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之群星之巅

第77章 77.图鉴收录 水君

“水君,属性,水。”

“拥有净化水域的能力,可踏海行走。”

暴鲤龙与哥达鸭拉拽着渔船向前,渡抬头远望,与快龙一起警戒着四周。

在华蓝馆主与老人的旁观下,少年手握画笔,将远处那座正塌落进海中的小岛绘于纸上。

笔线之间,一只挡在山塌前的宝可梦尤为醒目,虽然仅画出了个背影,却轻易夺得见者的目光焦点。

路秋身侧,君莎兰单手捧着宝可梦图鉴,将录音口放在前者嘴边,眉眼轻弯,似笑非笑。

记录传说中的宝可梦,是对自身学识与能力的一种肯定,给出的资料越是详细,之后就会收来越多来自学界的质疑。

但同样的,这也是加入进研究者学会时一块很有力的敲门砖,面对对方可能会发起攻击的危险,很少有人能凑近传说宝可梦去进行观察。

天赋、机遇、运气...被天王级的强者守护在身侧,这才有了路秋可以安心手握画笔的机会。

“水君行过,清水如洁光一般透彻,所以分类为全新的‘极光宝可梦’。”

像是暴鲤龙的‘凶恶’,向尾喵的‘小猫’,极光宝可梦这个称呼,是为水君在‘传说’这个笼统的概念下进行的再度分类。

如芥子兰博士的理论所说,传说中的宝可梦体内有着一部分‘自然’的力量,而这份力量间,也是有着明显的强弱之分。

据路秋所知,老人口中的海神应该泛指为两只宝可梦,一是掌控洋流与海渊的盖欧卡,一是掌控季风与天气的洛奇亚。

如果按照游戏中的数据资料进行推测,向尾喵的祈雨,其中的一部分力量很可能就是来源于后者。

至于海神这个名号到底应该落在谁的头上......

“称呼的话,就是‘北风的使者’吧。”

说起来可能会有些过分,但以水君的能力,显然是够不上‘海神’这个称呼的,除非它愿意与人类搭档,将那两个不知道睡在哪里的强大宝可梦从水沟里拽出来打一架。

“北风的使者...难道它不是海神大人吗?”听着路秋给水君定下的称呼,老人有些不理解。

路秋轻轻摇头。

见他否认,老人也没在意,捶手道:“不管了,反正它是在保护我们!”

双眼看向水君所在,目光坚定。

渔船停止,在他们身前十几米的位置上,小岛塌进水中推起阵阵浪波,水君踏足其上,在止住后续波涛的同时,自额前散发出清蓝色光彩,渐渐围着海面两侧而去,在小岛边缘升起一层洁净水幕。

“呜——”

长长的轻吟。

只见山顶上流淌下的毒流,在碰到那层水幕的一刻,堆积堵塞,再经过时,已经变成了几近透明的清水。

这一幕,令路秋对这个世界中的传说宝可梦理解深刻了几分,或许它们中的某些存在并不算强,至少...水君很可能就打不过渡的这只快龙。

但它们身上的神奇能力,在没亲眼见到过前,是用数据远远也衡量不了的。

‘真实的世界,真实的宝可梦。’

短暂的惊叹过后,路秋忽然停下手中画笔,紧接着从腰间摸出了一颗精灵球。

水君心有所感,忽而回头向身后看去。

“去吧,臭臭泥!”

“嘞...咕......”

无神的双目,身上一股刺鼻的气味。

一倍大小的概念用言语来说或许并不深刻,但普通臭臭泥的直立身高大概在成年人腰部,而路秋的霸主臭臭泥,落到海面上后,甚至比站在船上的渡还要高出不少。

叫声中带着痛苦,臭臭泥被放出来后,经过缓冲,直接张开双臂向船上的训练家扑拥而来。

为数不多的理智下,它记得这个将自己装进精灵球中的人。

‘痛......’

向尾喵喉咙里发出威胁似的呼噜声,站起身子,毫不犹豫地做起了进攻姿态。

暴鲤龙翻身入水,掀起浪花,挡下了臭臭泥的回身前进。

“暴鲤龙,低头!”

在它们的警戒下,路秋不见迟疑,笑着发出了指令。

“......”

凶狠的目光跳动两次,暴鲤龙矮下身体遵循了指令。

“要上了。”

一步踏上,带着肩膀上的向尾喵,路秋跳出渔船,在君莎兰双眼睁大的抱手阻拦下,迎着臭臭泥张开的双手落了过去。

‘路秋,你想死了!!!’

两只前爪死死抓着仆人的衣领,后半个身子被风吹出去的向尾喵疯狂炸毛。

身体跃起下落,面对越来越近的淤泥,路秋双眼中冷光浮现,嘴角微微上扬。

‘它是我的宝可梦啊。’

冰雾环绕,手指与臭臭泥碰触到的同一刻,路秋的视角骤然转换。

剧烈的痛处,像是被人用钉锤砸进脑门中一般,令他下意识低哼出声。

“嘞...咕......”

冰白色的雾气逐渐转黑,正如曾教授小锯鳄学习冰冻拳时那样,通过臭臭泥唯一有可能学会的冰系技能黑雾,路秋短暂地将自身意识放到了它身上。

心脏疯狂跳动,持续的痛处下,忽有一道蓝光将两者包围。

‘乱来的人类。’

空灵的声音。

‘......你想见凤王?’

又是一声轻咦。

在旁人的视线里,一道微光从水君身上分出,将路秋、臭臭泥、还有中毒的向尾喵全部围住。

这缕微光下,痛处渐渐放缓,直至最终消退不见,而原本漆黑浓郁的黑雾,也逐渐转化成了寒雾一般的洁白。

‘死路秋死路秋死路秋!!!’

怔怔出神的臭臭泥怀里,向尾喵正对缓过意识的路秋疯狂地释放连环巴掌。

有发肿迹象的脸庞下,路秋仰躺张臂,放松地靠在臭臭泥如羽绒被一般柔软的身体上。

刺鼻的味道消散不见,转而代之的,是一点点普通的恶臭。

没去嫌弃。

缓缓抬起右手,只见散发着些许凉意的手背上,一粒蓝色的水滴状图案犹如纹身印在其上。

‘要珍惜自己的生命。’

‘凤王它不喜欢轻视自身的人类。’

‘......不过。’

‘我很欣赏你刚才笑起来的样子。’

空灵的声音自耳边消退,随着一声轰隆震响,小岛彻底崩塌落进了海水里。

点点波纹荡开,水君与渔船上的华蓝馆主最后对视了一眼,乘着北风,毫不留恋地踏身而去。

“嘞咕——!!”

臭臭泥将路秋与向尾喵,还有迟疑游来的暴鲤龙全部搂紧怀里,带着大家一起,开心地一头扎进了海水里。

......

咕噜噜噜——

手扒在船边,臭臭泥眼角垂下,嘴巴沉进海里,学着暴鲤龙那样委屈地吐出一串泡泡。

‘......为什么我也要挨骂?’

这般想着,双眼里多出了几分鲤鱼王时期的傻气。

在它们面前,一只红毛团子蹲在船边,眼神极度不善地对其指指点点。

“路秋,你太乱来了。”君莎兰抓起毛巾搓着路秋的脑袋,语气冰冷。

对此,路秋只能尴尬陪笑。

不过在他看来,这都是值得的。

在水君的帮助下,臭臭泥体内的神经毒素得以净化,虽然这相当于失去了大部分‘力量’,可它却再没有了丧命的危险。

最为神奇的是,在冬日之心的教导过程中,由于有水君插手,令原本传授出的黑雾这个技能,变化成了臭臭泥本身并不可能学会的白雾。

难以理解的状况,令路秋多出了几分想去研究的心思。

“训练家不乱来的话,那还能叫训练家吗?”

与君莎兰不同的是,渡站在船头,背身给路秋送上了一个拇指。

一旁,华蓝馆主也是柔声笑着,眼带赞同。

“说得就是,年轻人要多经历些风浪才对,不然等老了都没东西给人吹去。”渔船的主人,那位老者坦然道:“你说对不对,伙计。”

“喵......”

人有点多,喵喵不太敢吱声。

“啧,没出息。”

不知为何,在他们的话语中,君莎兰越看路秋越觉得来气。

“前面的渔船,前面的渔船,请马上停止行动,立刻收回宝可梦!”

就在君莎兰一把将毛巾甩到少年脸上时,远处突然警笛声大响,几艘海上警备队的船只向渔船包围而来。

“我的北风使者啊,船不会被人给扣下去吧。”老人心里咯噔一声。

对此,华蓝馆主赔罪似地笑了一下,而后起身举起双手,打算上前去说明情况。

“二表姐?”

看清警备队船上拿着喇叭重复发起警告的那人后,君莎兰突然招手大喊道:“二表姐,是我,我是兰!”

警备队船上,与君莎兰面容有十分相似,只是头发要长上一些的女人,听到呼喊后愣了一下,待看清唤自己的那人后,放下喇叭,心里飞快盘算起家谱,嘴上确认道:“是二姑姑家的姐妹的第三个孩子。”

红豆米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