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我靠美食养崽盘摄政王

第20章 男子汉要自己洗澡

这边儿莫予书脸红红的,偏偏还不敢动。

而秦晚词,完全没有那个自觉,擦完了就把水盆塞了过去:“洗洗吧。”

一旁假装专心吃面铉一呛了一下,这个水盆,貌似是和几天前洗抹布的是同一个?

铉十八和铉十九头埋的更深了,他们可是早就知道秦姑娘是个活的比较糙的姑娘。

铉一则是直接起身就把水盆接了过来,然后笑道:“吃饱了,我得先洗一把。”

然后也没看他主子的脸色,直接把水用了,处理好了,才把盆子送到后厨。

秦晚词看到铉一来送盆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呵!

好像家里那三只小的也有这毛病?

圆圆是她陪着,小女孩儿性子疏阔,从来不言语,玩儿水玩儿的开心。

满满和团团,每晚被铉十八和铉十九伺候着,洗澡的时候,擦脸的,擦头的,擦身体各个部位的毛巾都是新的,澡豆,香精,胰子,药油等各种东西都不缺。

就这?

还体验民情?

秦晚词面上不显,看到三个孩子都不知道跑哪里玩儿去了,身后肯定还是有人跟着的,也不担心。

扭脸笑盈盈:“我这里忙,小店也腌臜,就不留几位了,明天早点儿来吃饭啊。”

“哎,好的,明儿见秦姑娘。”铉一也赶紧躬身应了。

转身,自己鼻子就差点儿被撞歪,秦晚词已经直接关了后厨的门。

然后他才有些后知后觉,这是,得罪了大家都看好的女主子了?

他有些不敢抬头了,果然,自家主子端坐着,但是全身冰寒,这个位置的自己就要被冻结。

出门坐上那不起眼的马车,到了府邸,吩咐侍女安排洗漱。

精致的小铜盆,侍女们举着玉质的托盘上放着胰子、香精等物品,头低低的,漏出了洁白的手腕,仿佛主子洗脸他们都可以伸手帮忙的样子。

莫予书看了眼:“都退下。”

“主子……”铉一有些为难。

“退下!”

“是”。

这是生气了。

铉一摸摸鼻子,其实主子确实没那么多毛病,他和主子曾经在西北境驻守了两年多,边疆苦寒,也没有条件这么奢靡。

这是京城所有富家子弟都是这个做派,主子回来也不能格格不入啊。

结果在院子里就看到了九荒,九荒就那么看着他。

“大管家啊,这么晚了还搁这儿赏月呢?”

九荒就那么看着眼前的铉一,见他真的什么反应都没有,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还兄弟呢,身上那香浓的卤肉味儿被风吹过来,竟然不知道给自己带回来一份!

哼!

友尽!

莫予书洗漱之后,又到了后院,和自己的母亲请安。

莫夫人坐在佛堂,刚刚四十岁的模样,头发却已经有些花白。

“听说宫里陛下感染了风寒,那你能不能将团团圆圆接回家里住几天?”

她问的小心翼翼,眼里都带着一丝愁苦。

她嫁的是晋国三军之一的威远军大将军,威远候莫少天,她儿女双全,一辈子没吃过苦。

最难的,也不过是夫君孩子在边关打仗的时候,她在家里提心吊胆。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儿子战死,儿媳走了,添了那么一对儿可爱的龙凤胎,她却根本就没见过几面。

说出去是皇家天恩浩荡,可是于她而言,一直都在离别。

莫予书看着眼前的母亲,一直冰冷的表情松动了一些。

“母亲,那是皇家天恩,但是,我会尽量安排你和那两个孩子见面。”

莫夫人猛地点头,然后拍了下莫予书的肩膀:“苦了你啊孩子。”

莫予书曾经也是鲜衣怒马少年郎,可是在两年前,却只能冷着脸,承起了这天家恩惠,从此没有同好,没有朋友,当了如今这冷面王爷。

明明他曾经不是这个样子的,却不得不戴上如此的面具。

“不辛苦。”莫予书扯了扯嘴角,却笑的生硬。

等看着莫夫人慢慢睡去,莫予书才离开,拉着母亲贴身的赵嬷嬷询问母亲最近的饮食起居。

“我看母亲消瘦的厉害。”

赵嬷嬷本身就是莫夫人的陪嫁丫鬟,嫁了出去之后,又回到了昔日主子的身边儿,主仆情分非比寻常。

“主子她,听说……”赵嬷嬷顿了一下,然后手指了指皇后的方向:“病了,便有些茶饭不思,今天就吃了半碗粥,喝了一盏汤。”

茶饭不思,可不就消瘦了么。

莫予书忧心忡忡,然后忽然想到白天秦晚词提到的那个可以带走的比较方便的吃食,便道:“明天中午我买些外面的吃食回来,嬷嬷母亲空着肚子便好。”

赵嬷嬷眼睛亮了亮,点了点头。

只要能让夫人吃一些东西,她心里也开心。

随即莫予书又回到了书房,手里拿着一沓画纸出神。

若是秦晚词在此,一定会惊讶,那些正是她用烧过的炭笔画出来的图。

又那个奇怪的火锅,有小叉子,还有满是窟窿的漏勺,最下面的,是一份木质的桌椅,正是如今小店里面的那套。

画纸上,还仔细的标注了尺寸和细节。

她有秘密,还有她多次提到的家乡,她可能是异乡孤魂,可是,她也从来没有瞒着自己。

坦诚又率真。

而此时在秦晚词的那个二进的小院子,她第一次拒绝了两个铉的帮助,而是在前面的一个专门用来洗浴的房间,将水打好,看着眼前的两个男孩子。

“这么大了男子汉,还不会自己洗澡?”

门外的铉十八和铉十九都惊了,奶娃娃?男子汉?

自己洗澡?

他们的身份,一辈子不会自己洗澡也没关系的啊。

团团抿着嘴唇,满满则是有些懵,然后看着那个澡盆子小手都扒了上去,探着小脑袋往里面看。

“自己洗……”

秦晚词听了,笑着,两下就把满满的衣服都给扒了,然后直接把他扔进了水里,笑容十分甜美,动作十分粗鲁。

然后俯身看着团团:“团团,有些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这么大了还得一群人伺候着才能洗澡,可是你看到其他的孩子……”

团团咬着牙,自己脱了衣服爬了进去。

门外守着的铉十八十九:……

主子,您是我亲主子!

澡豆呢?布巾呢?那啥……呢?

他们的表情有些好看。

两个孩子自然不会洗澡,好在他们也不那么脏,玩儿了一会儿水,然后还学会了合作,互相帮忙,很快就洗完了。

看水凉了,秦晚词才把团团先捞出了出来,快速又敷衍的擦了一把,然后扔到一边儿让他自己穿衣服,接着,又把满满捞了出来,用的同一条布巾。

门外的两人懵了,愣了,眼神有些悲愤,又带着认命,砰的一声撞到了窗户上。

老大,以后您就是亲主子!

曲弦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