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是废物

第1章 重生了

刘飞慢慢地从梦中醒来,却发现这一切都变了。

他记得刚才和老婆吵完架,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自己躲在屋里喝闷酒。

酒不醉人自醉,两瓶啤酒就让他躺在床上不醒了。

醒来后,却发现自己来到一个不熟悉的地方,好像自己家的卧室不是这样布置的。

大学毕业后,工作了三四年都没攒下钱,先是渣男,后是渣女,直到遇到现在的妻子后,才慢慢地积攒了一部分钱。

在老婆的鼓动下,支付了50%的首付款,才拿下零号公寓的新房。

接下来,老婆怀孕,孩子出生,一连串的事情都接踵而来,整个家庭的负担都压在自己一个人身上。

慢慢地,孩子长大了,两个人的感情好像走到了尽头,几乎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老婆吵完架,直接带着孩子回娘家,而他只能在家里生闷气。

谁叫他父母离世的早,还有一个姐姐嫁的远,根本没有办法可以依靠。

俗话说: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靠自己最好。

刘飞一向不喜欢求人,也不想靠别人,只想着凭借自己的努力,一定把小家过的幸福美满。

但事与愿违,计划没有变化快,毕竟这个年代,钱难挣,屎难吃,特别像他这个即将四十挂零、事业正处于下坡路的中年男子来说,挣钱更是难上加难。

今天和他老婆吵架的原因是,老婆嫌弃他窝囊,别人家的孩子都上辅导班,而他却拿不出供孩子上辅导班的钱。

人模狗样的,还被人称为飞哥?你是废哥吧,一个十足的废物。

当初我是怎么看上你了,要长相没长相,要能力没能力。

......

一些话深深地刺伤了刘飞的心,让他在卧室里独自一个人喝闷酒,然后就重生到了这里。

之所以是重生,是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变了,啤酒肚也没有了,肚子上有六块腹肌。

虽然身高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米七五左右,但是四肢强而有力。

刘飞赶紧下床,在房间里找到一面镜子。

“我原来不是美男呀!”

刘飞感到有点遗憾,上辈子他的相貌不突出,重生过来,还是这幅老样子,仍然还不给他靠脸吃饭的本钱。

看模样才二十多岁左右,不知道自己重生的身体叫什么名字?大学毕业了吗?父母还健在吗?有没有女朋友?

刘飞对此一无所知,更不知道这幅身体为什么被他重生了?

既来之,则安之,刘飞打算先熟悉一下环境,和这家人搞好关系,摸清底细后,然后再主动出击。

刘飞拉开门,走了出去。

“刘飞!”

迎面来了一个大妈,看来有四十多岁,估计是这幅身体的老妈吧。

“妈......”

“马......马什么马,我老马是你想叫就能叫的吗?还不赶快下去干活,一大堆尿布正等着你去洗。”

这个中年大妈不是他妈,那她是谁?

他又是谁?

还有中年大妈口中的小姐是谁?

为什么要让他洗尿布?而且这个尿布是谁的?

孩子的?还是老年人的?

而他在这个家里是什么地位?

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在事情还没有弄明白之前,他所做的就是忍、忍、忍。

随着中年大妈的离去,刘飞才有时间仔细打量着这个别墅。

别墅,刘飞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套别墅,自己刚才从二楼的房间里出来的,类似的房间在二楼还有两个。

一楼大厅装修豪华,欧式家具高端气派,也比较宽敞,刚好可以填补别墅客厅空间大带来的空旷感。

大型的欧式吊灯,样式奢华贵重,墙壁上雕花和黄色调,正好营造一种金碧辉煌的感觉。

“快来帮我把拖把蘸些水,拧干后给我拿回来。”

“你......”

“你什么?你以为真是大少爷,啥活都不干吗?”

刘飞本来想问她是谁?但是被她直接堵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姑娘是谁?好像是这家打扫卫生的,一个打扫卫生的为什么都这么牛?把他既训又挖苦的。

刘飞拿着拖把进入卫生间。

“你回来,谁让你进卫生间洗拖把的,那卫生间的水不脏吗,赶快到外面把拖把洗了。”

刘飞只好出了客厅,在院子里找洗拖把的地点。

这套别墅真大呀,占地面积大约有三亩地,两千平方米左右。

“废......你拿个拖把往哪里去?”

一个六十岁老头直接拦住了他。

刘飞终于见到了第三人,让他很高兴,但是他不知道如何称呼?

刚才老头称呼他的小名,飞还是废?好像都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想知道他是谁?这个老头又是谁?

“废呀,楼上的两个人不要招惹,他们都是服侍小姐多年的老人,以后不要和她们顶嘴了,如果她们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吧!”

这话让刘飞听了很亲切,好像这个老头是他的亲人似的。

爸爸还是爷爷?

但是老头的下一句话,让他立刻断了认亲戚的打算。

“有啥事,到门口来找我老李,饭菜不好吃,但是酒管够!”

“谢谢!”

刘飞低头走过,刚才他差点出了洋相,如果再晚一点,他都要直接喊爸爸和爷爷了。

实在找不到洗拖把的地方,刘飞趁人不注意,把拖把放在泳池里,一阵搅和。

拧干后,赶紧拿到客厅里。

“废物,洗个拖把都这么慢,也不知道要你干嘛?”

“是是是,我是废......”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刚才老李说的对,楼上的两个女人都招惹不得。

刘飞刚退到门口,就看到中年大妈怒气冲冲地过来了。

“你洗的尿布哪?洗完了没有?洗完了赶紧晾上!”

“晾哪里?”

“你洗尿布这么长时间了,还问我?快到后院去!”

刘飞在中年大妈的连声训斥下,急忙后退出去,顺着墙根往别墅后面走。

在后院那里,刘飞看到一个大大的红盆里,里面白一片黄一片的,让人不敢直视。

刘飞蹲下来,仔细看了看,是孩子的尿布,而不是老人的排泄物,让他稍微轻松了一点。

童子尿,孩子粑粑,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刘飞曾给自己的孩子洗过一年多的尿布,丝毫不觉得恶心。

“仔细点,这是你孩子的尿布,用刷子使劲刷,再用肥皂洗三遍!”

孩子?我的孩子?

刘飞又惊又喜,惊的是他是谁?竟然沦落到和仆人一样的待遇。

喜的是,他竟然是孩子的爹,那这套别墅的主人,是他还是那个小姐?

咕咕噜噜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