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小寡妇带娃种田养夫君

第3章 分家

“哦?你们要将我卖到窑子里面去?”

邱秋眉头一挑,起身主动靠近了一些严眉。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看着邱秋那似笑非笑的面容,特别是望着邱秋那深不见底的瞳孔,这四年来还是头一回,严眉竟然觉得自己心里此刻正在微微颤抖。

这邱秋身上突然散发出来的那种深深的压迫感是怎么个回事?

但是毕竟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严眉不断的告诉她自己,这不过就是她的一个错觉罢了!那邱秋本就是软弱的性子,如今之所以会这般也不过是做的表面功夫,强撑着的纸老虎。

“先不论我有没有资格吧!我现在倒是想问问大嫂又有什么资格拿回这地呢?

若是我没记错,这可是相公娘亲的嫁妆,她嫁给了李家,这嫁妆也是李家的,你们一家虽然姓了李姓,可是似乎和公公一点血脉关系都没有吧?你说呢?大嫂?”。

严眉本来打算用这个唬住邱秋,料想这只要是个女子听到窑子两个字就会害怕到服软。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等来的不是邱秋的跪地求饶,反而是邱秋那有理有据的一顿怼,偏偏她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归根究底,他们大房虽然是跟了李姓,可终究不是李家血脉,的确是没有什么资格去占有那块地!

可是李辉亲娘的那块地不仅位置好,还肥沃的很! 李辉活着的时候她们虽然想占为己有,可是一直苦于没有办法。

可是如今李辉已经死了,难不成这到手的肥羊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它再次溜走?

严眉被邱秋的一连串怼,硬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一时气不过举起手掌就要往邱秋脸上扇。

邱秋冷眼看了一眼冲着自己脸颊扇过来的手掌,这李家都是什么个习惯?一言不合就要扇人耳光?

只是那严眉动作快,邱秋的动作却比她更快,几乎是她伸手的一瞬间邱秋就飞速的拔下了自己头上用来扎头发的木簪子狠狠的用背面对着严眉扇过来的手掌就是一戳。

那严眉也是始料不及,手掌处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来,连带着筋骨一同,几乎是在刹那间,她那手就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了。

疼的严眉蹲下了身子哇哇大叫,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疼的直咧嘴,一边嚷嚷着一边还骂道:“你个贱人!你不得好死!竟然敢用簪子扎我,我定要让你吃上牢饭!”。

“牢饭?扎你?”

邱秋冷笑着将手中的木簪子拿在手中把玩着,也顺势慢慢的蹲了下来,冲着那严眉挥了挥自己手里的簪子,露出了一抹笑意:

“嫂嫂,你拿什么报官呢?我不过是为求自保罢了!再说了,我刚刚可是顾念了嫂嫂平日里对我的照顾,特地没用簪子的正面呢!否则……”。

邱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门外传来了几声踩在雪地里的厚重的脚步声,接着是一个男子询问的声音:

“丫头啊!你确定吗?”

听着那声音,屋内的几人还没缓过神来,外面的男人也已经冒着风雪走了进来,邱秋抬眼看了过去,嘴角微微上扬,冲着躲在男人身后的李安安赞赏的笑了笑。

进来的男人是个约莫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头上带着个棉帽子,身材很是魁梧,大有老当益壮的架势。

他此刻披着一件黑色的棉袄子,手里还握着根烟杆,烟孔处还冒着袅袅白烟,许是外面的风还有些大,那微弱的火苗已经被熄灭了。

他紧蹙着眉头,本就是一副刚硬的长相,如今严肃起来了更是不怒自威。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云岗村的村长林凤山!为人一向来都是刚正不阿的,这也是刚刚邱秋让李安安去请他过来的原因。

“你们都在闹什么?大过年的太不像话了!”

严眉她们也是没料到这村长会突然过来, 最后还是那严眉率先反应了过来。

她那圆溜溜的眼睛动了动, 立马就带动着浑身的肥肉狠狠的跺了跺脚,最后干脆那肥胖的屁股也往地上那么一坐,扯着嗓子哭喊道:

“辉弟啊!你生前这嫂嫂待你也不薄啊!如今你去了,你瞧瞧这毒妇啊!

不仅打了嫂嫂,甚至娘都被打了啊!她不仅霸占着咱们家的地契,我们如今倒是成了外人了,这个家都要被她给糟践了啊!”。

那一旁本来还处于呆愣状态的刘春喜见自家媳妇那么一哭喊,自己也顿时扯着个鸭嗓子哭喊了起来。

邱秋站着一旁冷笑的看着这哭做了一团的婆媳,恶人先告状这一套他们还真是拿捏的死死的!这分明是她们要抢夺地契!

“邱秋,你这让安安匆忙的叫我过来评理,怎么回事啊?”

虽然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林凤山作为一村之长,看着李家此刻都已经乱做了一团,这有些事还是得他来评断才行!

听了林凤山的话,严眉和刘春喜这才知道,原来这村长突然过来竟然是邱秋这毒妇的注意!严眉一边哭喊着一边还不忘恶狠狠的瞪着邱秋。

但邱秋权当没看见了,反而是上前冲着林凤山礼貌的行了一个礼,这才道:

“村长,我虽是买过来的!可四年前我与李烨也是正经拜过堂的,临终前他曾将安安和地契交给了我,

如今嫂嫂她们非但不认,还用户籍威胁我,若是我今日不交出地契,她们便是要发卖我到窑子里去!”。

说着,抖大的泪珠子顿时如雨而下,柔弱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怜惜!

听到这,林凤村也有些不忍心了,这四年邱秋在李家怎么过的他们也是心知肚明的,可是邱秋本人也没说什么,他们作为外人也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眼下既然邱秋说话了,这李家现下又做的这般的过分,林凤山自然不可能不管的,他脸色正了正,问:“如此,你想怎么做呢?”。

这才是邱秋最终的目的!等的就是林凤山的这句话了,掩饰去了眼底一闪而过的欣喜,她才一脸委屈又坚定的望着林凤山道:

“我要分家!带着安安搬出去!”。

“不行!她在撒谎,村长你不可以听她的一面之词!”

严眉一听邱秋说要分家,一时也急红了眼睛,忙站了起来,这分家了那地契是邱秋的那事就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了,那她们忍了那么久不都白忍了吗?

“是啊!凤山,眉儿说的及其的在理啊!”

林凤山看了一眼一旁将李安安抱在了怀里的邱秋,又看了一眼争执着的刘春喜婆媳,一时间也犯了难。

“一面之词?既然如此,那你们莫非就是金口良言,那李司差点当众扒了安安裤子毁掉她清白的事情也是假的?她在待在这里说不定下次清白就彻底毁了!所以到底是谁在撒谎呢?”

邱秋的一番话最终还是成功的占了理,将刘春喜和严眉怼的满脸铁青说不出话来,李安安的事情也是在村子里闹的沸沸扬扬的,李凤山想了想给他们下了最终的决断:

“既然你们也吵闹不休,安安是不能有个很好的环境长大的!邱秋那地契也确实是李烨亲自给的,那便分家吧!

你们还了邱秋的户籍让她带着孩子搬出去住,她这后娘做的不好再拿回来地契也不迟!”。

结局已定,刘春喜和严眉顿时面如死灰的瘫软在了地上。

小项胖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