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冷冰冰的霍爷夜里画风不对

第245章 坚持的唯一信念

李聿远因为过于激动扯到了手上的点滴液的时候,连锦瑟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按住了他的手。

李聿远几乎想也不想抬起头就咬住了连锦瑟的肩头。

连锦瑟身子痛得一抽,却没有躲开。

李聿远在尝到腥甜的味道后,突然整个人顿住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松开了力道,叫道,

“滚,给我滚。”

连锦瑟没有说话,只是坐了下来。

病房里接下来一阵的沉默。

沉默到似乎只剩下呼吸声,彼此的呼吸声。

一直到探视时间结束,李聿远也筋疲力尽地睡着了。

连锦瑟走出了病房。

李家人接她回到李家住。

她才从李夫人这边了解到具体情况。

原来李聿远和几个朋友一起去滑雪。

遇到了雪崩。

有一个朋友被埋住了。

李聿远不顾劝阻,在一处山坡处找到了已经被雪掩埋住的朋友。

在找到他之后,李聿远为了救他,给他做了人工呼吸,又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那个朋友穿上,然后又背着他在下山。

后来因为体力不支,他和他的朋友从一个山坡上一起栽了下来。

伤了腿的李聿远一直守着朋友,直到直升机搜寻到他们,将他们救回去。

但李聿远因为伤腿冻伤,目前最保险的治疗方式就是截肢。

李太太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

“没有其他的办法吗?”连锦瑟半晌后问了一句。

“他现在那条腿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只能截掉。

可是小远他说什么都不肯。

说让他截肢,他宁愿死掉。

我们实在没有其他办法可想了。

医生说不能再拖下去了。”

“不能不截吗?”连锦瑟还是重复着刚才的话。

“除非肢体能够自主运血才能尝试保肢。

不然只能加重病体的伤害。

而直到现在小远的那条腿还是没有知觉。”李太太摇了摇头说道。

“医生有说最晚什么时候要下决定?”

“下周三最晚。不能再拖了。”

连锦瑟点了点头。

就连她都没有办法接受李聿远截肢的可能,更不用说骄傲如李聿远。

可是如果这是最后的希望,那又能怎么办。

这一个晚上,连锦瑟一晚没睡。

查了一晚上的资料,打电话问国内的这方面的专科医生。

得到的结论都是,除非肢体能够有自主运血的功能,否则就只能截肢。

肩膀上的伤口很痛,扯得她的心也跟着麻痹了。

第二天一早,连锦瑟来到医院,来到病房里。

李聿远刚被护理好,躺在床上,等着医生的查房。

护士帮他盖好了被子。

只是一眼而已,连锦瑟就已经清楚看到李聿远那条需要截肢的病腿的样子。

那条腿是发黑的,如果不是她亲眼看见,她几乎不敢相信那是一个人的腿。

一个活生生的人的腿。

如果说之前上天给了李聿远所有男人羡慕的一切,

有些显赫的家世,出众的外表,卓绝的能力。

那么这一刻的不幸似乎已经抵消了之前的那些荣耀的一切。

至少对于骄傲如李聿远来说,他是完全接受不了残缺的自己。

或许时过境迁后,他不接受也得接受。

只不过那时候的他,估计已经脱胎换骨成另一个人了。

连锦瑟缓缓走了过去。

几乎是朝着那条伤腿直直地走了过去。

然后忍不住伸手触碰着,似乎想要验证这一切只不过是她的幻觉而已。

却只是一瞬间,就在她的手刚触碰到李聿远的伤腿的时候,李聿远就像触电一般,转过头来,然后死死地盯着连锦瑟。

而连锦瑟突然像被雷劈中了一般,就那般直挺挺地站在那里,看着那条腿。

似乎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是又说不出来。

下一秒,她突然转过身来,朝着门口跑去,并兴奋地喊到,

“医生,他的腿有知觉的,他的腿有知觉的。”

完全忘记了自己说的话,在这个国度并不通用。

医生和护士听到了动静,快步朝着这边赶来。

连锦瑟激动地对医生问道,

“他的腿有知觉的,可以不用截肢吗?”

医生露出了茫然的眼神看着连锦瑟,然后问道,

“请说法语好吗?”

连锦瑟这时才反应过来,她说的话,医生听不懂。

于是连忙翻译到,

“李的那条伤腿,是有知觉的,刚才我碰了,他有反应。”

医生离开走进了病房,为李聿远做检查。

可是不管医生怎么测试,李聿远的腿都是没有反应,就好像那根本不是他身上的一部分。

医生转过头来看向连锦瑟问道,

“你刚才说他的腿有知觉。”

“是的,我保证,我刚才碰的时候,他一下子就转过头来了。”

“你可以再试一下吗?”医生问道。

连锦瑟走了过去,像刚才那样碰了一下李聿远的腿,

“你有感觉对不对?”连锦瑟看着李聿远期待地问道。

而李聿远则是以看着陌生人一般看着她,没有任何反应。

“真的,我刚才碰他的时候,他是有感觉的。”连锦瑟急切地说道,急于让人家相信她的话。

“李你有感觉吗?”医生转头问着李聿远。

李聿远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窗外。

医生为了保险期间,还是让护士带着李聿远再去做一次仪器确诊检查。

最后得出的结果依然是那条腿没有任何知觉和反应。

显然神经已经坏死了。

医生跟连锦瑟解释说,可能她走进去的时候,李先生已经察觉到了。

所以当她碰他的时候,他正好转过头来,她才会误以为是因为她的触碰才让李反应,转过头来的。

连锦瑟觉得医生这样的解释也是合情合理。

可是她还是选择相信,李聿远的腿是有反应的。

虽然她也觉得自己开始有点神经质,也许是潜意识里不愿意相信李聿远要截肢的原因,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

但她却固执地选择了相信了,不是还有时间吗?

距离星期三不是还有几天的时间吗?

接下来的时间,连锦瑟几乎全程都呆在李聿远的病房里。

即使李聿远完全不理她,有时候甚至会朝着她脾气,将所有手头上能够拿到的东西,朝着她掷过来,她却还是固执地坚持着那唯一的信念。

天使变巫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