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无双

第99章 身段

更为惊骇的是,这几道毒针的攻击实在是太快了,又是防不胜防。

咻!咻!!

除了为首男子堪可狼狈的躲过,其他的那两位男子,身上正好被那毒针击中,虽然只是一根小小的毒针,但却蕴含着一股可怕的毒性,竟然能够封住他们体内的力量。

“我体内的力量…”

“怎…怎么动不了了?”

身中毒针的两人,骇然恐色,怒视着怪老。

“怪老!你什么意思!”为首男子翻身而起,冲着怪老便怒声道。

毕竟,这位怪老真正的本行,还是毒师的身份,加上在这里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就只有怪老了,所以那三位男子会第一个怀疑怪老。

怪老没有回答,只是那丑陋不堪的面容完全僵硬住了,如死般的沉寂。

然后,那三位男子便惊骇的见到,在那怪老的胸口之处,一把锋利的长剑冷冷的穿破了出来。

“敌袭!”

三人脸色大变,忽然,一道沉冷的声音惊而响起:“玄武印!”

吼!!

一声惊吼,一只从未见过的巨兽惊然而现,带着一股恐怖的威势,巨兽如泰山般的重重压下。一道道无形的光纹荡漾了开来,重重巨压,轰然逼压。

轰!!

一声惊响,三位男子直接被压下,承受不住,口喷鲜血,脚下地面,尽皆龟裂了开来。此等武技之术,着实恐怖。

三人立即惊应过来,可惜已经迟了。

嗖!!

一道鬼魅的身影,迅如闪电般的速度,瞬间逼到了为首男子的身前。

这位为首男子,并没有被毒针击中,潜在的威胁最大,所以方子墨第一个下手的人,便是为首的这位男子。

仓促之下,为首男子立即轰出一拳,强大的纯阳之气奔涌而出,疯狂愤怒的轰向方子墨。

方子墨冷冷一笑,极是不屑,当那强大的纯阳之气即将逼身而来之时,当即施展土遁之术,瞬间诡异消失。

消失了!

为首男子惊恐不已,就是作为杀手的他也完全做不到这等能耐。而本能的杀手武觉,让为首男子感觉到一股死亡危机逼近。

唰!!

方子墨突然在那为首男子的身背惊现,身后的那两位男子想要惊叫提醒那为首男子,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噗嗤!!

一剑穿心,鲜血飞溅,没有多余的动作,仅此普通的一剑。

“呃!”为首男子满脸恐惧的瞪大了双眼,口吐鲜血,惊恐狂怒,显得如此不甘,就这么死了?

“大哥!”

身后的两位男子叫道,愤怒不已,拼命的想欲运起体内的力量,可越是如此,那剧毒便越加的侵近向内脏,如同万蚁嗜咬,痛苦不已,竟然有如此毒性,能够瞬间将元婴境武者给制住。

方子墨狠狠的抽出毒血剑,转身面对着身后的那两位男子。

那两位男子在见到方子墨的时候,震惊不已,正如之前方子墨所杀的那两位杀手的表情一样,他们绝对不敢相信杀死他们的人竟然是一位少年。

“很幸运,你们能够死在我的手里。”方子墨脸上带着酷戾的杀机,眼神犀利如剑,手中的毒血剑泛着森冷的邪光,鬼魅般的掠过,一气呵成,狠狠的在那两人的脖颈中划破开一道深刻的血口,鲜血喷涌。

两人面容中充满着恐惧与震骇,愤怒还有绝望不甘,原本到手的纯阳丹,不仅没有吸收,甚至还丢了自身性命。

“扑通!”

三人沉沉的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哼!想要纯阳丹,就下地狱等着吧!”方子墨冷哼了一声,直接将三手中的纯阳丹给夺了过来,再快速的走到那怪老的身处,将其身上的空间袋给搜寻了出来,收刮之物,丢入于灵戒中。

忽的,方子墨身形一闪,隐入了地底中。

此次惊动可不小,若是附近有强者的话,必然会察觉到这里,所以方子墨得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端掉罗山镇中的杀手组织据点,方子墨便一路施展土遁之术,火速远离。

不过,在刚才除掉最后两位玄阳武者之时,方子墨还是忍不住起了些贪心,吸收了两人体内些许的元气。

竟不知,元气对于现今的方子墨来说实在是太过庞大了。

方子墨满脸涨红,筋脉膨胀,涌入的元气在攻占着方子墨体内的元气,方子墨只能拼力的压制,将这些元气给吸收入剑灵中。

“你这小子!实在是太贪心了!我可不管你了!”毒尊缜怒的声音在方子墨的脑海中响起。

方子墨一脸苦色,懊悔不已,早知道就不吸收那两人体内的元气了。

显然,元气比方子墨体内的元气要高级得多,以方子墨结丹境八层巅峰的元气,难以抗衡。但也不是说无法吸收,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吸收的话,方子墨必然会暴露。

无奈,方子墨只能拼力的压制着体内暴动的元气,土遁之术也是发挥得淋漓尽致,只想尽快远离开这个杀手组织据点。

“撑不住了!”

方子墨惊呼了一声,土遁在某个深暗的小巷角落中,盘膝而坐,开始去控制着体内的气息。

通天神诀!

方子墨当即想到,便使用通天神诀来进行肉体淬炼。

金刚不坏之体,强悍无比,运行战诀,滚滚的元气便渗入于方子墨的周身肉体中,疯狂的淬炼着血肉与周身筋脉。

毒尊说是不管方子墨,但还是默默的守在了方子墨的身边。

还好,这里已经离那杀手组织据点算是比较远了,就算是有强者察觉到了那里所发生的动静,也不会发现方子墨早已躲在远处了。

此时,方子墨已经完全忘切了周遭一切,身上笼罩着雄厚的白光,强大的元气渐渐的被方子墨的肉体所化。虽然这时候确实是不太适合修炼,但元气确实给予了方子墨极大的好处,金刚不坏之体又强化了不少。

而残留的元气,已经无法与方子墨体内的元气抗衡,被元气所压过,两股不同层次的力量融合为了一体,汇入于丹田中。

方子墨兴奋不已,虽然所剩的元气不多,但已经足够让自己突破了。

想到于此,方子墨也顾不上其它了,凝神屏息,将元气吸收转化为元气,气息在体内循环,化为元气之精华,融于丹田中,壮实着丹田气海。

丹田中的气海,形成了一股小气旋,气旋随着元气的汇入越转越快,就像是龙卷风一般,显得狂暴,但这种感觉让方子墨觉得异常的舒坦。

方子墨本身已经打造为金刚不坏之体,元气的力量根本无法威胁到方子墨,拿作进行肉体淬炼,效果也是出奇之好。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子墨丹田中的气旋才稳定了下来。

凝结气旋,正是结丹境九层的象征。

方子墨缓缓的睁开双眼,全身无比的舒坦,没想到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连蹦三重境界,直接晋升到了结丹境九层,这等进阶速度,若是传露出去的话,绝对会轰动整个大陆。

当然,这一切可都是归根于毒血剑的力量了。

这毒血剑实在是太变态了,吸收剥夺他人的修为,邪恶而逆天。

“恩师,可真是抱歉,又让您为我费了翻苦心。”方子墨讪讪的笑道。

“哼,现在你就自求多福吧,有人已经找上你了!”毒尊冷哼道。

“谁?”方子墨愕然。

“一位强者,你我现在都远远无法对付的强者。”毒尊肃然道:“他现在已经发现你了,我也不好现身了,是福是祸,就要看你的运气了。”

说完,毒尊便消失不见,藏入于剑灵中。

“恩师…”方子墨唤道。

忽然,一道诡异的黑影,闪现于方子墨的身前,背对着方子墨,气息平淡,古井不波,但方子墨却是满脸的惊骇。

强者!绝对的强者!

但方子墨也不惊慌,自己的土遁之术才仅仅只能遁形三十多米的距离,这位神秘强者若要对付自己的话,方子墨绝对逃不了。

“前辈可是?”方子墨脸色平静的问,出奇的镇定。

“呵呵,你不害怕?”那人反而笑问,声音有些熟悉,但方子墨一时间回忆不起来。

“我当然害怕,但我自知实力远不如前辈您,若是前辈要杀我的话,我绝对逃不了。”方子墨说道。

“你的心性果然是非异常人,就是连我都不得佩服你。但你放心,我并没有要杀你的意思,只是想找你聊聊而已。”那人说道,缓缓的转过身。

虽然是夜晚,视野有些不太清楚,但见到这位黑衣人转过身来的时候,那股熟悉的感觉瞬间便涌上脑海。

“是你!”方子墨显得很惊讶。

没错,这人方子墨算是不陌生了,便是吉祥坊中的时候,有过一次赌技交流的神秘人,晚留香的父亲。

“很意外是吧。”那人笑道。

“是的,确实很意外。”方子墨微微点头,双眼深邃,又问:“想必你就是吉祥坊的阁主吧?”

“不错,我正是吉祥坊的阁主,晚龙。”那人回道。

“呵呵,原来是晚龙前辈,请问您找我是为何事呢?”方子墨笑问。

“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暗夜门。”晚龙说道。

“暗夜门!”方子墨震骇不已,暗夜门其实与杀手组织差不多,是属于一股地下势力。所不同的是,暗夜门做得并不是杀手买卖,但暗夜门的势力很强,绝对不比任何一个宗派的实力差。

“是的,我们吉祥坊也是属于暗夜门势力中的一部分。”晚龙说道:“不过,你大可放心,我虽然对你身上的秘密很感兴趣,但我更看重的是你的潜力,所以我不会打你的主意,只是想邀请你加入我们暗夜门。”

“呵呵,晚龙前辈太看得起我了,我现在的实力怎能入你的法眼。”方子墨淡淡一笑。

“你现在的实力确实还很弱,但我相信不久之后,你必然能够超越于我。”晚龙双眼凝视着方子墨,又道:“当然,我也没有强求于你,至于你是否加入暗夜门,这也是你的自由,我给你时间考虑。”

“不必考虑了,我愿意加入暗夜门!”方子墨干脆利落的说道。

晚龙也微微愣了下,没想到方子墨会答应得那么干脆,笑道:“呵呵,你的回答突然让我觉得很好奇,难道你就不怕加入我们暗夜门会对你而不利吗?”

“真要对我不利的话,前辈现在就足以杀了我,夺取我身上的秘密,何必那么麻烦。”方子墨说道:“至于我为何会愿意加入暗夜门,那是因为我现在也需要一股势力,无疑暗夜门是一股强大的势力,这对我来说占据了不少益处。”

“你说话很有趣,虽然很直白,但也表明了你的真正意思。”晚龙欣赏般的笑了笑,手中突然现出一块乌黑色令牌,轻轻的抛过给方子墨,说道:“这是我们暗夜门的圣令,拥有这块圣令的话,凡是有我们暗夜门据点所在的势力,都可为你所用。”

“好东西!”方子墨暗感欣喜,接过那块令牌,有些沉甸甸的,上面雕刻着一个大大的“血”字,隐隐间似乎能够感觉到一股奇异的气息渗出。

“圣令在暗夜门拥有着极高的权力,但希望你不要滥用这些权力,这对你往后的成长也是没有好处。”晚龙郑重的提醒道。

“多谢前辈提醒,只要不是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是不会依赖于暗夜门的势力。”方子墨拱手道。

“如此就好。”晚龙显得很满意。

“对了,前辈,冒昧的问,不知您在暗夜门是何身份?我以后该如何称呼于你?”方子墨突然问。

“呵呵,我只是一个堂主而已,以后叫我堂主便可,或者直接叫我晚龙也可。”晚龙淡然一笑,似乎对于这位名位的深呼并不在意。

“那以后就叫前辈您为晚堂主了。”方子墨笑道,直接称谓晚龙的名讳那是绝对不敢的。

“恩。”晚龙微微点头,郑重的说道:“你手上的这块圣令可绝对不能丢失,而在这块圣令中也设有一些禁制,等你的实力能够破除圣令上的禁制之时,你便可持着这块圣令进入我们暗夜门的总部。”

“总部?”方子墨显得很惊愕。

“呵呵,你所知道暗夜门的势力仅是些皮毛而已,若是你能够进入我们暗夜门的总部,那你就自会明白。”晚龙良有深意般的笑道。

“恩,多谢晚堂主提醒,我会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争取早日进入暗夜门总部。”方子墨坚毅的说道,虽然晚龙没有具体的告知暗夜门的一切,但方子墨已经作出番猜测。

“我相信你的能力。”晚龙双眼眯起,又道:“你先回去吧,现在城里可闹出了不少的动静,免得遭人怀疑。”

“那就先告辞了。”方子墨拱手行礼,闪身便隐入于黑暗中。

而方子墨才离开不久,黑暗之中,一位长相柔美而带有些许妩媚的女子徐徐而来,也是方子墨所熟知的人物,晚留香。

“父亲,你真的将圣令交给他了?”晚留香很惊讶的问。

“是的,这位年轻人有极大的天赋与潜力,若是以后到了我们暗夜门总部,也绝对是出尖拔萃。”晚龙负手道。

“他的天赋确实是很不错,但若是到了暗夜门总部,他也只是一般而已,父亲竟然将如此重要的圣令都交给了他。”晚留香说道,似乎有些妒忌。

“呵呵,如果我说今晚在这罗山镇中的杀手据点已经全被他给灭了呢?”晚龙笑道,双眼精芒。

“杀手据点被他灭了?”晚留香直咽了一口水,震惊不已,罗山镇中的这个杀手据点对于暗夜门来说是很弱,但对于方子墨来说却是一股强大的势力,没想到竟被方子墨一人给一窝端掉了?

“好残忍的手段!这罗山镇中还有谁能有这能耐?”说话的人,正是罗山镇的城主李通天,在闻此动静之后,便迅速追寻到了这里。

“杀死他们的人,应该是位毒师。”一位身披血色外衣的老者,轻轻的在一具干尸上拔出了一根毒针,满脸凝色。

“毒师?难道罗山镇里除了你之外还有另一位毒师?这会不会是天毒庄的人?”李通天惊疑的问道。

“不可能,天毒庄与杀手组织一向没有任何的纠怨,而且杀手组织与天毒庄一向是有在合作。不过这人的毒术起码在我之上,毒针之术堪称是绝顶高手,而且此人的武艺也非常之强。”血衣老者面目深沉的说道:“城主,我觉得不必再调查此事,就当作是什么都没发生吧,这人万万得罪不起。”

“当然,若是可能的话,得要好好拉拢这位能人。”李通天沉重的说道,身兼强大武艺的毒师,就算是不能拉拢,也千万不可得罪。

……

而这时候,方子墨早已经返回了方家。

至于加入暗夜门的事情,方子墨心里倒是没觉得有问题,这暗夜门的势力很强,比拟于一个大宗的势力,以后若有暗夜门这个强大势力相助的话,利大于弊。

匆匆,方子墨悄然潜回到自己的房中,当即便打开所得的一些空间袋,这个杀手据点明面上是做些见不得人的买卖,自然是有不少的毒物药液。

果然,从这些空间袋里面,翻出了一堆的毒液,毒性非常强,若是吸收了的话,可以让方子墨的紫毒丹增强不少。

当然,更感兴趣的是,从怪老手中收刮到的东西,那可是非常可观的,毕竟那怪老可是身兼药师与毒师的身份,无论是毒液与灵物皆有不少。也有不少的元石,只是元石对方子墨的作用不大。

“金灵花!”

方子墨双眼一亮,手中拿着一株金色的花物。

这金灵花,价值足达上百颗中品元石,用于炼制纯阳丹的灵物,这怪老手中确实是有许多价值不菲的灵物。

不过,最为珍贵的还是那三颗纯阳丹了,以方子墨现在结丹境九层巅峰的修为,只要吸收一颗纯阳丹便可直接漫入元婴境。

“这株金灵花倒是勉强可以作为炼制先天丹的药材。”毒尊的身影突然闪现了出来。

“先天丹?”方子墨显得疑惑。

“没错,这个世界元气充足,有许多的灵物都可作为炼制灵丹妙药,先天丹只是最基本的而已,这里有许多药材都适合炼制先天丹。但你的身体已经被剑灵改造过,先天丹已经对你没有效果了,如果能够炼制玉罗丸的话,倒是可以助你提升不少的修为。”毒尊说道。

“呵呵,玉罗丸,听起来倒是挺不错的,但可惜我不是药师,这些东西我就是想要炼制也没有这能力。”方子墨挠头笑道。

“不。”毒尊微微摇头,说道:“虽然你无法拥有三昧真火,但这个世界中的灵火却是可以代替三昧真火,比如地火天火之类的,若是能够得到圣火与神火就更完美了。而你体内的火魂石正好可以吸收天地灵火,只要你拥有的灵火越强,便可炼制更高级的灵丹。”

“恩,我的火魂石确实可以吸收天地灵火,但这天地灵火实为稀有,甚是难寻,况且就是能够得到天地灵火,我也不会炼制什么丹药,毕竟我对药师这行根本完全不懂。”方子墨摇头道,虽然毒尊说的话让方子墨很心动。

“你不懂,难道我也不懂吗?”毒尊轻哼了一声。

“您会炼丹术?”方子墨双眼一亮。

“你这不是废话,身为毒师,当然得掌握炼丹术!”毒尊显得很激动。

“呵呵,您老早说吗,我差点还想要找个药师去拜师呢。”方子墨打趣道。

“拜师?这个世界中的药师简直就是垃圾,能比得上我的炼丹术吗!”毒尊瞥了眼方子墨。

“当然,我的师傅怎么会是那些垃圾所能比的。”方子墨大拍马屁,又笑问:“这个,恩师,你准备什么时候教我炼丹术呢?”

“等你拥有了灵火之后再教你,你现在还没资格。”毒尊绝然道。

“恩师!您老也想得太简单了,这天地灵火有那么容易就可以找到的吗?”方子墨瞅了眼毒尊。

“等这次武斗会之后你就外出历练,得看你的运气。”毒尊说道。

“恩,等武斗会一过,我便离开罗山镇。”方子墨沉沉点头。

“现在最重要的是得尽快提升你的实力,我看你这次收获不少,这纯阳丹就暂时不必服用了,对现在的你没有好处。但这些毒液的话,倒是可以好好增强一下你体内的紫毒丹,等你的紫毒丹提升之后,以后你的境界修为才会突破得比较快。”毒尊一脸正色的说道,几番提醒,就是需要让方子墨明白修炼毒阳真经的重要性。

“明白,多谢恩师提点。”方子墨拱手道,即刻便将所得到的这些毒物药液一口一口的往嘴里塞,如果被人看到的话,绝对会大为惊恐,竟然有人把毒药都当糖果一样给吃了。

如今,方子墨已经突破到了紫毒境,拥有百毒不侵之体,这些毒液虽然毒性很强,但对方子墨却无任何的伤害。

毒液入口,瞬而稀释,毒液蔓延全身,化作无数的溪流,通经奇经八脉,一丝丝奇异的液体在方子墨的体内循环流动。没有任何的刺痛,有的只是舒坦之感,化为毒之精华,汇入于丹田中,融于紫丹中。

“太爽了!”

方子墨暗呼了一声,随手又抓起几个药瓶,火辣辣的毒液灌入于口中,这些毒液反而成为了方子墨的灵丹妙药。汇入的毒液,不断的被方子墨吸收转化为毒之精华,一缕缕的流入于紫毒丹中。

而方子墨也没有任何的分心,全心按着毒阳真经中口诀运行,将侵入体内的毒液吸收。

一滴、两滴、三滴……

直到第五滴紫毒精华的时候,紫毒丹才终于达到了饱和状态,再加上紫毒丹里面原有的一滴紫毒精华,紫毒丹共含有六滴紫毒精华。

而这一次的突破,也足足耗费了上百瓶的毒液,看来以后要想在紫毒境中再作出突破的话,还得需要毒性更强的毒液了。

“恩,六滴紫毒精华,超乎了我的预计。”毒尊满意的说道。

“呵呵,六滴紫毒精华,应该可以修炼阎罗掌了吧!”方子墨笑道,突然想到了紫毒境中威力可怕的毒掌招式。

“是可以了。”毒尊道。

“嘿嘿,事不宜迟,我得赶快将阎罗掌给修炼好。”方子墨兴奋的笑道。

阎罗掌,是紫毒境中的第二掌。

所谓阎罗掌,就是被阎罗掌击中的话,立马得去见阎罗王。

一掌过去,直攻入心,可想而知,阎罗掌的威力有多么的可怕,元婴境强者若是不慎中了阎罗掌,也得一命呜呼。

而现在,距离武斗会还有两天多,也不知道在那之时会有多少人想要对付暗算自己,所以方子墨必须得有足够的防身之力。

不过,阎罗掌修炼起来并不是那般容易。

阎罗掌,攻心而不攻体,就是说这一掌过去,不伤对手的皮肉,而是直接攻其内脏。内敛劲势,刚柔并济,掌的力度要控制得非常好。

由于,没有什么东西作为实验,方子墨只能蓄足体内的紫毒之力,集中于双掌之中,然后奋力的出掌击空,这种修炼方法是比较死板的。但没办法,没有合适的载体,方子墨只能这样去修炼。

这时,方子墨一掌接一掌的击出,每一掌击出之后,都是汗流浃背,呼吸急促,没想到力量与精神消耗会如此之大。

而方子墨并无就此停止,精神高度集中,好似眼前就站立着一位敌人般,双眼紧凝,拼力的击出每一掌,掌速的出击也开始逐渐的变快,隐隐间可以看到在方子墨的掌心中泛着淡淡的紫光。

毒尊静静的站在这边,没有出声去打扰方子墨,全身贯注的注视着方子墨所击出的每一掌,对于方子墨所表现出来的意志力非常满意。

“喝!”

方子墨轻喝了一声,出掌的速度越来越快,刚猛十足,但时不时又开始变得有些阴柔,这便是阎罗掌中即将小成的迹象。

方子墨也感觉到了,显得越加的亢奋,虽然眼前没有面对着敌人,但每一掌的击出都显得非常的激情,恨不得现在能够能够冒出个敌人,好好实验一下阎罗掌的威力。

足足,打了一整晚的掌势,方子墨的阎罗掌总算是小有所成,但要修炼大乘的话,必须得亲身实践之后才能作出突破。

而这一晚也够累的,然后一整天的时间,方子墨都躲在房中,闭关静修,恢复自身消耗的力量。

清晨初起,太阳泛起火红的笑脸,使朦胧的罗山镇豁然揭去纱帐。

修炼了差不多一天多的时间,方子墨总算是出关了,而距离武斗会仅剩下最后一天。

推开房门,方子墨走到房外,呼吸着清鲜的空气,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这就是修为提升之后的象征。

“子墨哥哥。”一道清甜的声音传来,方兰兰不知何时已经迎了过来,亭亭玉立,清爽的淡红衣饰将那初具规模的娇躯完美衬托,脸上泛着羞涩的笑容。

“方兰兰,你怎么来了?”方子墨笑道。

“小海哥哥来找你了,都找了你一整天了。”方兰兰说道。

“这胖子找我准没有好事。”方子墨神色中露出一份无奈。

“听说是想叫你去观看选美大会。”方兰兰支支吾吾的说道。

“什么选美大会?”方子墨满脸疑惑。

“明天武斗会就开始了,听说城主府为了增添些气氛,所以就举办了这次选美大会。”方兰兰说道,只是脸色有些黯然,这选美大会与她就扯不上边了。

“切,看来这鬼主意铁定是那李慕容想出来的,真不要脸。”方子墨满脸厌恶之色,但察觉到方兰兰神色有些不对劲之时,方子墨突然脑光一亮。

这一直以来,方兰兰可受到了不少的侮辱,在方兰兰的心里埋下了很大的阴影,如果不能将这道阴影除去的话,今后对方兰兰的影响会更大。

想到于此,方子墨便笑道:“走,方兰兰,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不要了,我不想出去。”方兰兰轻轻摇头,有些害怕,这也是方兰兰第一次拒绝方子墨。

但这一次方子墨也很霸道的上前拉住了方兰兰的手,断然道:“必须得去!”

方兰兰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方子墨给拉着走了。

走没多远,方子墨便见到一道巨熊般的身影喘着大气,堆着肥肥的笑脸慢跑了过来,贺小海激动的唤道:“子墨大哥!总算是见到你了!”

“别那么恶心,我还真不想看到你。”方子墨瞟了眼贺小海。

“我知道子墨大哥是口硬心软,那么久没见到我,你心里一定是非常想我了。”贺小海扭捏着笑道。

“滚!”方子墨叫道,差点吐了。

“嘿嘿,不说笑了,听说城里现在在举办选美大会呢,城里的所有美女们都聚到一起了,这等好事怎么能错过呢。”贺小海猥琐般的笑道。

方子墨感到发寒,淡淡的说道:“正好,我们也闲得闷,就出去瞧瞧这个什么选美大会吧。”

“方兰兰妹妹也去吗?”贺小海不由望了眼方兰兰,觉得这种场合方兰兰实在是不太适合去。

闻声,方兰兰脸色垂了下来,轻声道:“我…我还是不去好了。”

“一定得去!”方子墨语气显得很坚定,然后又瞪了眼贺小海,板着脸说道:“胖子!废话就别说了,走吧!”

“那…那走。”贺小海显得有些尴尬,刚才那话确实有点小伤了方兰兰的自尊。

随后,三人走出方家,行走在城中街道。

门庭若市,沸沸扬扬,想不到这罗山镇也有这么热闹的时候。

“胖子,今天怎么回事?怎么会那么多人?”方子墨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贺小海崇拜般的望着方子墨。

“我?”方子墨疑惑不解。

“还不因为你,现在整个风丽国都在言传,因为你使了些卑鄙的手段,让风丽国青英辈第一天才阳石输给了你,而这次武斗会阳石将会一洗耻辱,在武斗会的时候击败你,这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所以其它城的人才会来了那么多。”贺小海解释道。

“原来如此。”方子墨笑了笑,也知道这幕后肯定是有天极门的势力在操纵,想要借此武斗盛会,当着万众之面打败自己,甚至是杀了自己。

“子墨大哥,你不担心吗?听说阳石在这一月的时间已经突破到元婴境四层的实力了,你可要小心,这家伙可就是冲着你来的。”贺小海慎重的说道。

“元婴境四层,怎么突破了那么多?”方子墨很惊讶,没想到阳石竟然用一个月的时间突破了两重境界。

“这并不奇怪,天极门毕竟也是有底蕴的宗派,灵丹妙药那些自然会有不少,阳石能够突破得那么快是正常的,而且这次可是关系到了天极门的面子,所以天极门才会对阳石大下血本。”贺小海说道。

“哼!别说是阳石那东西,就是整个天极门,若是招惹到了我,我也绝对不会放过天极门!”方子墨冷哼道。

“好狂妄的口气!”一道沉冷的声音凭空响起,一股强大的威压便针对性的压向了方子墨。

方子墨脸色一变,这股威压实在是太强了,以方子墨元婴境的灵魂力都抵挡不住,面容变得毫无血色,但还是倔强的坚挺着。

贺小海与方兰兰灵魂力较弱,虽然这股威压没有压向他们,但还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面容惨白,在这威压的冲击着身子止不住得哆嗦。

强者!

绝对是超越于元婴境的强者!

而周围的人,也是感觉到了这股恐怖的威压,就是站立在远处,也是颤颤发抖。

随着,一位身穿火红色长衣的中年男子,沉步而来,满脸沉冷之色,一步接一步的逼近到了方子墨他们的身前,而身后还跟着一位满脸阴霾的青年,正是阳石。

这运气也太背了,竟然这么都能撞见霉人。

方子墨死死的抵御着这股强大的威压,满脸涨红,颤动着身子,冷视着这位中年男子,沉冷道:“阁下算来可是前辈,光天化日之下对我一个小辈下手,你这脸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厚!”

“放肆!”阳石站前一步,冷声道:“在我尊师面前,也敢猖狂!”

阳石的尊师,众所周知,便是天极门大长老鲁宏,拥有着化神境八层的深厚修为,而阳石便是鲁宏的传承弟子。

“哼!难道我说得不对吗!难道天极门就会仗势欺负一个后辈吗!”方子墨冷哼道,纵使是在鲁宏强大的威压逼压之下,方子墨也绝对不会畏缩,更不会屈服。

“我看你就是找死!”阳石脸色一沉,身形一闪,迅猛的直逼到方子墨的身前,蓄起一拳,泛着耀眼的白光。

想不到,阳石竟然会如此的卑鄙,趁着方子墨被鲁宏的威压制住,阳石竟然趁机对方子墨下手。

方子墨虽然愤怒,但根本挪动不开身子,若是动用自己底牌的话,这时候绝对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方子墨只能以金刚不坏之身直接去硬抗阳石的这一拳了。

砰!!

一声震响,满脸凶戾之色的阳石一拳狠狠的击在了方子墨的胸口上。

原本以为,方子墨的金刚不坏之身可以轻松的接住,但阳石这一拳中似乎含着一股诡异的力道,轰得方子墨也感觉到了胸口中传来的裂痛,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口中喷出一口血。

“子墨大哥!”

“子墨哥哥!”

贺小海与方兰兰叫道,愤怒不已。

而这时候,鲁宏也将威压收了回来。而鲁宏的意思也很简单,就是当着那么多的人让自己的弟子狠狠的教训一番方子墨,甚至是将方子墨给重创,明日的武斗会就会有很大的胜算了,在此之前也可为自己的弟子大大立威。

随着,阳石退了回来,见周围已经聚满了不少人,便故意提高嗓子辱骂道:“方子墨!你就是个废物!当初要不是你耍了卑鄙手段,我岂会输给你!而这一拳,就是先给你个教训!等明日的武斗会!我不介意会杀了你!”

众人虚然,原本对于这传闻又抱有着怀疑,此刻见到阳石一拳便将方子墨给打得吐血,足以见阳石的实力深厚,绝非方子墨所能比及。

方子墨岂会不明白鲁宏与阳石的意图,狠狠的抹去嘴边的血迹,冷笑道:“呵呵,想不到天极门的人行事竟是如此的卑鄙!上梁不正下梁歪!看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找死!”

鲁宏脸色一冷,残影掠过,直出一拳,又狠狠的击在方子墨的胸口上。

嘭!!

方子墨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口中鲜血挥溅,倒飞了出去。

“子墨大哥!”贺小海冲了过去,扶起了方子墨。

方兰兰气怒不已,较弱的身躯挡在了方子墨的身前,冲着鲁宏他们怒叫道:“不许再伤害子墨哥哥!”

鲁宏见到不过是个女子而已,也懒得去计较,况且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一拳足以让方子墨几个月内恢复不过来。只是有些心惊的是,想不到方子墨的肉体力竟然如此强悍,怕是已经接近于元婴境武者的肉体力了。

“徒儿,我们走吧,这几个废物就不必再去搭理了。”鲁宏作出一副很有风度般的样子说道。

“是,尊师。”阳石行了礼,冷冷的瞟了眼方子墨,便与鲁宏一同离去。

见鲁宏他们大摇大摆的离去,方兰兰冲到了方子墨的身前,泣声道:“子墨哥哥,你没事吧,这天极门的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没事。”方子墨摇了摇头,缓缓的撑起身子,还好自己已经练就了金刚不坏之体,阳石与鲁宏的这一拳所受到的创伤不是很大,但这份耻辱却是让方子墨深深的记恨上了天极门,咬牙切齿道:“我发誓!我必定让天极门在风丽国中除名!”

选美大会,正是在武斗场上进行。

此时,人山人海,沸沸扬扬,聚集在武斗场的边缘外,一幅幅迫不及待的样子,这次选美大会可是非常的隆重,除了本城之外还有外城的美女来参加。

武斗场的上方,便是席台,能坐在那里的皆是些名人贵族。席台旁边便是评审团的人,而担任评审团的人,都是罗山镇与外城的一些有底气的贵族人士。

因为这次选美大会是城主府举办,四家不可能不给面子,所以四家的家主早早便已经坐到了席台上,气色大好的李通天也在与四家的家主谈笑着。

而在武斗场边缘的人群中,四家的人也有不少都挤在了里面,凑着这热闹。

选美大会,在罗山镇中从未有过,算是第一届。

可想而知,城主府这次举办选美大会的目的,就是近日对李慕容的负面影响不小,想要借此机会来提高李慕容的身段。

我家有可卡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