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傲九天

第209章 红颜无情

庄无法的心很痛,好像万千利刃劈斩在心脏上,血淋淋。

扑哧扑哧……

庄无法背负闪电翅,极速后退,屹立在一方天空,眼神复杂,看着昔日的同门,昨天的兄弟,今天的至交,他难以做出抉择,手中的剑根本不能力劈而下。

“少年人,即以发生,就要英勇面对,逃避始终不是办法。”血色长空中,那道躯体残破的身影俯视着庄无法,声音低沉冰冷,充满了魔性。

“你休想控制我的心神!”庄无法陡然一怔,自血影的声音中感到了一种异样力量,蔓延着自己的呼吸,竟然要达到内心深处,影响自己的心智,所幸明堂内金灯有感,摇曳出一层金色涟漪,将其化解。

“不简单啊,看来你也是一个拥有大机缘的人。”血影身上赋予了铜骨中女子的意念,瞬间洞悉了庄无法身上隐藏有秘密:“迈过面前门槛,你有为我做事的资格。”

闻言,庄无法冷笑,对方至始至终都在告诉自己是否有资格为其做事,他感到这件事本身就很可笑,道:“你完全了,并非我是否有资格为你做事,而是你配不配让我帮你,从你目前的变态行为看来,我没必要替你做事。”

“少年人,你知道在说什么吗?”血影俯视着大地,一双血红的眼珠子瞪着庄无法,声音中夹杂着怒气,似乎不能容忍少年的话语。

庄无法冷笑道:“现在是你寄居在我的铜骨中,一旦离开地下世界,你将再次沉睡,你需要苏醒,需要觉醒曾经的记忆,需要重生于世,你就应该有请求者的态度,而非现在的倨傲。别忘了你现在的处境。”

“少年人,你就不担心我现在把你抹杀?”血影携带着铜骨中女子的意念,沉声道。

“你大可抹杀了我。”庄无法道。

自从在古铜山得到这块铜骨后,他就知道此骨只属于自己,别人根本不能掌握,即便现在神秘女子控制了铜骨,可也是暂时的,铜骨与庄无法的联系根本就没断过。

这块得自古铜山的天骨,好像庄无法身体的一部分。

“你很聪慧!”那道血影说道:“我言出必行,你只有迈过这道坎,才有资格从血色修罗界中走出去,不然就葬身在此,永远陪伴我吧!”

“轰”

突然一声巨响,滔天的血雾涌动,把这里的所有人都笼罩了,这片世界再也见不到一点祥和,呈现出来的是血腥与杀戮气息。

锵锵锵……

斗宝锵锵耳鸣,来自各方的少年强者都瞄准了庄无法,在谢凌晨的唆使下,形成了一股洪流,朝着庄无法颜面击杀了过来。

“哼!”

庄无法别无选择,鼻腔中发出浓重的冷哼之音,抡动着神农鼎主动砸了过去。

铛铛铛……

火星四溅,斗宝与神农鼎撞击,爆发出狂野的能量海潮。

当然,神农鼎虽不能发挥出真正威力,可自身却沉重如山,挥动间,成片的斗宝崩碎,更是有数名少年强者在神农鼎的镇压下化成血雾,灰灰湮灭。

“杀!”

面对人潮,庄无法选择了无情杀戮,眼前的少年早就对自己的虎视眈眈,即便不走进血色修罗界,在地下世界的某一个时刻,也会袭杀自己,对于这些居心叵测的人,庄无法不会有丝毫怜悯心。

这一刻,庄无法如同跨越宇宙洪荒而来的少年魔神,黑发飞扬,一手抡动神农鼎,一手劈斩断剑暗电,头顶上出现一只洁白如玉的上苍之手,身前身后八片古老世界虚影旋转,眉心本源骨金光漫射,我本射日弓发威。

轰!

神农鼎隐隐发光,比山岳还要沉重,轰击过长空,把两个来自冥岭的少年砸成血雾。

铮!

剑鸣浩瀚,剑光璀璨,皇剑、天王图、鬼阵交织,纵横击荡,避开浓重的血雾,绞杀向前,顿时就有六个天脉四境的少年支离破碎,炸开了身体,魂飞魄散。

砰!

上苍之威弥漫,洁白的光倾泻,上苍之手宛如一片天宇,又似天庭中矗立的仙碑,拥有摧枯拉朽、破除一切的无上威力,拍击而过,一片天脉三境与四境的少年炸开了身体。

轰隆隆……

庄无法运转神引奥义与天杀经,天地八极的荒气涌来,八极力量汇聚,八片古老的世界盘旋而出,无差别的攻击向四面八方,挡住了一群掩面杀来的强者。

“杀”

庄无法杀气冲霄,黑发乱舞,他化身成了一尊无上杀神,冲过浓烈的血雾,杀进了天脉五境的少年中。

咻咻咻……

我本射日,来自李三堂的本源斗术,庄无法眉心本源额骨发出金光,凝聚成了一副金灿灿的长弓,法力凝结成璀璨的箭矢,拉成满月,不断射出。

噗噗噗……

我本射日箭破开一切,把几个天脉五境的少年强者从心脏出射穿,胸前背后通透,鲜血喷溅向四面八方,尸体坠落长空,死亡气息弥漫向四野,惊住了很多人。

然而,这些少年们早已失去了理智,眼睛通红,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击杀庄无法,得到无根至宝。

庄无法浴血奋战,他的心渐渐痛起来,因为他发现曾经的亲人、兄弟、红颜紧紧盯住了他,眼中杀机浮现,宝体生辉,也要向自己展开攻击了。

“我必须要尽快把眼前的危机解决掉,不然将会很被动。”庄无法心中思量,对于曾经的兄弟、亲人、红颜、长辈他都做不到斩尽杀绝,而且那些人的修为一点都不弱于自己,战斗力更是惊人,可给他带来天大的威胁。

“小崽子,今天你非死不可,让你也体会一下亲人的背叛,兄弟的反目,红颜的无情!”谢凌晨背后冲起滔天的黑浪,杀机浩瀚如海,一双眼睛充满了怨毒之色,他站在另一方,讥诮的看着庄无法。

“哼!”庄无法冷哼道:“这里不过是血色修罗界,他们不过是受了影响,纵然联手对付我,我庄无法也能从容化解,你以为自己的阴谋能得逞?”

庄无法明了,谢凌晨身上亦有一丝铜骨中女子的意念,故意干扰自己的心神。

此时此刻,庄无法觉得血色修罗界中的很多人都不是真实的,铜骨中的女子再逆天,也不可能拘来这么多现实世界中的人,从那些人的表情就可窥见一二。

但庄无法也十分确定,梵音仙子、叶孤白云、荒帝、恒越、红韵、火宇、秦梦瑶这些人在血色修罗界中都是真身。

“如何化解?”这是庄无法必须要面对的问题,不容回避。

“必死之局,你断难化解!”谢凌晨的声音冰冷。

“嘿嘿……”谢浩在谢凌晨的黑色浪潮着阴笑连连,道:“庄无法,你若想不死,就要杀了自己的兄弟、红颜与亲人。而要他们活下去,你就必须死在他们的手中;你不是一向看中亲情、兄弟情的吗?在生死面前,我倒要看看你做出何种选择。”

“你倒是做出选择啊?”谢凌晨冷笑,他的声音充满了一种魔音,干扰庄无法的心绪。

哧……

明堂内金灯摇曳,涟漪扩散,那种入侵而来的魔音瞬间消失,庄无法心思明亮,道:“你们打错了算盘。”

噗噗噗……

说话间,庄无法展开的疯狂攻击,斗术层出不穷,擒龙手一出,龙啸之音铺天盖地;唤魔印碾压过长空,隆隆之音宛如天雷炸开,天脉五境的强者面对唤魔印,也被击得横飞而起。

嗤啦……

一道雪亮的剑芒映照得血色世界明堂如白昼,来的太迅捷了,直接从庄无法的背后力劈而下,锋利的剑气要把他切开。

这一刻,庄无法背脊冒冷汗,感到了剧烈的危险,劈来的剑芒太熟悉了,居然是剑阁的刹那剑法。

嗖嗤——

庄无法化成一道银色的闪电,险之又险的避开,可锋利的剑气依旧把他的一缪长发斩落。

“连仲师兄……”庄无法看清杀向自己的人,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极其英挺,正是简道临的弟子连仲,亦是庄无法在剑阁亲密无间的好师兄,可他却向自己动手了,展开了致命一击。

连仲眼神血红,杀机涌动,他盯着庄无法的眼睛不带一点感情色彩,手中的剑好似化成了无情的魔锋。

闻得庄无法的话,连仲面无表情的道:“我才是剑阁第三代的大弟子,才有资格继承剑阁,因为你,我失去所有,今天要拿回来。”

“连仲师兄,你醒醒!”庄无法大声喝道。

然而,连仲如同魔化,不顾一切冲杀向庄无法。

庄无法背负闪电翅,银辉散落,一退三百丈,差点遭到另一个天脉五境强者的疯狂袭杀。

这些人虽然强大,可受到血色修罗界影响后,动作比较僵硬,庄无法才能应付。

他不可能击毙连仲,纵然对方十有八九为神秘女子演化出来的身躯,他也不忍心。

铮……

剑鸣声如嘹亮的歌声,又一道剑芒斩破了长空,从天穹中坠落下来,要刺穿庄无法的头顶。

庄无法脚下出现两抹亮光,化龙步施展到极致,一下子侧移了出去。

一道娇美的身影从血雾中冲杀出来,她身段婀娜,秀发飘香,曾经为庄无法施展过针灸,过庄无法健美的身躯,她正是剑阁一心沉浸在药道中的清灵少女詹小月。

“小月师姐,你怎么能对我下杀手呢?”庄无法的心越来越痛,曾经最亲的师姐,竟然朝自己出剑了,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让人心痛的事吗?

“登徒子,昔日我来给你扎针,你却猥亵于我,今天一定要斩了你。”詹小月玉颜清冷,以剑指着庄无法,娇躯内澎湃出旺盛的杀意。

“师姐……”一股股刺痛蔓延向庄无法的四肢百骸,他感到了事实的无奈。

“小崽子,你知道什么叫红颜无情了吗?”谢凌晨狂笑不止。

庄无法眼神如炬,扫视着周围剑阁的人,曾经对他百般呵护的长辈都神色清冷,身体中还流转着杀意,根本不是庄无法曾经朝夕相处的人。

面貌一般,可那种神情却全然不同。

“左右我的心思,你休想!”这句话,庄无法是对着铜骨中的女子所说。

秋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