孪月

第152章 第二十幕 ? 青湾之殇 ? 四

樊真立刻下令停船,随后亲自带队下水去救人。然而当他与一众水手七手八脚将那落水者重新拽上船时,却发现其竟已气绝多时!

“这不是鲁乐么?他可是水性一等一的好手,怎会这么快便被淹死了?”

樊真立刻认出了死者的脸,蹲下身去仔细检查起来——鲁乐身上除了大大小小的擦伤之外,并无致命伤口,却是口唇青紫,双目暴突,的确像是于海中溺毙的模样。

“樊兄,结论可别下得太快了。若真是落水而亡的人,小腹定会鼓涨起来,手脚也会浮肿起皱。恐怕,此人的死因另有蹊跷!”

刚刚安顿祁子隐睡下的冷迦芸此刻也循声来到了甲板上,却是附在男子耳边轻声道。眼下时近人定,甲板上光线愈发昏暗,根本难以看得真切。一番商量之后,二人决定先将那名唤作鲁乐的水手尸体抬回舱内,再借着灯火仔细检查是一番。

果真如女人所言,当他们将死者浑身上下的衣物皆数除去之后,方才看见其肚腹上的血脉纷纷自皮肤下暴凸起来,泛着可怖的青灰色。用小刀划开皮肉之后更是清楚地瞧见,血管中的血,竟全都变成了粘稠如米粥一般的糊状物!

“据我所知,澶瀛海深处有种名为毒鲉的鱼,背上生着七根细长的背刺。只要被其刺伤,只消眨眼功夫便会呼吸寸断。而中毒后的症状,便是浑身血液粥化。这种毒鲉不易捕获,更无几人知道其存在。我也是在许多年前从百里口中听说过它,方才知道此物的厉害!”

紫衣女子紧盯着尸体,过了许久方才再次开口道。然而她的一番猜测,却令樊真登时变了脸色:

“冷小姐的意思,是这船上有人故意毒死了鲁乐?!”

女人点了点头:“你瞧这伤口深处的肉色已经变黑,定是中毒不假。只不过——岛民之中似乎不太可能有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也绝对没有这个本事——我们还是先将中毒之事保密,暂时对外称鲁乐是溺水而亡的便好。”

“这怎么能行?事关舰上数百人的安危,万一那凶手继续下毒杀人该怎么办?”

个性直爽的樊真当即表示不可,摇着脑袋嚷嚷起来。冷迦芸见状立刻上前,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你轻点声!凶手之所以选择在此时抛尸入海,自然是为了掩人耳目。如今对方在暗我们在明,唯有暗中调查,尽快将其找出来方是上策!”

冷迦芸如是说着,眉头却皱得更紧了。她心中隐隐觉得,今夜这名凶手杀人,只不过是为了验证毒鲉的毒性罢了,而其真正的目的,却尚未可知。

更令女人感到棘手的是,而今并不能确定凶手究竟是用何物行凶的。而那用来下毒杀死鲁乐的凶器,十有八九也已被其抛入了茫茫大海,根本不可能寻找得到。

于是,不等樊真再说什么,急于抓住凶手的冷迦芸便紧绷了神经,着手于船上寻找起蛛丝马迹来。很快,她便在舰艏左舷附近寻到了率先发现鲁乐落水的那名水手。毕竟每夜巡哨之人皆有名册登录在案,应当不会有奸细混入其中,其口中说出的话也较为可信。

对方似乎对女子再次盘问自己感到有些惶恐,惴惴不安地问道:“鲁乐的事情,小人此前不是都已经同二位说过了吗?难道你们是在怀疑小人不成?早知如此,今夜我便不该答应来做这巡哨的活计……”

“问你什么便答什么,哪儿来这么多废话!”

樊真性子急,眼见着对方连声叫冤,登时便瞪起了眼睛。东黎女子却抬手示意他不可莽撞,进而使出于迦芸斋中练就的套话本领,笑着凑到了那水手的跟前安抚道:

“其实我们只是对当时的详细情形比较在意。如今舰上毕竟是死了人的,若是因为意外而致鲁乐落水,也总得查清楚原因。否则万一再因此致人坠海,无论受伤或是丧命,都是个极大的隐患。况且眼下子隐仍有伤在身,我二人多替他分担一些也是应该的。”

见面前的女子一副好言相商的模样,水手也便渐渐放松了下来:

“冷小姐言之有理。不过小人以为,应当不大可能是个意外。因为我巡哨时看得很清楚,鲁乐自始至终都安静地靠在船舷旁,似乎在吹海风透气,却突然毫无征兆地一头便栽到海里去了。”

“那他此前又是从何处走上甲板来的?”

“这我倒是没有太在意了。只记得当时见他行至船舷边的时候,仿佛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地,站不太稳。”

“当真是喝醉了酒么?!”

冷迦芸与樊真对视了一眼,心中忽然咯噔一声响——舰上便只有两个地方会有酒,一是作为压舱的货物堆于船底,二是由伙房每日限量向水手们供应。而船底货仓的钥匙一共便只有两把,其中一把由樊真保管,另一把则在祁子隐的手中,闲杂人等绝无可能进去。而若是有人故意在酒中下毒的话——

女人不敢再想下去,赶忙谢过了对方,三步并作两步又朝伙房赶去。

逼仄的隔舱里充斥着水手身上的汗臭与酒菜的香味。两种气味混合在一起,就仿佛是一头扎入了一大桶已经放馊了的泔水里。时值午夜,只有零星几人仍未回舱休息,冲入门内的女子登时令他们全都错愕地侧目看将过来。

“冷小姐,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这儿了?此间是我们这些粗鄙男人常来的地方,可别弄脏了您的衣裳。”

其中一人立刻笑着迎了上来,正是樊真的副手隶夫,负责每日船上的巡岗排哨。眼下其手中端着一盏刚刚斟满的酒,冷迦芸见状只觉得后背一凉,抬手便将酒打翻在了地上。

“冷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呀,可惜了我这最后一杯酒!”

酒在船上属于十分奢侈的存在,专供不当值的水手们消遣饮用。如今眼看着一杯美酒尽数撒在了脚下,对方不禁心疼地叫嚷起来。

“这酒里可能有毒,都不可再喝了!”

事到如今,冷迦芸也不打算再继续向船员们隐瞒下去,便将昨夜鲁乐被毒杀的事情告诉了面前之人。谁料对方愣了片刻,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紧张和愤怒,反而诧异地看着她道:

“冷小姐别乱开玩笑了。鲁乐我们可比你了解得多,别看这老小子生得五大三粗,其实根本就不能喝酒,更是向来滴酒不沾。这坛老酒我们自青湾时起便起了封,一路喝到今日。若真个有毒,恐怕船上一多半的人都早已死过了!”

“可巡哨那人分明同我们说——”

“更无可能了。今夜本该负责夜班巡哨的家伙偷懒,根本就没去执勤,而是躺在这伙房里睡了整晚。属下也是刚刚才发现他的,不信你们现在便可以当面问!”

冷迦芸还未反应过来,却见隶夫蹭蹭两步走到了角落里的一张案台边,将一名瘦小的年轻人提上前来:

“今晚隶夫大哥确实是安排我于船上巡哨的,但是我多贪了几杯醉了,便没能赶过去。后来担心被樊统领责骂,又听闻死了人,便一直躲在这里……”

“混账东西!如今舰艉巡哨那人又究竟是谁?”

樊真当即揪起对方领口,挥拳便要打将下去。而一身旁的冷迦芸听闻此言,却是早已变了脸色:

“先别管这些了,子隐他可能有危险!”

她惊呼一声便撩起裙角冲出了门去。樊真也仿佛意识到了不对劲,狠狠将那年轻人推倒在地,也疯了似地紧随其后,朝祁子隐就寝的隔舱奔去。

刚刚破门而入,冷迦芸便看见了先前故意误导自己的那个人。对方似早已料到自己的身份会暴露,正手握一柄匕首,于熟睡中的祁子隐颈上摇来晃去,捏着嗓子喝道:

“你们两个统统站住,别再靠近了!我这把刀上也淬了毒鲉的毒,若敢擅动,这位晔国少主立时便会没命!”

“你究竟是何人?”

紫衣女子生怕会将熟睡的少年人惊醒,只得低声与对方周旋起来。

对面那人却并没有立刻做出回答,只是嘿嘿笑着,以食指在眼角处轻轻抠挖起来:

“陆上之人也并没有我想象之中那般迟钝。我本以为你二人会在那群只知道喝酒的水手身上浪费许多时间呢。”

“调虎离山!你于舰上杀人,不过是为了借机接近子隐,是也不是?”

“这么说也没有错。只不过我已在你们身边潜伏了多年,而今若非逼不得已,其实也不想动手的!”

“什么叫潜伏许久?逼不得已又是什么意思?!”

面对东黎女子的质问,那人却没有再继续对话,反而加大了指尖上抠挖的力度。只听一声轻响,指甲竟是戳进了其眼角的皮下,随后一使劲,竟是将整张脸皮都从面上撕将下来,露出其下一张生着鳞片的鱼人面孔!

“我知道吃下首座给的陆洄丹会有怎样的后果,故而这些年来都依靠着这种方法来掩藏自己的身份!本来,我是打算待开春之后寻机会上陆,从此隐姓埋名再不回青湾的,谁知道,谁知道首座竟会提前发起了进攻!去年入冬的那场蛊毒,已是给你们的警告。原本你们若闭口不提寻找先民的究极之力,便什么事都不会发生,那些人也不会死!他们中很多人,同样也是我的旧识啊!”

鱼人只是在口中自言自语着,一时间竟似有些疯癫。

冷迦芸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了。原来青湾上曾经爆发的那场蛊毒瘟疫,竟也是鱼人从中捣的鬼!

“尔等又为何要阻止我们寻找究极之力?”

“冷小姐你不明白!即便你们在青湾安分守己,首座他迟早也会致所有陆上人于死地!毕竟已经谋划了多年,他决不容许自己的计划出现半点疏漏!”

“你口中的那个首座又是谁?!”

紫衣女子着实被对方的这番耸人听闻的解释吓了一跳,只觉得背后冷汗涔涔——原来那些来历不明的鱼人,非但拥有着攻占青湾的强大实力,更是一直于暗中策划着一场不为人知的巨大阴谋!

然而还不等她继续追问下去,满头满脸缠满了细布的祁子隐却是忽然醒了过来,眨着惺忪的睡眼奇怪道:“迦姐?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呢?”

那鱼人也因此而回过了神,当即于榻边跳将起来,一手抓住少年的头发,一手持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今日我是一定要将这个小鬼捉回去送给首座的,你们若是拦我,我也不在乎现在便杀了他!”

未曾想,冷迦芸却是嘴角一翘,竟拉着樊真闪开了一条路来:“好啊,那你便带他走吧!”

“不要跟我玩什么阴谋诡计!”

对面的鱼人见状突然慌张了起来,挥刀指着女子的鼻尖骂道。不料其手中抓着的白衣少年竟是突然发难,劈手便将匕首夺下,随后又使出一个标准的擒拿,将其瞬间放倒在地!

“你,你这小鬼,不是重伤未愈的么?!”

鱼人惊诧莫名,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吼起来。

少年人却突然抬起手来,将头上包着的细布尽数扯了下来。其后露出的,却是莫尘的脸!

“多亏冷小姐多留了个心眼,为免杀人者或许会趁机对子隐少主不力,于是命我提前改扮成他的模样,在此等你自投罗网!”

莫尘与樊真合力将那鱼人的双手死死箍在背后,令其分毫动弹不得。

怒不可遏的鱼人挣扎着,继续于口中高声吼道:“既成阶下之囚,你们还不快些杀了我?!”

“在我们彻底弄清你口中的那个首座究竟在谋划什么阴谋之前,你的命还有些价值!将此人押下去,派人好生看守!”

冷迦芸轻笑一声,挥袖命樊真与莫尘将人带走。谁知那鱼人的身体却突然变得僵直了起来,双眼暴凸,满布血丝!

“是毒鲉!”

紫衣女子突然反应了过来,想要出手阻止却是已经太迟了。剧毒很快便游走进入了鱼人全身的大小经脉,舱内三人只得眼睁睁看着他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弱:

“我原本……真的……不想这样。但如今……唯有……一死,我……方能解脱……”

“什么意思?你不想怎样?!”

樊真冲上去揪住对方的领子还想逼问,可那鱼人却已没了气息,再吐不出半个字来。与此同时,三人耳中也听见舱外传来一声急促的号角声,紧接着一名水手自门外闯了进来:

“鱼人大举来袭,正朝舰上爬来了!”

种大麦的狐狸

作家的话
起点非首发,全本免费。
感谢各位喜欢我的作品,更多精彩欢迎关注作者同名VX公号支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