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都市从四合院开始

第67章 夜色苍茫

时间逐渐过去,小酒馆营业后,掺水的酒又换成了牛栏山二锅头,重新热闹起来。

赵舒城这天看到陈雪茹去找伊莲娜,想来他们还在商议生意的事情,当下自己去小酒馆喝酒。

他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了弗拉基米尔,看上去有些忧愁。

弗拉基米尔对着徐慧真说道:“老板娘,我想你了。”

其他人听到弗拉基米尔的话,都在议论纷纷,都说洋人的胆子真大,什么都敢说出口。

徐慧真看着弗拉基米尔,觉得对方肯定是遇到事情了,开口问道:“我也想你了。”

弗拉基米尔接着说道:“我发现我爱你了。”

“爱我就多喝几杯。”

徐慧真脑子转了一下,想到了化解的办法,这样既不得罪人,也不会让其他人误会什么。

弗拉基米尔今天就是来买醉的,直接开口说道:“给我一杯啤酒。”

徐慧真好奇的问道:“伊莲娜呢?”

弗拉基米尔仿佛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直接摆着双手说道:“不要,不要提她。”

“怎么,她出轨了?给你戴绿帽子了?还是你有什么情况?”

弗拉基米尔说道:“我发现我很失败。”说完直接酒一杯啤酒下肚子了。

徐慧真看到对方这样子,想办法让弗拉基米尔跟强子比试力气,他这才点了威士忌坐在凳子上慢慢喝酒。

丝绸店这边也不平静,伊莲娜焦急的在丝绸店等着陈雪茹的消息,她跟自己的前男友做生意,但是半个月了还没有打款回来,整个人都是焦急不安的。

丝绸店的生意很有意思,每个人头顶上都是链接起来的铁丝,整个丝绸店就如同蜘蛛网一样,全都四通八达的。如果客人想卖什么东西,或者付钱结账什么的,不用到处去跑。营业员也不接触现金找零,直接用夹子夹住购买布匹的尺寸,现金,直接一用力就送到收银台,收到回执就给客人打包。

虽然现在是傍晚,但是还是有不少人在这里买布匹。

陈雪茹带着廖玉成焦急的回来了,伊莲娜看到后,急忙站起来问道:“怎么样?”

陈雪茹赶紧说道:“货物,早在半个月前就发出去了,我在火车站……”

伊莲娜着急的问道:“没有收到啊?”

陈雪茹:“我就直接跟你说吧,乌兰巴托早就收到了回执,这开普勒斯基早就收到货了,也就是说,你被骗了!”

伊莲娜生气的站起来,直接破口大骂:“这个骗子,该死的混蛋……”

不过她说的都是俄文,其他人也听不懂啊。

她抱着伊莲娜安慰了一会,这才让伊莲娜的情绪平复了一些。

老张这时候凑过来,说道:“老板,之前也有一个外国人来找你,就是弗拉基米尔,他也找您呢。”

陈雪茹问道:“人呢?”

“应该在对面小酒馆,之前赵先生也去了。”

陈雪茹这才看着伊莲娜,说道:“伊莲娜,这件事情你还得要找弗拉基米尔。”

伊莲娜生气的站起来,继续破口大骂:“这个骗子,该死的混蛋……”

廖玉成担心的问道:“她说的什么啊?”

“还不是骂开普勒斯基是骗子。”

廖玉成还是有些担心,他害怕这批货物伊莲娜不认账,让丝绸店承担损失,赶紧说道:“你跟她说清楚,这账可不能算在丝绸店身上,我们科承担不起这好几万的损失。”

陈雪茹自信的说道:“放心吧,伊莲娜不会的,战斗民族是讲理的。”

“伊莲娜,去找弗拉基米尔吧,他是外交官,肯定能帮到你。”

伊莲娜想到之前做生意的时候,弗拉基米尔让自己想清楚,自己没有听他的,反而觉得开普勒斯基更有钱,现在再去见他,肯定没有脸了。

小酒馆这边,弗拉基米尔喝多了,正在小声哼唱着什么。

赵舒城可是觉得有意思多了,这外国人喝多了也是一个熊样,反而是徐慧真想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拿着酒坐下来陪着唱歌。

弗拉基米尔跟徐慧真说着的时候,陈雪茹带着伊莲娜找到小酒馆。

弗拉基米尔还有些不开心,但是当听到伊莲娜被骗了好几万,顿时又心疼起来。

他抱着伊莲娜安慰她,并且告诉她,自己会想办法找到开普勒斯基,到时候要他好看。

陈雪茹看着正在喝酒的赵舒城,问道:“不是,你怎么在这里?候魁呢?”

“候魁被你妈接走了,说是要照顾他,改天送回来。”

“行吧,不过他怎么舍得离开的?我记得上次送他走,第二天就回来了?”

赵舒城想到下午陈雪茹母亲带走候魁的场景,笑了笑,说道:“当然是被你妈妈收买了,她可是承诺了不少东西,足够候魁动心的,再说了,我也承诺他回来给他做好吃的,当然开心的走了。”

范金有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急匆匆的进来,直接就要了二两酒,还当场给钱。

牛爷等人好奇,问道:“新鲜啊,公方经理喝酒还给钱呢?”

范金有暗自高兴,他正发愁怎么开口呢,这下机会来了。

“这有什么新鲜的,我跟慧真,一个是公方经理,一个是私方经理,我们肯定要公私分明。再说了,假如有一天我们两个人走到一起,那肯定……”

徐慧真听到这里,阻止他继续说话,说道:“全无,该去看看孩子了。”

这下所有人都知道徐慧真是怎么想的了,徐慧真觉得范金有不合适,还比不上干窝脖的蔡全无。

“哈哈哈哈……”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尤其是陈雪茹笑得最大声。

范金有也明白他的意思,顿时脸都拉下来了,没好气的拿着酒,自己去找地方喝酒去了。这下他心里记恨徐慧真,准备有机会肯定找回来。

陈雪茹再回去的路上一直大笑,仿佛觉得这件事情多好笑一样。

“不是,你有完没完,你也不怕得罪范金有,到时候打击报复咱们。”

“我有什么好怕的,他是小酒馆的公方经理,跟我丝绸店有什么关系?”

赵舒城看着对方,说到:“肤浅,对方现在是小酒馆的公方经理,你怎么知道他不会走出小酒馆呢?到时候他要是想到今天的生气,尤其是你们嘲笑他,肯定要打击报复才行。”

“怎么,你害怕了?”陈雪茹没想到赵舒城这样说,还以为他胆怯了。

“我害怕什么,他要是敢对付我,我打不死他。可是他要是对付你,我要是不能及时把你救出来,伤到一点半点都得心疼死。”

“油嘴滑舌的,我累了,咱们早点休息吧。”

“走着,您嘞。”赵舒城直接抱着陈雪茹就走到房间内,开始研究开车知识。

……

翌日,赵舒城休班,直接骑着三轮车去护城河,看到已经结冰的河面,他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工具,直接开始凿冰开始冰钓。一会功夫就钓上一条鲤鱼,紧跟着各种鱼不停的钓出来。赵舒城算计了一下,发现够自己吃几天的,这才收拾东西回去了。

晚上的时候,候魁回来了,赵舒城直接做了红烧鱼、鲫鱼汤等等,一家人坐在一起,吃的那个香甜。

候魁更是开口说道:“爸爸,能不能每天都吃鱼啊?”

陈雪茹沉着脸说道:“候魁,想什么呢。偶尔吃一顿就好了。”

赵舒城反而说:“每天吃不行,但是一周吃个几次没问题。你不想吃其他的了?比如说红烧肉、脆皮肘子……”

候魁听到后,直接口水流下来,说道:“爸爸,你做什么都好吃,我都愿意吃,比姥姥家做的好吃多了。”

赵舒城听到后很开心,不枉费自己这段时间的投喂,总算把候魁拉拢到自己这边,这下陈雪茹梗离不开自己了。

陈雪茹这段时间的工作少了很多,主要是布匹生意就是这样,大部分人买布匹和丝绸都是年根的时候,其他时间除了有紧急事情或是结婚,都不太会去做衣服。

小酒馆这边,一月的盘账周期到了。范金有算计了一下,发现如果给徐慧真工资的话,恐怕大家的工资都不够发的,他没有其他办法,直接就找各种借口扣除徐慧真的工资。

徐慧真没想到自己回摊上这样的事情,一算下来,自己这个月直接除了股息什么都没有,这下直接白干了。她也看出来了,范金有就不是做生意的材料。她准备下个月不干了,到时候看看范金有能不能把小酒馆和食堂干下去。如果不行,到时候肯定被居委会免职。自己重新回来掌权也是一样的,反正也就是三两天的事情。

小酒馆的酒肉眼可见的开始掺水,从一开始的一毛一两的兑水,到后来七分钱一两的兑水卖一毛钱。食堂也因为焦圈和炸糕不要粮票,他们的粮票周转不开,直接拿开始缺少粮票买粮食,最终食堂直接关门了。

小酒馆因为掺水的酒,加上范金有的态度恶劣,直接没有人喝酒了。

陈雪茹没想到食堂关门了,好奇的问道:“小酒馆就这样黄了?”

赵舒城说道:“还早呢,不过接下来的小酒馆有的是热闹可以看,范金有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好好的一个轻松升官的渠道,直接让他自己作的从街道到了居委会,现在看来居委会都待不下去了。”

陈雪茹:“真的假的?”

“可不是真的,你看着吧,以后啊,热闹少不了,我们看着就行。”

赵舒城说着就拿起一本清代的史记看了起来,看的不是人物简介,反而是各种隐藏在文字中的故事。

醉倒不得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