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嗜宠:霸气小娇妻

总裁嗜宠:霸气小娇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4章 全盘计划

牧潇潇看着牧恩惠慌张离开的背影,眼神如冰,她微微偏着头看着桌子上的残羹剩饭,目光鄙夷。

转身,她向慕容志海坐的位置走去。

慕容志海也没有多问什么,召来餐厅侍者,将菜单放到了她的面前,“看看,想吃点什么。”

牧潇潇满脑子都是牧恩惠是假的,欧阳枭辰被骗了的事情,看着菜单的双眼完全走了神。

慕容志海也不介意,要了两个开胃菜和酒水后耐心的等着。

牧潇潇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尴尬一笑,收回心绪认真点菜,毕竟这事与学长无关,她不能再让慕容志海为自己担心了。

“这两天看你气色不太好,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慕容志海放下餐具,贴心的为她把酒续上,“要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一定要跟我说,无论如何,我都希望学妹快乐。”

慕容志海的话让牧潇潇心里泛起了涟漪,她知道他很好,可是奈何她心里先被一个人占据了,所以她不能再给他添麻烦了。

“学长,我没事,只是这两天没有睡好,这里的菜很好吃,学长多吃点。”

“好,一会吃完我带你去散散心吧。”慕容志海知道她心里有事,可是她既然不愿意讲那自己也不好勉强。

“不了,我想回去补个觉,有些头沉。”

“那好吧,养足精神对身体也好。”

吃过了饭,慕容志海将牧潇潇送到了公司门口,并在她下车时贴心的嘱咐道,“安排好了就去休息,别一工作上就收不了手,累坏了身体就不好了。”

“恩,学长放心,我会记得的。”

牧潇潇站在公司门口与慕容志海道别,直到他的车子离开了视线范围她才转身向反方向走去。

慕容志海说的对,一旦工作上,她很难再把自己空闲下来,所以她不能回公司,而那个家她也不能回,她必须做好全盘计划。

牧潇潇看着面前并不怎么显眼的宾馆,走了进去。

前台是一个年岁不大的小姑娘,脸颊泛着红晕娇滴滴的说着讨厌,看样子是在跟男朋友煲电话粥。

“您好,一个套房。”说着牧潇潇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放在了吧台上。

“亲爱的,你等会哦,我这里来人了,我马上就弄好,mua。”小姑娘细声细语的与电话那边打好了招呼。

“小姐,我们这不是高档宾馆没套房。”小姑娘柔情似水的样子在挂了电话之后瞬间变成了一副懒懒散散的太妹,雷的牧潇潇好半天没有回过神。

“要不您干脆开个单间算了。虽然比不上套房,但还是不错的,也能洗澡能玩电脑的。”小姑娘虽然这性格转换的挺快,但好在人还不错。

“行,听你的吧。”

牧潇潇也懒得挑了,她现在只想找个安静点,不会遇到熟人的地方,好好的想一想接下来的事情和近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

“那成,这是您的钥匙,楼上左手第二间,那间隔音好,安静,我看您不太有精神,要是想休息能补个好觉。”

“嗯,谢谢。”

房间还算不错,就一个挺大的屋子隔出了一个浴室和厕所,很干净,床的旁边是电脑桌。

牧潇潇躺在床上脑子里很混乱,这段时间发生在他身边的事情太多了,一直以来都没有时间静下心好好想想。

牧潇潇翻过身看着漆黑的电脑显示屏,目光游离。

就算现在起身去开机,应该也查不到什么可用的资料吧。牧潇潇拿出手机拨通易无心的电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不出什么异常。

“无心,你晚点忙完帮我查下牧恩惠和欧阳枭辰以前的事,还有楚家和欧阳家。”

“好,你现在在哪,我晚点把资料给你送过去?”易无心放下手头上的工作专心打着电话。

“发我邮箱吧。”

又跟易无心聊了一会她才挂掉电话。

为什么楚月月要把事情告诉她?当时在背后指使楚月月的人是谁?她又是怎么从局里出来的?养母为什么会突然从G市回来?同样是养女,为什么养母的态度天壤之别?

如果牧恩惠是假的,那她又是怎么清楚那么多事情的?她又是为了什么而来?

太多疑问就像蜘蛛网一圈绕着一圈盘踞在她的心头,她隐隐觉得如果能知道五年前发生了什么,或许她就能解开这些谜题了。

想到这里,她突然记起了一个人,韩菲。

一个曾有过几次交谈的怪人,男装叫韩飞,女装时就是韩菲,也没多大区别,但这人屡用不爽。

见过的几次面他都是穿着妖娆,一副另类的舞女郎模样,起初她也以为他是变态,但后来两人有所交集并相谈甚欢后她才知道,他是做刑侦的,变装是常有的事。

只不过这人去国外好几年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联系上。

打开手机找到韩菲的名字时,她犹豫了下,但还是拨了过去,意料之外,电话接通了,“喂?”

尾音上挑的独特声音从听筒传出来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所有神经都崩了起来。

“请问,是韩飞吗?”牧潇潇谨慎的问道。

“是啊,不过啊,我这现在在应酬,有事快说哦。”韩菲抬手拿起一颗葡萄放在嘴里,冲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男人笑了笑。

牧潇潇揉了揉耳朵,电话里吵闹的重金属音乐震得她耳朵难受,不过好在人家还知道她是谁。

“您还记得我真是帮大忙了,我有件事需要你帮我,不知有时间吗?”牧潇潇知道他现在可能很不方便跟自己打电话,直接说明了自己的目的。

“好啊,没问题,但是你要请客哦。”韩菲微笑着端起面前的酒杯轻轻摇晃着,“恩,没事,别担心,不哭不哭哦,我一会就来。”

牧潇潇听的云里雾里的,但毕竟人家身份特殊,而且跟自己的交情也没那么深,她只得应了声挂掉了电话。

而这头的韩菲因为牧潇潇的一个电话也算摆脱了一个危机,“你瞧瞧,都是为了陪你,这雷雨天的,我小姐妹一个人在家都吓哭了。”

说着,韩菲拿着酒站起身,凑到男人身边坐下。

“要不,你就让我先回去嘛,改天天气好了,我再陪你好不好,我可不想做见色忘友的人。”

烟雨菲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