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制霸了太子后宫

第23章 他的妻子只能是本小姐我!

陆双双:“相逢即是有缘,萧将军,你看咱们能在此时此地相遇,还一起破了个案子,这说明,咱们之间的缘分不浅,不如我做东,请萧将军吃饭如何?”

撩小哥哥嘛,总得拿出点儿诚意才行。

陆双双想了想在原先那个世界撩汉的方式,心中难免有些感慨。

这没WiFi没流量没手机的,就连加个好友都做不到!

只能用最老土的方法了。

萧如风皱眉,说:“这位公子,我们不熟!”

说完,迈开大步与陆双双擦肩而过。

不管萧如风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陆双双有种自己被嫌弃了的感觉。

这是在太挫败了!

“等等,小哥哥你别走啊!”陆双双没有那么容易就被打败,很快又精神抖擞地追上去。

前路被挡住,萧如风皱眉看着对方:“公子,你还有什么事?”

陆双双笑得十分狗腿:“小哥哥你要去哪里?我正好没事,咱们可以同行呀!”

“抱歉,不便!”萧如风惜字如金。

“你都还没有说要去什么地方,怎知道会不便?”陆双双缠功上来了,开玩笑,好不容易出宫一趟,就遇到个想要卖身葬父接近男配小哥哥的人,可想而知,她没出来的时候会有多少人眼馋这块“大肥肉“!

她要是不赶紧在小哥哥心目中留下点痕迹,那这一趟岂不是白出来了嘛!

“说了不便就是不便!’'萧如风身体一侧,换了个方向错开陆双双继续走。

“误俟误,这位公子,你别走啊,你走了,一会儿衙门的人来了找谁去?”有吃瓜群众在后头喊。

“甲乙丙丁,你们不管谁留一个在这里看着!”陆双双不耐烦地说道。

说完,几又不管了。

“小哥哥,我难得出来一趟,咱们交个朋友吧?我叫陆霜!咱们这个有缘分,拜个把子吧!”

没有回应。

“小哥哥,你这身衣裳真气派,在哪里做的?也给我说说我也去做一件吧!”

还是没有回应。

情急之下,陆双双突然道:“小哥哥,你都不觉得奇怪吗?刚刚那个摆摊的,明显是想巴着你不放,她接近你目标肯定不单纯!要不是我从天而降英雄救美,你只怕已经被这样那样了!”

萧如风上下打量着陆双双:“那么,公子你接近我又是因为什么?”

“...…什么?”陆双双不由一顿,几乎是脱口而出:“我自然是喜欢你呀!”

这话让太子派来的侍卫还有萧如风等人都跟着一震。

一个大男人,对着另外一个大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

说出我喜欢你这种话来,这.....这简直就是有辱斯文!

在景朝,好男风可不是件多光彩的事情!

跟在萧如风身后的人义愤填膺:“干什么,你给我老实点!”

“少爷,主子说了,要您在外头记得分寸!”老丙突然幽幽提醒道。

陆双双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还顶着个大老爷们儿的身份呢。

用男人的身体去追坠人家,好像确实有点容易让人误会。

陆双双于是尬笑,扳直了脸义正言辞的说:“你胡说八道写什么呢!我,.....就是有种对于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而已,你往哪儿想?”

刚刚吃着路双那人不满地哼了一声,不过脸色要比刚刚好了不少:“我们将军是景朝的答应性,又哪里需要你这么个闲着没事儿吃饱了撑的的人瞎操心!”

“老三!”萧如风一声令下。”我们赶紧正事要紧。”

被称作是老三的男人这才什么话都不说了。

“告辞。”萧如风很是好脾气的说道,然后,就非常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徒留陆双双一个人在原地发愣:她这是.....被她的男配小哥哥讨厌上了?!

那怎么能行?!

陆双双看起来就像个斗志昂扬的老母鸡,恨不得自己下一秒就能有所改变,然后,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萧如风的面前。

陆双双学乖了,这回跟踪的时候,没有靠的太近,跟了一会儿之后,便明白了一件事:“这萧将军,他该不会是

想进宫面圣的吧?”

如花小声地说道:“小姐,应该是这样的没错,人家萧将军现在可是精英人士,家中还有不错的生意,这些足够他娶一个很不错的妻子了。”

“我呸!他的妻子只能是本小姐我!”陆双双莽着脸纠正道,“你这丫鬟怎么回事,这还没怎么着呢,你就胳膊肘向外拐了!”

如花不敢惹陆双双生气,说了句没有之后,又赶紧说:“小姐小姐,其实,奴婢突然觉得,萧将军会对您不假辞色,兴许是因为您现在是一身男人的装扮的缘故,您不如赶紧回宫,换回女子的装扮,兴许,萧将军就能对您另眼相看了呢?”

这不过是如花害怕陆双双在外惹事,想让她赶紧回宫的权宜之计罢了,但是,陆双双听后,还是很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你说的好像有些道理.....“陆双双看着繁华的白虎大街,到底是穿书以后第一次好好逛街,她其实是有些不想就这么结束这趟出宫之旅的,但是想到男配小哥哥,陆双双不由狠了狠心,“那,咱们赶紧回去吧!”

如花终于松了口气。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来,又急急忙忙的回去。

回到宫里,侍卫们自然忙着去给墨承乾禀报今天在外头所发生的事情,而陆双双,则带着如花回到宫里,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换回香喷喷华丽丽的女装,再次朝着墨承乾的书房赶过去。

而此时在书房里,墨承乾也刚刚听完了侍卫们的禀报。

“你们说,太子妃她立马就鉴别出那卖身葬父的女子不对劲,并且还明确指出了尸体的异常?”墨承乾神色幽深地问道。

“是,太子妃似乎对那女子非常了解,且抱有敌意,至于尸体.....太子妃似乎对人体的一些伤势构造之类也有所涉猎。”侍卫恭敬的说道。

一般闺阁女子,即便识人在准,那也只是识人的功夫罢了。

可太子妃对于那具尸体,却表现出来的状态却明显跟其他女子不一样。

其他女子,通常而言,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会觉得无比晦气,尤其是像太子妃这种身份高贵的女子,按理说,更加不待见一具潦倒草民已经有些腐坏的尸体才是。

闻木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