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制霸了太子后宫

穿书后,我制霸了太子后宫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章 你可闭嘴吧你!

陆双双可谓精神抖擞。

萧如风深深地看着陆双双,说:“你若最后证明不了呢?你准备如何对待她?”

陆双双生怕下一秒心心念念的男配小哥哥就要说他要接手之类的话,于是赶紧保证:“那我就当场给她一百两银子,让她安葬自己的父亲,并且承诺不会再纠缠她!”

开玩笑,就算证明不了什么,她也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有跟男配小哥哥住在一起的可能!

“小女子走投无路不得不卖身葬父,这位公子尚且要过来胡闹,即便给了我钱,焉知事后不会再伺机报复?”

那女子自然也不傻。

她的目的不过就是为了跟萧如风扯上关系,如果有人给了她一百两银子,那就意味着,她有钱了,不用再卖身葬父了,那还怎么进入抚远将军府?

“将军,您帮帮妾身吧,这位公子不是妾身能斗的过的,妾身实在是不愿意委身于他啊!”

“委身个毛线啊委身!’'陆双双翻了个白眼,“我说姑娘,你也不看看自己究竟长什么样子!”

“什,什么?”那女子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我们家婆娘,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儿有身段儿,关键是,娘家实力雄厚,她自己又饱读诗书,还特别贤惠,从来不会善妒,我就算真想纳几个小的,也绝对会找那种容貌美丽,并且岀身和修养、学识都很不错的那种女人,至于你.....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看上你?”

“你这人,你怎么.....你凭什么瞧不起人?”那女子脸上终于多了明显的除了委屈和可怜之外的表情,露出自己的不满和厌恶来。

“我就是说了一下事实而已,这怎么就瞧不起人了?你说你是长得如同天仙下凡了,还是学识渊博见识不俗,还是有着得力的娘家?一样能拿得出手的都没有,不然的话,你也不用在这里摆摊卖艺了。”

“我是卖身葬父,不是摆摊卖艺!”那女子咬牙切齿地强调。

陆双双摆摆手:“本质上都是一样的,都是拿出些能吸引人的东西来吸引旁人,让旁人出钱,不过人家拿出来的是自己的手艺,而你拿出来的却是你自己个儿!”

见那女子又有话要说,陆双双素手一指,直指那女子:“别急着反驳,听本少爷说完,你要是还能说出个所以然来,那也不退啊!”

那女子自然不会就这么乖乖地听话,幵始哭哭啼啼打可怜牌。

“在哭哭啼啼之前,你还是先回答我的问题吧,你的父亲,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去世的?嗯?”

那姑娘用袖子捂着半张脸,说:“我已经说过我爹身染恶疾才去世的,这位公子,你即便对我不喜,也请不要那我亡父说事儿,就让我爹安安静静地走吧!”

“这位公子,你这样,是不是.....'‘萧如风犹豫着开口。

陆双双赶紧抬手,将他的嘴巴一捂,余下的话,就被他全部给咽回去了。

萧如风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嘴巴上传来的带着些许浅淡香味儿的温度让他心中说不出的慌乱。

不知怎么的,萧如风就觉得,这点温度,简直比面对千军万马还要让他紧张!

陆双双并没有注意到萧如风的异样,她说:“萧将军,刚刚不是说好了吗,耐心一点好不好?”

萧如风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嘴唇碰触到陆双双的手心,这让他整个人都不知道手脚该怎么放好了。

那女子心有不甘,突然眼中闪过怨毒之色,委屈巴巴又底气十足地说:“你一个大男人,竟然对萧将军拉拉扯扯,实在不成体统!我知道了,你之所以针对我,是因为萧将军对不对?你怕萧将军怜悯我,所以,你就嫉妒了!这位公子,你不觉得你这种想法非常让人恶心吗?!看你穿的人模人样,没想到你竟然是个断袖!”

“什么,这小公子竟然是个断袖,还是觊觎咱们抚远大将军的断袖?”吃瓜群众们沸腾了。

不知有谁义愤填膺地高喊:“可恶,萧将军在前线保家卫国那么辛苦,这混蛋竟然敢打萧将军的主意!街坊邻居父老乡亲们,咱们不能就这么放了这个小子!”

再然后,很多人都十分不满地朝这边走来了。

陆双双差点没控制住自己心里的吐槽欲。

三言两语就被白莲加绿茶双拼的摆摊女给牵着鼻子走了,你们未免也太好哄了点儿?!

“放肆!不得对我家公子无礼!”甲乙丙丁龙睛虎眼地将陆双双给围了起来。

甲乙丙丁四个人身上都是真刀真枪的真功夫,普通人也就看个热闹,但是,萧如风这种在沙场上动真格的人,自然一眼就能够看出门道来。

“你究竟是何人?”萧如风审慎的打量着陆双双。

“好人!我是个嫉恶如仇的大好人!”陆双双连忙给自己定标签,“你看我身上的衣裳打扮,再看看我的四个随从,我真不是那种在大街上随便看见个女的就见色起意的人啊!”

她这一身行头低调奢华有内涵,真正识货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其中的门道来,相信萧如风堂堂一个大将军,自然也能看得出来。

而能让甲乙丙丁这样的人做自己的随从,这就意味着,她的出身肯定不差。

有钱,有品位有眼见,地位还高,自己长得也十分俊俏的男人,除非是被人强行降智了,否则的话,是真的不至于眼光那么狭小,随便在街上遇到一个长得一般的女子就生出歪心思。

所以,她的话是可信的!

萧如风于是说:“那你的意思是,你觉得这位姑娘不是好人?”

陆双双点头:“原本不确定,但是这会子已经能非常确定了!地上躺着的这具尸体,绝对不是她的父亲的,我怀疑,这女子有盗窃尸体的嫌疑!”

那女子眼神十分吃惊:“你胡说,这就是我爹的尸体!”

陆双双胸有成竹地冷冷一笑,反问:“哦?那我问你,你说你蓼卧病在床许久,是也不是?最后是自己病死的,是不是?”

“当然!”那女子有那么一瞬间有些犹豫,不过,却还是十分肯定的回答道。

陆双双笑着问:“除此之外,没有你口中所谓的父亲,没有受过其他磋磨?”

那女子这回毫不犹豫了:“我得怎么可能受过磋磨!这位公子,你......”

闻木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