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嗜宠:霸气小娇妻

总裁嗜宠:霸气小娇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6章 道歉

听到易无心要来,牧潇潇的眼泪更加止不住了,她的心就像被揪住了一样,狠狠的疼,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疼了,我去叫医生!”慕容志海有些手足无措,他担心牧潇潇是因为伤口疼。

“没事,不用担心,我很好!”牧潇潇制止了他的行为,她的心有些疼,每次都是易无心为她担心。

慕容志海也就没去了,他静静的看着牧潇潇苍白的脸庞,心就像被狠狠的揪了一下,他心疼她。

这时,易无心突然就敲了敲门进来了,“怎么,我不来你就不吃东西了?”她说话的时候很平静,因为她已经在门外酝酿了很久。

真正看见的时候,易无心还是无法冷静了,牧潇潇的手上,背上都缠满了白色的纱布,看起来很像个木乃伊,但是她一点也笑不出来。

牧潇潇当然也有些难过,她明显的看到了易无心的担心,她觉得自己很没用,每次都要别人替她担心。

但是牧潇潇还是勉强的扬了扬苍白的嘴唇,“没有啦,这不是正要吃吗?哎,无心,你觉得我像不像木乃伊?”

牧潇潇笨拙的笑话真的很好笑,易无心的眼泪都笑出来了,慕容志海也只是淡淡的看着,心里也很不舒服。

笑着笑着,牧潇潇的动作碰到了伤口,痛得她龇牙咧嘴的,“怎么,痛了?看你还笑不笑!”看吧,好朋友就是损人的。

牧潇潇撇了撇易无心一眼,她再也不敢动了,烫伤原来也这么疼,她还以为裹了纱布就不疼了呢!

最终,易无心还是把慕容志海买回来的粥都喂进了牧潇潇的肚子里,她可是病人呢,不吃怎么行。

“无心,他不会原谅我了!”慕容志海走后,牧潇潇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还是和朋友分享一下会比较舒服吧!

易无心愣了愣,她已经知道了全部的事,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牧潇潇,其实她早就知道她已经爱上欧阳枭辰了。

只是当局者迷,而她这个旁观者清啊!

牧潇潇说着,一脸的痛苦,心里特别不舒服,她看着天花板,一想到欧阳枭辰再也不会原谅她了,她就心酸。

其实牧潇潇自己心里也是清楚的,她还是在乎欧阳枭辰的,可是现在在乎也没什么用!

因为她伤害了欧阳枭辰最爱的人,依他的个性,怎么可能会原谅呢,不能把他想的太好了。

易无心摇了摇头,“潇潇,别多想,有些该来的还是会来的,勇敢一点!”其实她也不喜欢牧潇潇的姐姐,她觉得她特别假。

可是牧潇潇真的不能释怀,她心里也很内疚,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事情都发生了,再也回不去了。

牧潇潇还没说话,另一个打扮妖娆,珠光宝气的女人就走了进来,是的,就是她的养母。

“妈,你来啦!”牧潇潇的心情还是很好的,她还以为这次又是她一个人躺在医院那么多天,养母都不会来看她,现在来了,她心情很好。

养母不但没答应,还直接开口就骂了牧潇潇一顿,“你真的是狼心狗肺,你怎么能把你的姐姐推下去呢,牧潇潇,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那么狠!”

牧潇潇完全愣住了,这种话从养母的嘴里说出来,真的很伤人,毕竟两个人都是领养的,怎么可以这么偏心。

“阿姨,你怎么能这样说潇潇呢,她现在也躺在这里啊,怎么可以……”易无心终究还是看不下去。

易无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养母硬生生打断,“住嘴,我们牧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管!”

易无心被养母的这句话说得无语,正当她想上前的时候,却被牧潇潇拉住了手,她回头的时候,她一脸的难过。

易无心还是只能摇了摇头,握紧了拳头,退了回去,没办法,她不能看着牧潇潇难受。

牧潇潇忍住身体的疼痛,硬撑着坐起来,身体上的痛根本比不上心里的痛,甚至不及万分之一。

她的心痛的揪起来,“那你说,妈,要我怎么做,你才不会生气,我会尽量去做!”

没办法,牧潇潇不想失去这个家,她无法想象,如果当初不是养母他们收养她,她现在会在哪里,全当为了感激把!

“你姐姐醒了,去和她道歉,她不原谅你我就不原谅你,你也就别回牧家!”养母这样说完就踏着十公分高的高跟鞋离开了。

牧潇潇听完之后却更加难过,原来养母先去看的是牧恩惠,而不是她,怎么可以这么不公平。

真的不公平!

“潇潇,你别太难过了,没事的!”易无心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她也觉得对牧潇潇一点也不公平,客气这是别人的家事。

牧潇潇想了想,“无心,扶我去看我的姐姐吧!”说着姐姐这两个字,她咬紧了牙关。

易无心只能扶着她走出病房,哪怕牧潇潇也全身是伤,她必须听养母的,不能不听。

终于来到了牧恩惠的病房门口,牧潇潇却愣住了,是的,欧阳枭辰在陪着她,满脸都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

愣了很久,牧潇潇还是伸出了缠满了纱布的手,轻轻的敲了门,欧阳枭辰看到她,只是愣了愣,和牧恩惠说了什么,才让她进去。

“你好好说话,如果在伤害她,我会毁了朝悦集团!”欧阳枭辰和牧潇潇擦肩而过的时候就扔下了这样冷冷的一句话。

牧潇潇听了,身子一震,她都这样了,还能伤害牧恩惠吗?真的很好笑啊,呵呵!

既然欧阳枭辰出去了,牧恩惠也没必要装了,她从床上坐起来,“不是要道歉吗?你说,我听着。”

牧恩惠说话的时候都是一副高傲的样子,她的计谋得逞了,她能不开心吗?看刚刚的样子,欧阳枭辰已经开始恨她了!

看着牧恩惠这么高傲的样子,易无心有些生气,“你以为你是谁,戏子一个,呵呵!”

牧恩惠听到这句话,心情一瞬间就不爽了,“你再说一遍,呵呵,戏子又怎么样,照样赢你!”

这时候的牧恩惠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只是额头上的白纱布让她略显虚弱,说话的时候脸都是狰狞的。

烟雨菲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