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三岁小公主,她又甜又奶

团宠三岁小公主,她又甜又奶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请父皇吃糖葫芦

“这姑娘确实有些野蛮了,如此小的年纪就能把这样一个成年男人撩倒在地。”

“你说什么呢?再怎么说也是因为他偷人东西,被小姑娘抓到了还死不承认而已。人家怎么说那也是出于好心才动的手,你看看那王九,平日里手脚不干净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听着周围人的讨论声,云沉央大体也了解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无非就是因为地上现在被打的这个男人刚刚去偷了旁人的钱袋子,结果被这个小萝卜头发现了,一下子把这男人拉出来就教训了一番。

……却没想到这男人竟然真的这么不扛揍,躺在地上更是一动也不动。

刚偷到手的钱袋子就这么飞了,他怎么着也得从这小女孩身上再讹诈一点回来。

就看这小女孩穿着的衣服,也绝对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姑娘。

那小偷心里打的算盘啪啪响,眼珠子一转就出了这么个馊主意,却没算计到人群中多出来的云沉央成为了他这件事情的变数。

云沉央怎么看不出这点小伎俩?她动了动屁股,示意云礼把她放下来。

“爹,这个人看着板板正正的,不过就是手有些破皮罢了,怎么躺在地上了呀?莫非是在睡觉?”

孩子懵懂的话语顿时吸引了在场大部分成年人的目光,大家都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才发现这人看起来身上完好无损,就连衣服都只是稍微有一些折皱,没有任何破损的地方。

尤其是手背上的那束擦伤,看起来也已经过了有两三天了,并不是新的。那人听了,耳朵动了动,眼睛半睁不睁的,顿时就被人看的一清二楚。

听着周围的舆论一下子一边倒,秦子涵满意的点了点头。

“算你有眼光。哎,你这小娃娃倒是有些意思,不知你是哪家的小姐?”

那被人围在中间的小姑娘看起来豪迈得很,手上的鞭子舞的猎猎生风,手也抬起来拍了拍云沉央的肩膀,那力道,险些震的云沉央跌坐在地上。

幸好云礼拉了一把自家女儿,否则的话,云沉央当真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想到这儿,云礼皱了皱眉毛,心中有些不喜,云沉央很明显的感觉出来了云礼情绪的变化,只是面前的姑娘她倒是真有心要结交。

“哎呦,你这力气倒是不小,差点把我都拍到地上去了。我是哪家的…现在是个秘密,还不能告诉你,但是如果你告诉我你是哪家的姑娘,我们就可以互换秘密了。”

云沉央笑眯眯的说着,云礼的不赞同的看着云沉央,云沉央也感觉出来了,抬头对着云礼眨了眨眼,又捏了捏云礼的手心,父女俩之间暗暗的互动没被任何人瞧见。

奇迹般的,云礼竟然没有像刚才一样那么不高兴了。

说到底,他也不过是怕云沉央说出来了自己的身份,引人注目,遭到暗算罢了。如今瞧着云沉央这般俏皮的样子,他虽仍然担心,却也只得叹了一口气忍住了。

罢了,孩子究竟是孩子,他护着就是,若是没有他,这孩子在宫中还不得被欺负死?如此天真,等以后长大了就不一定有了。

云沉央:??谢谢,我前三年是睡着过来的。

眼看着云礼没再多说话,云沉央又笑嘻嘻的盯着面前的这小姑娘。

那小女孩听了,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脸骄傲地对着云沉央说:

“我叫秦子涵。我爹是定国公,我家就住在这条街上的定国公府。若是你以后无聊了可以来定国公府找我玩,我很喜欢你!”

那小姑娘说完就一脸期待的看着云沉央。

云沉央毕竟是在宫里生长,对于外面的局势并不很了解,定国公她虽然知道,却并不是很熟悉,对这个官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概念。

只记得这位国公大概是与皇上极其亲近的一位朝臣。

云沉央这还没说话呢,云礼反倒是笑了起来。

“你这小丫头倒是有意思,放心吧,一会儿你就知道我们是谁了。”

云礼说完,也不等两个小朋友反应,一手把云沉央抱了起来,转头就走。

秦子涵在后边插着腰,鼓了鼓嘴。

“真是的,这人怎么这么小气?我还没来得及问人家那姑娘叫什么呢,就把人给抱走了。哼,红袖,回府!”

秦子涵还念叨了一句,又看了看在地上躺着的男人。那男人似乎也觉得自己没脸面了,从地上爬了起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秦子涵以及离开抱着的云沉央。

云沉央:……

又回了马车里,看着云沉央一直抱着那个匣子不肯撒手,就连刚刚她都不肯放下,云礼更好奇了些。

“央儿这匣子里装的到底是何物?一路上当成宝贝不肯撒手。”

云沉央知道该揭晓谜底了,瘪了瘪嘴,一脸不舍的看着小匣子,云礼被她脸上丰富的表情逗的快憋不住笑了,云沉央这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唉~要不是父皇是天底下最好的父皇,我都不肯告诉您呢,这可是连我母妃都不知道的呢!”

云沉央这么一说,云礼的心情顿时就变得好了许多。

嗯,这丫头前三年可是多亏了明妃的照顾,在这丫头心里,明妃必然扮演了极其重要的人生角色。听着明妃不知道的秘密,云礼的心情诡异的好了许多。

随着云礼的好奇心增长,云沉央的一双小胖手慢悠悠的打开了匣子,里面不过是几块银子和两三颗金花生,还有一张五十两的银票。

“宫女姐姐说,宫外还有卖的一个叫冰糖葫芦的东西,好吃的紧。央儿从来都没吃过,就一直等着呢!可是她说冰糖葫芦很贵,央儿就一直攒着钱,也不知道够不够。”

听着女儿的话,云礼心软得一塌糊涂。

“不过既然央儿最爱父皇了,那央儿也请父皇吃个糖葫芦吧。”

云沉央拿出来了一颗金花生,想了想,又拿了一块银子,一脸不舍的送到云礼面前。

“请父皇吃糖葫芦!”

台台做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