会隔垣洞见神通,杨戬八九玄功还算不上精深,都未发现申公豹。

南极子将目光放回“申公豹”身上,脸色阴晴不定,喃喃道:“只见过神通变化,未听闻谁有身外化身。此地早成结界,哪路神仙路过我都能知晓。难道是在外村民跑到西岐城告状?”轻挥动沉香拐。

一位耄耋老人凭空出现,朝南极子作揖道:“仙师。”

“衲子借你村庄用上几天,许你今后十年风调雨顺,你亲口应承,可对?”

“小老儿能为仙师效劳,三生有幸。”

“村民尽在我杖中世界?”

人老成精,老人一听这话便感觉不对,哆嗦着身子道:“小老儿全村上下三百五十口人,都在仙师洞天暂居,绝无欺瞒。”

南极子盯着老人打量半天,才道:“信你一回。”挥挥沉香拐。

暗处申公豹心神俱震,满脑子都是“杖中世界”四字,由于情绪过于激动,泄了一丝法力。

“谁在那?”

南极子手中沉香拐脱手飞出。

申公豹现出身形,使离朱剑砍断绳索救下袁洪,掌发五色神光击退沉香拐。足踏霞光,一飞冲天。

南极子方要追赶,便听身后一声炮响,雷火从天落下,将一干营帐尽数点燃。

“掌握五雷?”

杨戬等阐教门徒纷纷跑出营帐,向着南极子靠拢,嘴里大叫着:“师伯!”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南极子呵斥众人一句,看向天空,口里念念有词,道:“如意如意,金钩随意。入肉生根,见血沁骨。敕令:弦月刃!”

九天之上。

申公豹回头望去不见追兵,心中大石还未落下,忽的闷哼一声。

却是他背负的袁洪琵琶骨里如意金钩变化形状,成柳叶弯刀向外长出一截。将二人肩膀穿在一起。

袁洪痛醒过来,察觉到自身处境后苦笑道:“大哥,你可把我害惨了!”

“若我亲身犯险,贤弟也能如我今日这般施展解救法子?”

申公豹反问一句,泥丸宫里元神用功,凭道气玄妙遏制如意金钩生长。

未过多时便到燕山地界,申公豹落下云头,吩咐道:“起阵!”

余姚徐三忠不敢怠慢,忙将三首红幡摇动。

烈焰阵一起,申公豹稍放下些心,把神念沉进如意金钩。

金钩神意在道气面前无所遁形,只看得:四下里飞溅金光,结成丝束百缕。万事万物浮现当空,受丝束一铰,即刻化作虚无。

与庖丁解牛有异曲同工之妙,非是蛮力施为用功,寻清脉络筋节,轻手一推小刀,便将皮肉轻易割下。

“大罗神仙若将心思用在神通法术上,三界又会是何等光景?”

申公豹感慨一句,晓得这等玄妙不是自己当下可以解决的,只凭道气威能,将如意金钩寸寸逼出身体。

白驹过隙,时间稍纵即逝。

就这一两日工夫,南极子将白柳村“物归原主”,领着门人上岐山会合陆压,明言相告,要为“凤鸣岐山”一事保驾护航。

在岐山安顿下来后,南极子目光掠过众位门人,吩咐道:“子牙师弟,你跟我来。”

姜子牙呆呆愣愣,好似一无知老头,心里清楚,南极子是要效仿南天界故事,用他来令申公豹分心。不敢违逆,随在南极子身后。

两人下了岐山,南极子乘梅花鹿,姜子牙骑白马,本意是到朝歌,才过二三十里,见着燕山光景:燧人推倒天地炉,祝融口喷三昧火。漫山林木红通通,火星儿妆成,热浪铺面。山石泥土灰蒙蒙,草灰儿铺就,霾气氤氲。

南极子轻笑一声,催动梅花鹿到燕山脚下,吩咐道:“你去通名,看完阵后报我知晓。”

姜子牙仍是一脸漠然,点了点头,朝着前方行去。

他三十二岁上山,修道至今已有三十一年,只会得几手不入流的法术,占卜吉凶的旁门。

“玉虚门下姜尚前来看阵,望乞国师容贫道入阵一观!”

“玉虚门下姜尚……”

烈焰阵里八卦台,三忠一齐向外望去,紧接着看向在为袁洪拔除金钩的申公豹。

申公豹眼皮也不抬一下,吩咐道:“莫要坏他性命。”

余忠闻言掐定咒诀,打一道毫光在八卦台上。

霾气向两旁涌去,无形真火升向空中,显出一条直达八卦台的通道。

姜子牙下马步行,不一会儿便到八卦台前,打稽首道:“野人姜尚,拜见国师!”

姚忠捋着山羊胡,先看一眼申公豹,见后者对姜子牙话语恍若未闻。上前一步接过话头道:“姜尚,你到此是为何故?”

“问国师两句话。”

姜子牙盯着申公豹不放。

申公豹悠悠叹了一声道:“岐山一旦生变,此处立时发天火玄雷,死活不论。要让你等晓得。道法自然不是口头说说,假借天命谋国作乱,是出家人该干的事吗?”

姜子牙理亏词穷,说不出驳斥话语,只道:“我来看阵。”

拿定三首红幡的余忠偏头看去,见申公豹只顾办事,等了片刻,将三面红幡一齐摇动,叫道:“姜尚,你看好了。”

空中火、地中火、三昧火三火齐飞,把姜子牙围而不烧。

姜子牙未遭毒害,却有身化飞灰的错觉,见申公豹专心办事,把牙一错,纵身扑向火里。

余忠不防有此异变,收起红幡已来不及,慌乱间大叫道:“申公!”

“姜尚。”

申公豹伸出手,将三火屏退,一脸淡漠道:“真当我不会杀你?”

姜子牙半跪在地上不停咳嗽,强打起精神,笑道:“师弟心存善念,又何必执迷不悟。回头吧。”

申公豹神色莫名,想到姜子牙身负封神天命,当不会轻易死去,正好趁此机会划清界限。

“杀了他。”

七月吃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