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玄

第171章 宝贝

虽说房间的墙壁和窗户上特别的材质阻挡了雷光外泄,但房顶上却有一个小吞撞出的破洞,破洞中不时有一道电蛇蜿蜒出来,暴露了会议厅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大长老望向那个方向,惊诧不已。大长老了解段鹰的性格,知道段鹰在逼急了时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然而他没有想到,段鹰竟然敢违背武者协会,向武者协会的人下手。

大长老惊得瞳孔放大,目光呆滞,过了好久,他才猛然惊醒过来,此时后背已经是一片冰冷,汗水湿透了衣服。

大长老从未有过此时这样的惊惶和不安,他知道,段鹰最终还是失控了,他再也没有办法扭转形势。

大长老再想到他的容貌已经被隐藏在暗处的对手搜集到,对方很有可能会尽快利用自己的容貌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来,到那时,段鹰一定会将所有的账都算在他身上,就算他极力辩解也改变不了段鹰的决定!

想到这些种种,大长老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是时候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大长老甚至连东西都没有收拾,此时段鹰正在会议厅欣赏他的疯狂“作品”,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大长老身形一动,暗紫色的身影在夜色的笼罩之下飞速向宅院外飞去,转眼之间,他就踏出了猎鹰公会的牢笼。

大长老以为一走了之就是最好的结局,秦玄却不会就这样让他轻轻松松地离开。

猎鹰公会发展到现在,无数武者公会遭到吞并,其中猎鹰公会无所不用其极,使出了各种诡诈的手段,大长老自然也功不可没。

等到大长老的身影刚离开不久,又一道暗紫色的身影悄然划过夜空,径直向着大长老离开的方向追去。

两道身影融合在夜色里,飞行的高度渐渐提升,很快就平安地离开了樊城,向着旷野地带飞去。

秦玄也不急于追上大长老,反正这片旷野足够辽阔,等到距离樊城够远再动手也不迟。

而大长老在御剑高速飞行的过程中,每隔几分钟就会回过头去望上几眼,看看身后死否有人追踪。

虽然大长老什么也没有发现,但他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安,觉得后面似乎有人紧紧地跟着他,就像一只暗夜中的捕食者一样,随时都有可能从黑暗里扑出来。

这种感觉持续得越久,大长老就越是难以安心。

最后,大长老咬了咬牙,干脆停止飞行,身形停滞的瞬间,他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柄长枪,星力从枪刺上喷发出来,在夜空下化作一大团白光。

大长老转过身来,长枪挥舞,想要看看后方到底有没有人跟踪。如果真的有人跟踪他,那么他这一招星力爆发,足以彰显自己的实力,对跟踪者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

然而,大长老依然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影,他悬浮在高空中,努力将感知力散开,四处搜寻。

大长老心跳不断加速,四周一片死寂,心跳声在胸腔鸣叫,在他自己听来显得十分突兀。

秦玄悬浮在距离大长老不远的地方,他所在的位置比大长老更高,居高临下地望着神色惶然的对手,秦玄已经快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自从大长老离开猎鹰公会以后,就一直疑神疑鬼。秦玄利用隐身衣隐藏了身形和星力波动,大长老的初段两仪境修为不可能感知到他,不过大长老却始终觉得有人在跟踪他,不停自己惊吓自己,恐惧感不断冲击着他的心理防线。

在秦玄看来,大长老虽然有一定年纪了,心智却和一个没有经历过多少磨砺的年轻武者没什么区别,游戏才刚开始,大长老的心理防线就快被冲垮了。

秦玄可不想游戏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结束掉,他突然挥散了隐身衣上的星力,同时在掌心凝聚出一股星力。

秦玄手掌用力一握,星力从掌心炸开,发出一声清脆的炸响声。

大长老的感知一无所获,正要以为是自己太过小心了,突然感知到了那股雄厚的星力波动,再加上那声星力的炸响突然袭来,惊得大长老浑身一颤,连忙抬头望向不远处的猎手。

秦玄脚下,刃芒发出火红色的光芒,光芒从下向上照过去,将他渲染得无比高大,充满了压迫感。

秦玄笔直地站立在刃芒上,伸出一只手指向大长老,大声喝道:“大长老,你准备去哪里呢?”

大长老心中一惊,他认得对方的脸。

“段鹰这么快就派人来找我了吗?”大长老冷笑道,手臂一挽,长枪指向秦玄的方向,他狂傲地说:“让其他的人都出来吧,段鹰不可能只是派一个三等公会成员来抓我吧?”

秦玄暗笑大长老的愚昧,他掌控刃芒降低了一些高度,慢慢向大长老靠近。

大长老感知出秦玄的修为只是四相境,但他依然非常小心,见秦玄向自己靠近,他不禁驾驭飞剑后退了好几米远,以便拉开距离,防止对手的突袭。

看了大长老的样子,秦玄终于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大长老,你作为两仪境武者,难道连我这个四相境修为的三等成员都能震慑到你吗?”

秦玄的话气得大长老瞪圆了眼,他怕的不是对方,而是段鹰。疑神疑鬼的状态让大长老不敢相信前来追他的只有面前这个武者一人。

秦玄依然慢慢地向大长老靠近,不断对大长老造成更大的压力,他笑着说:“大长老,你到底在怕什么呢?”

大长老咬牙切齿,秦玄的语气让他胸中怒火翻涌。见对方还在不断逼近,大长老突然大喝道:“段鹰已经来了吗?让他出来!不要再跟我玩捉迷藏的游戏了,出来跟我来一个了断!”

秦玄玩够了,慢吞吞地将易容宝贝取出来,一道绿色的光芒从他脸上飞散出来,钻进那块墨绿色的宝石里。

“大长老,你真的以为一个猎鹰公会的三等成员能躲过你的感知紧紧追在你身后吗?”秦玄的语气里充满了嘲笑的味道。

当看到对方变成了一张陌生的年轻人的脸后,大长老如梦初醒,原来他一直被那个年轻的武者玩弄于股掌之上!

“不光是我,就连猎鹰公会,都一直在被他玩弄!”大长老咬紧了牙,怒火和仇恨终于翻滚出来,他再也不跟秦玄多说什么,一声爆喝,星力疯狂地从长枪里冲击出来,形成一道十米长的光芒,笼罩在长枪之外,形成了一把星力长枪。

大长老眉毛一拧,手臂挥动,长枪在他手中顿时绕出一道复杂的弧线,而那道星力长枪在他的带动之下也挥舞起来,在长枪的弧线上画出一道更加复杂的弧线,双重的弧线拼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花纹。

“去死!”大长老大吼道,手臂轻轻一颤,枪刺在灌满了星力的弧线花纹中心一点,弧线花纹顿时像活了一般,向着秦玄的方向狠狠地抽打过来。

星力的弧线在高空中连续抽打了三次,每一次都紧紧追在躲闪的秦玄身后,三声刺耳的炸响之后,秦玄已经躲闪到了星力花纹的攻击范围之外,而大长老手臂再一震,枪刺又是凭空一点,两道弧线突然被拉伸开来,就像卷曲在一起的线被梳理开了一样,攻击范围当即扩大数倍!

两道散发着白光的星力线条在大长老的长枪控制下伸展出来,相互配合着,追着秦玄又是一连串的抽打。

“啪!”

“啪!”

“啪!”

……

一连十几声炸响,每一声炸响发出的同时,两道星力光线都会在空气里炸出一大团可怕的星力波动,向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与此同时,十米长的星力长枪从大长老手中脱离出来,飞射向秦玄的同时,不断有更多的弧线从中伸展开来。

转眼之间,在星力长枪的冲刺之下,高空中已经出现了数十道星力线条,纷纷向秦玄抽打过去,最后相互交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

星力大网笼罩过来,步步紧逼。

虽然大长老的心智不如秦玄,但毕竟是两仪境武者,即使在心理防线大部分被冲毁的情况下,他的星力一旦爆发出来,依然具有可怕的杀伤力。

秦玄始终没有反击,只是依靠变幻莫测的身法不断躲避大长老越来越凶横的攻击。

大长老一连串的攻击都没有伤到秦玄分毫之后,他才知道低估了这个少年,于是长枪一抖,星力大网和星力长枪的攻击变得更加凶猛起来。

秦玄从星力光线组成的网的缝隙中避开了一道冲击,但星力长枪捕捉到了这个空挡,当即飞射而来。

“不好!”秦玄心中喊道。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这是秦玄第一次无法依靠身法来闪避的时候。不过秦玄早有准备,一个封印有防御符文的灵器从他掌心爆开,直径三米的防御符文在他面前铺展开来。

大长老冷笑道:“这种程度的防御符文也想抵挡住我的星力长枪吗?”

大长老手指在长枪柄上一划,星力长枪顿时冲击在防御符文上,只是稍稍一滞,就将防御符文冲击得支离破碎。

然而大长老又一次低估了秦玄的身法,星力长枪的那一滞的瞬间,秦玄却已经借助刃芒闪身到了十几米之外,星力长枪又一次扑了空。

大长老本来就心中五味陈杂,一次次攻击都被秦玄闪避过去,他就更是显得急躁了。堂堂一个两仪境武者,却被一个四相境修为的小娃娃像耍猴一样玩弄,大长老心中怎么能接受得了。

“小东西,只是闪避有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还手?”大长老大喝道。

秦玄擦掉额头的汗珠,稳稳地站在刃芒上,听到大长老的话,他轻松地笑道:“好久都没有好好运用我的身法了,总算找到你这个两仪境武者,我怎么能错过这个历练的机会呢?老东西,不要停,继续啊!”

大长老胸口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一样难受,原来打了这么久,秦玄只是在利用他复习身法而已!

“小杂碎,既然你找死,就别怪我倚强凌弱了!”大长老大吼道,长枪挥动,新一轮战技凝聚出来,星力长枪以更快的速度向秦玄冲击过去。

“很好,老东西总算认真了!小吞,看你了!”秦玄心中说道,这一次不但不躲,反而敞开双臂,等待着星力长枪和星力弧线到来。

大长老愣住了,对手连躲避都放弃了,难道是故意找死?但大长老没有手软,对手诡计多端,他可不想上当。

星力长枪在夜空里划出一道光束,直刺向秦玄的胸口。

直到星力长枪到达秦玄身前,他也始终一动不动,然而就在大长老以为要得手时,却突然发觉星力长枪失去了控制,紧接着从星力长枪里飞射出来的星力光线也时空了。

在秦玄身前,一个奇异的漩涡不知道什么时候爆发了出来,星力长枪刚被星力漩涡抓住,立即从大长老的掌控之下脱离出去,闯入星力漩涡之后,立即沉入到秦玄体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星力长枪之后,数十道星力光线也被那道奇异的漩涡收入囊中,这样一来,大长老花费两成星力凝聚而成的战技,还没发挥出它的作用就遭到了瓦解。

大长老看得目瞪口呆,老脸上挂满了不相信的神情,嘴唇颤抖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发出声音:“这……这是怎么回事……”

等到漩涡将战技所有的部分都收了进去,秦玄突然露出一脸满足的笑容。

“小吞,干得不错!感觉怎么样?”秦玄心中说道。

小吞马上开心地喊道:“主人,这个战技里的星力很强大,这次收获非常不错!哇噢,战技里包含了那个老家伙的两成星力哦!”

不过对于秦玄来说,那些星力倒是算不上什么,他看中的是大长老的战技。

从大长老出手的那一刻开始,秦玄就对这个战技充满了兴趣,当看到大长老利用一柄星力长枪创造出了千变万化的攻击方式时,秦玄就更是对这个战技有了无限渴望,他不断躲避,不断刺激大长老,就是希望大长老能够尽最大能力将这个战技的全部实力表现出来。

很快大长老就上当了,等到他拼尽全力爆发战技时,秦玄当即不客气地收下了这份重要的礼物。

虽然秦玄不使长枪,但他发现大长老运用长枪的方式与他使用嗜血棍的方式有几分相像,而古武术里,枪法和棍法本来就有共通之处,于是秦玄打算将这个战技融汇到嗜血棍的运用上,这样一来,嗜血棍中狂躁的星力就有了更好的用武之地!

大长老这招战技用得得心应手,但距离出神入化还有一段距离,秦玄打算好好修炼这个战技,摒弃大长老的弱点,将此战技升华,达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效果!

小吞将从战技中吸收的星力分享给秦玄之后,秦玄经脉中的符文一转,立即笑纳了这笔还算丰厚的星力收入,与此同时,秦玄的灵识里浮现出了这个战技的星力运用法门。

秦玄趁热打铁,挥手间取出嗜血棍,一小股星力冲入嗜血棍里,根据战技中星力的运转手法掌控星力在嗜血棍里轻轻一震,突然之间,一柄三米多长的星力长枪从嗜血棍里冲了出去,笼罩在嗜血棍之外。

秦玄手指在嗜血棍上一划,嗜血棍里狂躁的星力突然喷涌出来,汇入到星力长枪里,当即将星力长枪增加到了六米长!

秦玄再手臂一动,嗜血棍画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星力长枪也跟随着挥动,两道星力弧线很快便在空气里拼接起来,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图案。

大长老正在为战技被秦玄吸收的事情惊疑,当看到秦玄将自己的战技复制出来时,更是惊得满心动荡。

“那……那是我的战技……”大长老惶恐地喊道。

虽然秦玄的战技凝聚还不熟练,战技中还有许多小问题,但转眼之间就将大长老修炼了整整两年的战技复制出来,这已经让大长老难以置信的事情了。

秦玄并没有将战技施放出来,他自己也很不满意第一次的凝聚成果,于是收回了星力,回味了一小会儿之后,再一次将星力长枪凝聚出来。

这一次,战技中的小问题立即减少了许多。但秦玄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他依然不太满意,于是再一次尝试凝聚。

秦玄连续练习了四次,在这个过程里,他始终是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完全把大长老给忘掉了。

大长老也没有再发动攻击,对手表现出来的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他在惊慌之中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应对那个年轻人,若是继续贸然进攻,不但起不到作用,反而白白浪费了星力,还让对手学到更多自己的战技。

几次练习之后,秦玄对这个新战技的运用熟练了许多,他相信只要多加练习,他便能让这个战技发挥出更高的实力。

星力在嗜血棍上盘旋,秦玄这才将注意力重新放到大长老身上。

对于秦玄来说,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前奏,现在真正的战斗才刚开始。当他望向大长老的时候,浑身的气势突然之间暴涨出来,向大长老压制过去。

大长老心中一惊,秦玄竟敢用低级的修为来压制高级的修为,这种行为无异于犯傻!

当秦玄的气势冲刷过来时,大长老的两仪境武者的气势也爆发出来,以翻天覆地的姿态向秦玄的冲刷过去。

两个武者的星力波动冲击在一起,震得天地之间一阵低鸣。

大长老本以为他的星力波动可以轻易将秦玄的气势覆灭,然而两股星力波动冲击在一起时,大长老却只是稍稍占据上风,并没有占到太多便宜。

大长老的眉头再一次皱起来,他不禁问道:“年轻人,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一个四相境武者拥有如此强大的星力波动?”

“我是你的敌人!”秦玄简单地回答道。

秦玄谨慎地对抗着大长老的星力波动,大长老虽然实力高出他一个境界,但对星力的掌控和领悟能力都不如他,所以在星力波动的对抗之中,秦玄没有丝毫的畏惧。

大长老的眉骨颤动了一下,秦玄答非所问,却充分地表达了他的立场。大长老不愿继续这样干耗下去,他再次张嘴,说:“年轻人,我虽然曾是猎鹰公会的大长老,但现在已经离开猎鹰公会,与猎鹰公会再也没有瓜葛,你为何非得要苦苦地与我抗衡?”

“因为我是你的敌人!”秦玄以同样的话回复了大长老不同的问题,大长老本以为跟猎鹰公会撇清了关系就能躲过这一战,但他想错了,他在猎鹰公会里待了二十年时间,这是一笔永远无法摸清的债。

“轰!”

两股星力波动凶猛地冲击在一起,突然发出了一声爆鸣,同时两股星力波动交界的地方炸出了大片火花。

在大长老知道这一战必须斗个你死我活之后,星力波动顿时增加了几分重量。虽然大长老已经消耗了三成星力,但他并不吝惜星力的输出,尽快打败秦玄才是他的目的。

大长老的星力波动喷发出来,在对峙了几分钟之后终于占据上风,秦玄的星力波动犹如退潮一般被迫退了回去。

星力波动示弱了,秦玄的气势却没有示弱,他双目紧盯着大长老,充满了杀机的眼神让大长老不寒而栗。

“年轻人,是你找死的!”大长老避开秦玄的眼神,突然向秦玄重逢过来,长枪横在身前,等到将要冲到秦玄身前时,长枪猛地向秦玄身前横扫过来,横扫之间,长枪转变了方向,突兀地变化出一个穿刺的动作,直取秦玄眉心。

大长老对长枪的运用手法让秦玄大开眼界,秦玄已经好久没有遇见过如此值得警惕的对手了。

长枪簌簌袭来,秦玄左闪右避,同时快速凝聚出了两个防御符文,化解了大长老两次很有威胁的攻击。

同时大长老也大开眼界,他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武者竟然还是阵符师,而且凝聚符文的速度和手法已经超越了许多大长老所见过的阵符师。

化解大长老攻击的同时,秦玄突然发动了反击,让大长老意外的是,秦玄并没有使用他所熟练的战技,而是用出了刚从他那里盗取来的长枪战技。

嗜血棍凶猛地冲击出去,星力长枪贴着大长老的耳际刺出,与空气摩擦出阵阵蜂鸣,震得本来就已经乱了心智的大长老脑袋发晕。

大长老加入猎鹰公会的这么多年时间里,为了猎鹰公会的不断壮大,曾无数代表段鹰出马迎战实力不凡的对手,虽然不能说是百战百胜,但至少也是十战九胜,且就算是没有获胜,也不至于有丧生的威胁。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长老始终平安无事,然而就在他决心离开猎鹰公会的这一夜,一个年轻的后生却带给了他死亡的恐惧。

当星力长枪中的波动震在大长老侧脸时,他的听觉突然间失去了作用,满脑袋都是难听的蜂鸣声,视线也有些模糊了。

在这一夜的惊恐、狐疑和不断发生的意外冲击之下,大长老的心智已经远远不如平常的镇定,稍稍一点打击,就能让他陷入混乱。

秦玄的星力长枪里迸发出无数道带着火红光芒的弧线,弧线飞舞,交织成一张大网洒向大长老。

大长老的视力和听力受到了影响,此时只能依靠感知力来辨别秦玄的攻势了。然而在头脑发晕的情况下,大长老的感知力也已经不如平时,灵敏度更是下降了许多。

大长老被秦玄的战技逼得连连后退,胡乱爆发星力用长枪在面前挥舞一阵,这才勉强将秦玄的攻击抵挡了下来,退到几十米远的地方,大喘粗气。

秦玄没有趁胜追击,反而收起了星力,驾驭刃芒慢吞吞地向大长老的方向飞去。

大长老很快恢复过来,发现秦玄已经悬停在了十几米之外,他一手抓握嗜血棍横在身后,显得十分潇洒。

秦玄的潇洒对于大长老来说是莫大的羞辱,他没有想到自己在一个四相境武者面前竟然会有如此窝囊的时候。

秦玄从大长老的表情里看出了他的心思,冷笑道:“当你曾经恃强凌弱,对付那些实力不如你的武者时,你有想过今天吗?”

大长老握紧了长枪,面对秦玄的羞辱,他无法承受,必须以秦玄的血才能洗去他的耻辱。

见大长老再一次攻击过来,秦玄却已经失去了与这个丧失镇定的老家伙继续战斗下去的兴趣,他心中喊道:“小肆,架住他,暂时留他活口!”

“嗯!”小肆冷冷地回答了一声,当即从秦玄身体里冲出去,化作一道紫色的光芒,不等大长老的星力爆发出来,那道光芒突然与大长老擦身而过。

在小肆强劲的星力压制之下,大长老刚要凝聚成型的星力突然被压回了气海里,同时小肆手臂一挥,星力在手臂上凝聚成了手刀。小肆擦着大长老的肩膀在他身边飞速环绕了一圈,手刀游荡之间,在大长老两只肩膀上留下了深深的血痕。

“啊——”大长老发出一声惨叫,他甚至都没看清到底是什么样的能量攻击了他。

小肆虽然答应留大长老活口,却也没有打算下手很轻,随手两刀,差点将大长老的两条手臂从肩膀上活活卸下来。

大长老双肩的伤口里鲜血狂喷,白森森的骨头露了出来,显得十分扎眼。

小肆再绕到大长老身后,两把手刀环绕住大长老的脖子,只需秦玄一个命令,小肆就能让大长老的脑袋和脖子分家。

秦玄再一次不得不感叹小肆的攻击手段,又快又狠,没有任何累赘的动作,星力一出,不是重伤对手,就是直接让其毙命。

这样的攻击手段,也是秦玄一直在追求的,但无奈他的实力与小肆差距甚远,只能在对付一些修为低于自己的对手时才能享受如此畅快的进攻手法。

小肆出手之后,大长老立即失去了所有战斗力,双臂无法动弹,虽然还挂在肩膀上,但也不能听从他的控制了。

大长老手掌松开,再也无法抓握住长枪,长枪从手中脱出,向地下掉去。

小肆的注意力突然从大长老的脖子上转开,身形一闪,立即追着长枪飞了出去。小肆在夜色的掩护下追上了长枪,一口咬住枪刺,接着大口咀嚼,只是十几秒时间就将整柄长枪吞进了肚子里。

“我靠,小肆你能不能专业点,等干掉那个老东西之后再去把长枪捡回来不就行了?”秦玄非常鄙视小肆这种见了食物就忘了正事的行为。

小吞却不以为然,作为在这方面比小肆还要过分的小家伙,她低声为小肆辩解道:“主人,不是我帮小肆啊,只是我觉得如果没有吃饱,哪有力气做事情呢……”

秦玄无语了。

好在小肆很快就回到了大长老身后,手刀重新架在大长老的脖子上,对那个老家伙造成了第二次惊吓。

秦玄来到大长老身边,轻蔑地看了一眼那张因为痛苦和屈辱和扭曲的老脸。对待这种恃强凌弱的家伙,秦玄没有丝毫的同情,凝聚出一小股星力,径直袭入大长老的经脉之中。

经脉受到冲击,大长老痛得面如死灰,嘴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想要死得痛快一点吗?”秦玄冷笑道。

“小……小子,你……到底还想……怎样……要杀就杀……”

秦玄又凝聚出了一小股星力,说:“我想怎样?今天晚上你说了那么多话,做了那么多事,现在终于抓住主题了。呵呵,我故意把你吓到惶恐不安地离开猎鹰公会,自然是有事情需要单独问你。”

秦玄没有将星力送入大长老的经脉里,而是故意用星力在大长老的衣服上扫了一下,吓得大长老全身一颤。

等到大长老发现经脉里并没有新的痛苦产生,他才明白被秦玄耍了,但这样一来,他最后的心理防线也垮掉了。

“你……你要……知道什么?”

秦玄很满意他摧毁一个人意志的手段,见大长老已经完全屈服下来,他才笑眯眯地说:“我知道猎鹰公会……不,应该说是段鹰拥有一个秘密的地方,在那里藏有一些非常宝贵的东西,我希望你来告诉我,那个地方究竟在哪里。”

秦玄的问题出乎于大长老的意料之外,他眼睛一瞪,似乎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呵呵,不愿意告诉我?”秦玄并没有立即实施酷刑,刚才已经用过折磨的手段,现在再用效果不会更好——现在,应该是攻心的时候了。

秦玄笑道:“你觉得为了保守段鹰的秘密值得承受更多的痛苦吗?据我所知,你虽然是段鹰的伯父,在猎鹰公会里又拥有大长老的身份,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然而段鹰对待你这个伯父兼大长老,却从来没有过应有的尊重。”

秦玄的话正好戳中了大长老的痛处,他狰狞的表情顿时收敛了许多。

秦玄趁机继续说道:“我没有说错,对吗?你既然是段鹰的伯父,对他的秘密肯定也有一些了解,然而你想想,他愿意将他的全部秘密分享给你吗?他又愿意将他的财富和权力分享给你吗?在他眼里,你终究只是一条狗而已,他可以任意对你呼来喝去,一旦你违背了他的意思,他还会毫无控制地将愤怒撒在你的身上。然而对待这个侄子,你却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该赞叹你的勇气,还是骂你愚蠢呢?”

秦玄的每一句话都刺痛到了大长老心底最深处,将他对段鹰所有的不满都挖了出来,并且无限放大。

最终,大长老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狞笑,他声音颤抖,有些激动地说:“段鹰,他必须为他所做的……付出代价。但是……你……你不能杀我……”

“成交。”秦玄爽快地答应了大长老的要求。

秦玄的决定引起了小肆的疑惑,他连忙在灵识里问道:“主人,真的不杀他吗?”

“失去了猎鹰公会那个靠山,又失去了双臂,就算不杀他,你觉得这样的人以后还会有好日子过吗?呵呵,愚蠢的家伙,如果我是他,我宁可选择痛苦的去死!”秦玄嘲笑道。

在小肆的世界观里却没有秦玄所说的概念,他只是单纯地觉得,杀掉敌人,才是对其最高的制裁。

不过小肆没有违背秦玄的意思,在秦玄和大长老达成交易之后,他就收回了手刀,悄然回到秦玄的身体里。

小肆放开了大长老,大长老却因为失去了小肆的力量作为支撑,在飞剑上后退了一步,脚下一滑,踩了个空,顿时整个人失去平衡,从飞剑上跌落下去。

秦玄眼睁睁看着那道身影跌落进了黑暗的深处,接着失去星力控制的飞剑也向着那个方向坠落下去,他始终无动于衷,没有要救大长老的意思。

秦玄耸耸肩膀,自语道:“我遵守了约定,不杀他,只可惜他自作孽不可活,干了那么多恶事,最终遭到了报应!”

小吞从秦玄的身体里钻出来,坐在他的肩膀上,当她看到那把飞剑径直向着大长老落下的方向坠落下去时,赶忙用手掌挡住眼睛,作出一副不敢看的样子。

从几百米的高处坠落,再加上飞剑的坠落,大长老的死相一定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

秦玄将拳头放在嘴唇上干咳了几声,说:“那个……小吞啊,大长老的晶核我就不要了,你要是喜欢就自己去取吧。”

小吞望向大长老落下的地方,使劲儿摇了摇头,然后吐了吐舌头,表示她也不想看到摔成肉泥的大长老。

“好,好,既然如此,我们就立即返回吧。”秦玄说完就要走。

但小吞最终还是后悔了,等到秦玄刚要启程时,她突然展开小翅膀向着黑暗深处飞了出去,一边喊道:“主人,等等我啊,很快就好!”

秦玄再一次对小吞无语。

在大长老坠落之前,他和秦玄完成了交易。

据大长老说,他知道段鹰的宝库的存在,但宝库具体在哪,里面有些什么东西,他就不知道了。

大长老最初发现段鹰拥有一个秘密宝库,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猎鹰公会正如日中天,正好又赶上段鹰四十大寿,各个猎鹰公会分部的首领以及许多与猎鹰公会有交易来往的家族势力的成员纷纷前来道贺,同时也送来了许多珍贵的贺礼。

段鹰忙于应付客人,所以将清点贺礼的事情交给了大长老去做。

大长老发现,在那些贺礼里,大多都是晶核、灵器,或者一些修炼所需的名贵材料之类的东西。不过身为猎鹰公会会长的段鹰见多了那些宝贝,所以并不是非常在意。

经过一番清点之后,大长老最后发现了一件非常特别的东西。至今为止,大长老也说不清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他从未见过相似的宝贝,也从未从任何典籍上看到过相似宝贝的记录。

大长老只能描述出,那件宝贝通体透明,犹如一个冰块,拥有极寒地带的低温。

最特别的是,在那件宝贝周围直径大约一米的范围内,所有的晶核灵器和材料都自然地结了一层冰,并且其中的星力波动也被凝固起来,无法流动。

那时正是炎热的夏天,不但那件宝贝的寒冰没有要融化的意思,而且连被它封冻起来的宝贝表面的结冰都没有融化。

大长老将那些被封冻的宝贝拿到远远的地方暴晒,却也晒了整整一天,那些宝贝上的冰层才终于消失得干干净净。

那件寒冰一般的宝贝让大长老产生了巨大的好奇,他立即将那件宝贝交到段鹰手里,希望段鹰能从中看出什么来。

然而段鹰也不知道那件宝贝到底是什么,有什么样的功效。不过段鹰却对那件宝贝爱不释手,把玩了一阵之后,就匆匆离开了猎鹰公会,至于去哪里,去干什么,他没有对任何人提起。

但自从那天以后,大长老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件宝贝,即使安排人为段鹰打扫房间时他刻意去搜寻了一番,也没有找到那件宝贝的痕迹。

就从那时候开始,大长老心里产生了一个猜想,他认为段鹰一定有一个秘密的宝库,里面收纳了猎鹰公会成立以来获取的所有奇珍异宝。

而两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情,更是让大长老对他的猜测深信不疑。

那一天,段鹰外出不久后突然风风火火地返回,从他的房间里取了一把贝壳形状的钥匙,然后又匆匆离开。

那一幕正好被大长老看在眼里,不过他并没有去在意那把贝壳形状的钥匙究竟是什么东西。

等到不久后,一个武者因为在为段鹰打扫房间时乱动了段鹰的私人物品,结果引起段鹰勃然大怒,直接下令处死了那个武者。大长老暗中打探,才知道那个武者因为打扫的需要,将一把贝壳形状的钥匙挪了位置。

大长老立即明白过来,一定是段鹰没有在自己习惯的位置找到那把钥匙,所以十分愤怒,以为是武者盗走了他的东西。

虽说段鹰不适当地处决公会成员的事情很快就平息下去,没有人再提起,大长老心里却永久地埋下了一个种子——他知道,段鹰的宝库的确存在,而那把贝壳形状的钥匙一定是开启宝库的关键。

大长老最终也没有胆量去看看段鹰的宝库里究竟藏了什么,在他临死之前,却将这个消息卖给了秦玄。

秦玄在回猎鹰公会的路上一直在回味大长老的话,从时间上看来,他的“组长”是在段鹰获得那件近似寒冰的宝贝之后潜入猎鹰公会的,那么“组长”很有可能就是冲着那件宝贝来的。

“能冻结周围的任何星力?”秦玄自语道,“难道老先生是想利用那件宝贝封冻住他体内的阵法,然后趁机利用大量四相境武者的晶核里的精纯星力将阵法瓦解掉?嗯,很有可能,就算老先生需要的不是这件宝贝,他所需要的东西也一定在段鹰的宝库里!”

在秦玄的努力之下,段鹰已经失去了猎鹰公会的掌控权,同时也失去了武者协会的信任。秦玄的两个目标之一已经快要完成,而另一个目标也有了眉目。

秦玄找到了老者潜入猎鹰公会的原因,现在就该想办法找到段鹰的宝库,然后继续接下去的计划了。

在段鹰杀掉武者协会派来的人之后,他没有公开武者协会的决定,更不会告诉任何人他做出了那种再也无法回头的事情。

黎明前最浓郁的黑暗里,猎鹰公会虽然有一些躁动不安的气息四处流动,但还没有到达最后崩溃的时刻。

秦玄悄悄回到猎鹰公会,钻进房间里,立即开始为小吞和小肆布置任务。

“贝壳形状的钥匙,将它找出来。”秦玄的话很简单,而对于小吞和小肆来说,这也算不上一个困难的任务。

两个小家伙轻松地潜入到了段鹰的房间里,而此时,段鹰正独自一人坐在房间里,低着头,似乎在思考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段鹰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知道,就算他不公开今夜会议厅里发生的事情,所有的事情也无法隐瞒太久。

既然武者协会已经过河拆桥,那么一定会很快将这座桥拆得干干净净,让段鹰迅速在猎鹰公会里失去一切权势。

“复仇!”段鹰突然大喝一声,站起身来。

欺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