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体质便宜卖

第96章 谁是王凭?

一个议员带着保镖进入到新战争学院。

只是,他们在那高耸数十米的石墙前停了下来。

议员扭头看着自己的保镖:“阿喜,新战争学院有这玩意?”

阿喜轻轻抚摸着石墙:“这不是建筑,是某种能力制造出来的。”

“开玩笑的吧?有什么能力能够制造这样的石墙?”议员有点瞠目结舌。

“老板,你忘记了吗?我们要面见的人,那可是一城之力!”阿喜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议员无奈的看着阿喜。

阿喜抬头看向石墙的顶端:“老板,我可以带你进去。”

议员咽了口口水:“要不我们还是改天再来吧。”

议员有点恐高,可是阿喜仿佛是没听到他的老板的话。

阿喜双手从背后抓住议员的腰:“老板,准备好了吗?”

“没有……”

“好的……”阿喜猛然用力一托。

下一瞬,议员就感觉自己开始腾云驾雾。

实际上这种感觉就像是游乐园里的弹跳机一样。

瞬间被弹射出去,和腾云驾雾有一毛钱关系。

当议员的双脚踏足石墙顶端的时候,半决五脏六腑都要移位。

“呕……阿喜,你这个月的奖金没有了。”

“老板,你现在站在快四十米的高度,你确定要扣我奖金吗?”

“好吧,我收回前面的话。”

阿喜这才将议员安全送到地面。

不过当他们落到校场内的时候,才知道这局面有点吓人。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几头巨兽横立当场。

然后是数十个石巨人。

森罗和罗湟胸口都捅了一根骨矛。

议员的目光最终落在舒小白和罗芯的身上。

他已经做出了基本的判断。

“咳咳……抱歉,打扰一下。”议员终于吭声了。

舒小白看了眼议员和阿喜。

“你们是来送死的吗?”

“小白哥,交给我吧。”

罗芯已经杀了几个人了,虽然都是和她同龄的学生。

她不介意在自己的战绩上再添加一笔。

阿喜挡在了自家老板面前。

虽然他没见过罗芯出手。

可是他已经感觉到这个少女身上散发着让人不舒服的气息。

就在这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窒息一般的压迫感从天而降。

地面开始剧烈震动起来。

天空中的末日之环终于发动了。

霎时间,整个新战争学院都化作齑粉。

所有建筑都在顷刻间灰飞烟灭。

十万魔力值,对舒小白来说,这个魔法相当轻松。

而且比起完整的末日之环要快许多。

森罗看到他的新战争学院被彻底夷为平地,整个人都萎靡了。

舒服了……

你毁掉我家,我毁掉你学校。

舒小白看向议员和阿喜:“你们是来送死的?”

“抱歉,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临时政府议员,我叫冰贤。”

冰贤说着,目光眺望向不远处的冰蓝。

冰贤打量着舒小白,不可思议。

这么年轻的一城级强者。

“这是我的保镖。”

“老板,我也是有名字的。”阿喜略微不满的嘀咕道。

“闭嘴。”冰贤瞪了眼阿喜,转向舒小白又露出温和的笑容:“先生,我们可以谈谈吗?”

“没什么好谈的,你们毁掉了我家,杀了我的家人,现在我需要你们付出代价,就这么简单,不止是新战争学院,你们临时政府所有人,所有有参与这件事的人,所有做出决策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事实上,此刻舒小白知道森罗没抓老仇以及周勤兄妹。

心里的杀心已经小了许多,心里猜测老仇他们应该是出去避祸了。

这也让舒小白安心了不少。

甚至如果在发动末日之环之前就知道这事。

他都不一定会发动末日之环。

可是等他发动了,那就没办法停下来。

现在他的态度依然强硬,说白了就是要赔偿。

这赔偿问题在没谈妥之前,他就是这幅不死不休的态度。

冰贤也是头大,死了人,那就难办了。

冰贤看了眼地上死的几个学员。

真是浪费啊,新战争学院的学员如今虽然不多。

可是每一个学员都是投入了不少资源培养。

死一个都是巨大的损失。

“先生,其实我们双飞都中了白琼会的阴谋。”冰贤一脸诚恳的说道:“要不我们找的地方先坐下,然后谈谈这事背后的真相。”

舒小白摇了摇头:“今天你们不给我一个交代,恐怕这事没法善了。”

冰贤却没了开始时候那么紧张。

也就是说,要个交代就能善了是吧。

大不了就是把白琼会谈判队的人交给他。

反正已经打算好了,和白琼会翻脸。

所以冰贤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先生,你觉得我们需要给你一个什么样的交代?”

“你知道我这次的损失吗?”舒小白凝视着冰贤:“我家被毁了,我家里还有一个大型环境拟态圈,还有红晶发电机,还有各种设备,预估损失超过十亿白晶币。”

冰贤皱起眉头,不是说死了人吗?

为什么你对死人只字不提?

“先生,我对此深表遗憾,对于你的损失,我也会一应承担。”

舒小白的眼睛都瞪直了,你不讨价还价一下?

别说十亿白晶币,你就是还个一千万白晶币,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可是你现在居然直接就答应下来。

你就不打算调查一下吗?

“先生,关于因为这次冲突而损坏的环境拟态圈,我们会派人为你重新建立一个新的环境拟态圈。”

“你有这技术?”

冰贤微微笑起,环境拟态圈就是工业党麾下的一家公司开发出来的。

“先生,能否将森罗院长交给我?”

舒小白耸了耸肩:“我的人和森罗有大仇,所以我无权替她做决定。”

“小白哥,如果是你的要求的话,我可以放过他。”罗芯表态道。

“别,这事你自己做决定。”

“小白哥,你真的可以做决定的。”

“不,这是你自己的私事,你自己决定。”

罗芯使劲给舒小白使眼色。

舒小白瞪着罗芯,几个意思?

罗芯也很无奈,她要是杀了森罗。

看自己的大哥、二哥的架势,似乎是打算慷慨赴死。

她能怎么办?不管大哥、二哥?

“罗芯,既然你同意了,那我将森罗交给他了?”

罗芯冷冷的看着森罗:“早晚你得死我手上。”

舒小白看了眼罗芯,想报仇就直接点。

这么瞻前顾后算几个意思。

舒小白跳上大块头的后背。

罗芯正要跟着上去,突然又停下脚步看向学员之中。

“谁是王凭?”

汉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