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心间

彩云心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特殊的客人

今天严羽的家里迎来了一个很特殊的客人,这个人记忆当中,见过的次数不多,并且不算有什么交情。

她说:“你的病看起来挺严重的。”

严羽揉了揉鼻尖,努力控制着要打喷嚏的冲动,昨天老周临走的时候没有关窗户,夜里的秋风使他得了非常严重的风寒。

他双手拉着紧紧裹在身上的毯子,嗓音沙哑的说:“是你啊,倒是很久不见。”

陈若琳笑了笑,笑的很有礼貌,然后一声不吭的走进了严羽的公寓,一直走到了客厅她才说:“彩云一直都很担心你,偶尔会过来看看你回来了没有,今天我正好在附近,就来碰碰运气,没想到你已经回来了。”

严羽和陈若琳之前见过几次,知道这是陈若琳的风格,所以他并没有介意陈若琳擅自走进房间,他问:“彩云呢?没有一起过来?”

陈若琳好奇的四处打量着严羽的公寓,若有所思的说:“倒是和彩云描述的相差很大呢。”

严羽看这四下脏乱的房间,又想起李彩云第一次来的时候的情况,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最近确实没怎么收拾。”

陈若琳到沙发边上,很是端正的坐了下去,这才回答严羽先前那个问题,她说:“彩云的确没来,不过你做好面对彩云的心里准被了吗?”

她看着严羽,一向性格内敛、拘谨的她这时候眼神没有半点的闪躲,她那犀利的眼神仿佛在告诉严羽,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严羽率先转移了视线,他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陈若琳直率的说:“你的事情阿星对我说了一些,其余的我也能猜测到一部分,所以我想问问你,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勇敢点,老周也知道你的心思,老白也知道,阿星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只有你和彩云两个当局人不知道,你是刻意在逃避,彩云是被心里的爱意蒙蔽了双眼。”

又是这么直白的问题,直白到可以说是直击心灵,那天阿星就是这个对待自己的,昨天夜里老周也是这样,今天的陈若琳还是如此,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多人讲话都喜欢带刺一根刺,直击刺中自己的内心。

但是接二连三的遇到这样的问题,严羽这时候终于慢慢适应了这样的话对,从与阿星那次对话时的完全回避,到和老周对话时的选择性接受,这一次他终于做好准备敢于面对自己,打算遵从自己的内心来回答陈若琳的问题。

陈若琳坐到沙发上,她是那种给人很安静的少女,做什么事情都慢条斯理,以致于给人一种拘谨的感觉,包括这个时候,她坐在沙发上也是,双腿并拢微微侧向一边,直着腰,坐姿有些正式。

直到严羽给她倒了一杯水说:“放松一点,你这样我总会觉得是来兴师问罪的。”

这时候陈若琳才放松了一些,但她也只是往沙发里面做了点,背靠着垫子,依然没有那种整个人躺靠在沙发上的感觉。

她看着严羽,语气没有太多起伏,好像在问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难道我不应该向你兴师问罪?”

这种感觉就像回到了小时候,大家都没有丝毫的遮掩,心里想到什么就会说什么,这种感觉不是说不好,而是在长大成人,踏入社会这么久的今天再来以这样的方式交流,很难适应。

所谓难能可贵的童心,除了天真烂漫之外,可能就是这份赤诚交流的心境吧。

严羽自己拿了一杯热水,同样坐到沙发上,他喝了一口热水润了润嗓子然后问:“你也觉得我和彩云没有问题?”

陈若琳看着他的眼睛,继续用那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反问:“你觉得有什么问题?”

严羽苦笑了几声说:“最近很奇怪,你们都喜欢用问题来回答别人的答案。”

陈若琳说:“这是一种很好的方式,这些问题,我认为由我解释,不如让你这个问题中的人自己来解释更好,我只是一个局外人而已。”

严羽心里有些犯难,他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那半包烟上面,只是考虑到陈若琳在场才没有起身去拿,他想了很久,陈若琳没有催促,一直很耐心的等待着他的答案,她的样式就像是今天必须得到一个答案一样。

很久很久之后,严羽终于决定说出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我喜欢彩云,从她笑着冲我挥手,和我说晚安开始,喜欢她送我的白色紫罗兰,从那之后一举一动,我喜欢她在我身边走路的感觉,喜欢她趴在收银台上看我时的感觉,喜欢她因为担忧偷偷跑来看我,驻足在楼下的感觉,但是…”

“但是?”

严羽点了点头,那些字如鲠在喉,但是他今天已经做好了准备,不吐不快:“但是我是个很无趣的人,无法保证以后能给她带来多少快乐,我喜欢她的笑容,不希望她的笑容会因为我而消失,同时我知道我并不是她眼里那么好的一个男人,我没有那么会照顾人,我相信以她对我的爱会让她不在意这些细节,可是当时间流逝,爱已渐渐淡薄之后呢,若琳,你这么懂道理,明白我要说的,对吧。”

陈若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她说:“我明白你的顾虑,但是你这样未免太过患得患失了,你如果不去尝试,又怎么知道自己做不好?”

严羽感慨说:“如果我和你们一样,只有二十岁,我当然可以这么做,可是已经三十多了,我不能在彩云最美的年龄耽误她。”

陈若琳说:“你知道吗,当我第一次知道彩云喜欢三十多岁的人时候,我除了惊讶之外还很担心,一度想劝她不要太冲动,但是我看她谈起你时的神情以及她的眼神,我知道我劝说不动她的,后来我来店里其实也是想要看看她喜欢的人,没想到你意外的靠谱。”

严羽在心里反复咀嚼‘意外的靠谱’这样的评价,他觉得的确自己在做人或者工作方面是这样,但爱情里似乎并不是。

陈若琳还在继续说着话。

“所以我支持你的,老周其实也是支持你的,你说你三十岁了,我不否认你这个年龄在我们看来就像叔叔一样,但是你不应该考虑到我们,爱情本就是一件很自私的事情,你应该多考虑自己,不要觉得既然自己年龄大了就理所当然,人生不要随波逐流,也不要来日方长,既然我们都只有一辈子,及时行乐,勇于追求,才是当下最正确的事情。”

‘人生不要随波逐流,也不要来日方长,及时行乐,勇于追求’

这几句话就像一双手,将身处迷雾中的他推了出来,于是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广阔的天地,碧蓝的天空,青青的草地,布满了颜色各异的鲜花,一望无垠的世界里生机勃勃。

陈若琳是第一个正面承认他三十多岁是一个不小年纪的人,而不是像阿星、老周那样劝他说三十岁还很年轻,这或许就是观察角度的不同,出发点是一个人思考的寄出,而陈若琳的出发点就代表着二十岁少女该有的朝气。

严羽看着陈若琳,他终于笑了,笑的有些释怀,他说:“谢谢你,你真的很懂爱情。”

陈若琳摇了摇头纠正说:“阿星也这么说过,但是我还是要纠正一点,我不懂爱情,我只是懂道理。”

南门英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