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总的千亿掌心宠

第47章 翻墙离开

将人送到警局,做好笔录,叶知秋他们就出来了。

沈思甜等在外面,一看见陆时鸣就殷勤地跑过来:“陆同志,这么晚了,饿了吧,先喝口麦乳精垫垫肚子。”

她终于知道陆时鸣的名字。

陆时鸣不接,沈思媛一把拿过豆浆:“正好我渴了。”

沈思甜怒目而视:“你干什么。”

沈思媛翻白眼:“思甜,这么晚了,我妈他们还等着你回家吃饭呢,让一大家子等你你也好意思。”

她和周香是在在后面见他们那么久没回来,找过去才知道出了那么大的事。

确定叶知秋没事,她就想劝沈思甜回家,别在这浪费时间,结果她压根就不听。

怕沈思甜又干出什么烦人的事,她不得不陪着她一起等。

她已经快没有耐心了。

这么上赶着追一个男人,虽然看她丢脸还挺开心,不过他们沈家还要脸,不能让她这么作践。

沈思甜涨红了脸:“我关心朋友怎么了。”

“难道你想让我告诉小叔?”沈思媛威胁。

沈思甜最怕她爸,立马不敢作妖,不得不跟陆时鸣告别:“陆同志,再见。”

沈思媛给叶知秋一个抱歉的眼神,然后告别带堂妹离开。

周香无语地看着沈思甜的背影:“这小姑娘的脸皮也太厚了。”

叶知秋幽幽地看眼陆时鸣:“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只能说陆时鸣太优秀,她的眼光太好。

周香也看向陆时鸣,神情复杂惋惜,最终轻叹一声:“今天这么晚了,你们先跟我回家住一晚吧,明天一早去姥爷家。”

叶知秋却拒绝:“不用了,我们今天得回去,不然我爸妈他们一晚上都得担心。”

而且张家也就那么大,哪能腾地出地方给他们两个人住,无非是张家人去别人家挤一挤。

“已经打电话跟小姨他们说了,没事。”周香劝道:“你姐夫马上就过来,饭都做好了,你可别跟我客气。”

“没跟你客气,虽然打了电话,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小姨小姨夫不亲眼看见我,肯定不能放心。”

“姐。”老远有个人骑着自行车过来,叶元亮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辆自行车,是表姐夫张德全。

叶元亮骑的满头大汗,满眼急切,停下车看清完好无损的叶知秋,不安的心才回落心口。

“你怎么来了?”叶知秋帮他擦了一把汗:“赶紧擦擦,不然一会儿要着凉。”

陆时鸣的视线跟着叶知秋的手在叶元亮脸上转了一圈,非常不乐意,但不能说出口。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不过来看看怎么能放心,该死的人贩子,一定不能放过他们,那两个人怎么判的,是不是死刑。”叶元亮咬牙切齿,恨不能弄死那两个人贩子。

“还没审完呢,不过他们肯定得不了好,放心吧。”叶知秋安慰弟弟。

陆时鸣刚要开口,就被叶元亮给瞪了。

真没用,他跟着他姐都没能护住她,要他有什么用,他还能干什么,让他怎么放心把他姐交给他。

叶知秋没发现两个人的官司,她谢过表姐夫,让他们不用那么麻烦。

“有什么麻烦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都没能帮上忙。”张德全摇头,对小姨子的经历十分同情。

叶知秋婉拒了他们邀请住进张家的邀请,周香没办法,给他们买了包子路上吃。

就一辆自行车,肯定不够,张德全把自己的自行车借给他们,等明天再送回来就行。

叶元亮还想让叶知秋坐他的车,结果叶知秋都没纠结:“我坐阿鸣的车,你骑了一路过来,别太累了。”

叶元亮没好气地看得意的陆时鸣,冷哼一声:“我不累。”

什么怕我太累,不过是向着你对象罢了,说的那么好听。

“听话,出那么多汗,要是发烧还得吃药,别让爸妈担心。”叶知秋直接坐上陆时鸣的后车座,拍拍他的腰,示意可以走了。

“姐,姐夫,再见。”

陆时鸣的大长腿在地上轻轻一动,自行车就往前移动,叶元亮不得不跟上。

张德全好奇道:“那个男同志是谁,看起来和阿秋的关系很好,以前也没见过她这个朋友,小川知道吗?”

周香叹气:“回家吧。”

她能说什么呢。

县医院,许如青终于摆脱缠人的护士,再次离开医院。

他没有去招待所,而是来到一个偏僻的房子前敲门。

然而敲了半天,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似乎里面一个人都无。

许如青皱眉,辗转半天终于在另一处地方找到人。

“都是你害的,阿花跟良子都被抓了,你的买卖我们不做了,而且你必须弥补我们的损失。”男人仇恨地看着许如青。

要不是他,他们怎么会暴露,害的他不得不东躲XZ。

许如青厌恶,觉得他们都是废物,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又觉得果然是他看上的人。

他直接甩了男人两张大团结,然后就走了。

“呸,什么东西。”男人拿着两张大团结很不满意,但聊胜于无。

许如青离开后,又去了之前放东西的地方,然后在夜色中踏上路途。

叶家庄

叶知秋回了家,叶父叶母一顿关心,然后客客气气的把陆时鸣送走。

“你这运气可真够差的,人贩子都被你给遇上了,阿秋,狗崽子就是个扫把星吧,沾上他就没有好事。”叶大嫂诋毁道。

叶元成点头:“你以后少跟他来往,他们家的人都被他克死了,你非不信邪,真等出事就晚了。”

“跟阿鸣没关系,封建迷信都破除多少年了,大哥大嫂你们说这话也不怕被有心人听见。”叶知秋不耐烦道:“别自己遇到点什么事就往别人身上推。”

“你怎么不说自己穷也是被他克的,自己没本事还怨别人。”

叶元成黑脸:“叶知秋!”

叶母一看他们又吵吵起来,头大道:“都消停点,你也是,说这些干什么,你娘老子都没你这么封建,这么晚了,赶紧睡你的,明天还要早起。”

叶知秋从善如流的打个哈欠:“时间不早了,爸妈,你们也早点睡,明天还得给姥爷过生日。”

叶家熄灯后,一个人影蹑手蹑脚的翻墙离开。

鱼非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