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吴苟

第88章 ,关中乱起

微风吹过庭院,几只不知名的鸟雀在还没有发新芽的树枝上来回跳动。韩遂走到院子里,看着院子里只剩下几抹依旧坚挺着不化成水的雪,心中忍不住感叹时光易逝,岁月匆匆。

他并没有曹操那般感觉年华虚度,相反他对自己过去的岁月充满自豪。

他曾经与异族一起反抗不得民心的汉王朝,并且击败赫赫有名的张温,董卓,孙坚。他曾经响应董卓,以凉州一隅对抗整个天下的诸侯。

当然最让他自豪的是他能够成为又一个雄霸雍凉的诸侯。今年已经是他占据关中长安的第四个年头了!董卓死后曾经在雍凉割据称雄的众多将帅已经基本上被他肃清,他现在就是整个雍凉的王!就连那座曾经破败的汉王朝旧都在他的手里再次焕发生机!

然而他并没有高兴多久,变听到东城门的方向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似乎是战斗的声音!随即又看见城中的粮草仓库的方向传来滚滚的浓烟!

听着越来越清晰的喊杀声,马蹄声,韩遂已经明白城中出了什么事了。

他现在所在的函谷关是控制关东诸侯入关中的第一道门户,这个时候唯一可能进攻他的便只有曹操!他在函谷关步有非常严密的防备。就算曹操有百万大军也不可能一声不响的突然出现在城门口,并且进行如此激烈的攻城。唯一的可能便是城中有曹操的内应!使得曹操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函谷关外。

城中现在守将有三,阎行,张横,成宜。阎行跟随他多年,对他忠心耿耿,绝对不会叛变,而张横二人是曾经盘踞在关中的地头蛇,在去年被他打得投降,而且这二人仍旧掌控着不小的兵力!极有可能叛变!所以叛变的必然是张横,成宜中一人,当然也有可能是两人都叛变了!

很快事实便印证了韩遂的猜想。阎行带着一队人马来到院子里有些狼狈地说道:“主公!张横成宜叛变了!他们突然大开城门放曹军入城!还烧了我们的军械粮草!”

韩遂没有多想,当机立断:“撤退!退守潼关!”

阎行似乎一直在等待韩遂的命令,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保护着韩遂骑马朝城西杀去。

听着各处传来的打斗声,再看了看远方的火光,韩遂心中生出一股怒火“曹操!此仇我韩遂记下了!他日定当十倍奉还!张横!成宜!你们两个小人,必不得好死!”

两个时辰后,曹操站在函谷关西门城墙上。他左手边站着的是荀攸,夏侯渊,乐进。而他右手边站着一个比及荀攸更要收敛几分的文士,以及两个满脸堆笑的武将。

如果刘协还活着一定会认出此人正是曾经的大汉兵部尚书贾诩贾文和!那两个武将便是此次叛变的张横,成宜。而本次函谷关之变的起因便是贾诩!

原来贾诩在洛阳被攻破后便在洛阳躲藏了一段时间,直到刘协自杀的消息传来,贾诩才准备好投靠新的主公。

贾诩或许不是汉末最聪明的谋士,但是却一定是看人最清楚的谋士。他没有像荀彧等人那般先在袁绍等诸侯手下干一段时间才发现那些诸侯不能成事而转靠曹操,而是直接投靠了曹操。曹操也没有杀他,而是非常大度地将贾诩奉为重要谋士。

贾诩在曹操手下三年,基本上只要曹操不问,他便不说话;曹操不召,他便不出府。这次是曹操亲在到府中问他对西征关中有什么计谋。

贾诩并没有提出任何计策,只是指出了自董卓死后关中将帅林立,虽然韩遂已经基本上统一了关中,但是这些将帅与韩遂之间关系并不是很好,一定会有冲突。如果抓住他们之间的嫌隙,看似牢不可破的关中便可轻易收入囊中。

所以曹操让贾诩偷偷派人联系后世称为“关中十将”中的张横,成宜。这二人也只是畏惧于韩遂的武力才投降于韩遂,在曹操的重利诱惑下,直接答应了投靠曹操。

所以今天曹操大军进攻函谷关,非但没有遭到城上的箭雨落石的攻击,相反是直接城门大开,粮仓起火,城中大乱。曾经被秦国赖以抵抗住了六国联军的函谷关便轻易落入了曹操手中。

随后曹操笑着接受了张横二人的投靠,实现了之前对二人的许诺。

待二人走后,曹操嘴角露出浅笑望向西面,心中对拿下关中已经有了九分把握。此次攻打韩遂,他调动了足足三万精兵,有曹洪,夏侯渊,乐进,韩浩等将领,有荀攸,贾诩这等顶级谋士,当然还有充足的粮草,只要不遇到什么重大变故,拿下关中简直不要太简单。

而到达潼关的韩遂立刻发出命令,将关中各方军队调集到潼关,准备在潼关和曹操来一场硬仗。

潼关的坚固程度比及函谷关只上不下,从汉朝放弃函谷关而重兵把守潼关便可知其比函谷关更便于防守。

潼关北接黄河,南靠华山,别的不说,如果韩遂坚守不出,曹操想要拿下潼关没有二十倍于韩遂的大军是绝对拿不下潼关的。

当然韩遂并没有打算一直坚守潼关,只需要坚守数日,挫一挫曹军锐气,而后以西凉铁骑碾压一步兵为主的曹军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而曹操也不会傻到想要强攻潼关,他只是调集大军在潼关东面驻扎,并且营寨外围都设有大量拒马等物,严密防备韩遂的西凉骑兵。

双方都不断有军队朝潼关赶来,俨然一副要在潼关决战到架势,原本平静的关中也因此变得混乱起来。

对于曹操,韩遂二人的大动作,袁绍,袁术都没有什么大的反应,主要是是二人都有些看不起曹操,觉得曹操虽然能打,但却不能影响整个楚赵战局。他们双方在兖州的战局才是楚赵之争的关键!

刘瑁,刘表,刘备,吕布,孙策之流更是没有反应,毕竟曹操,韩遂与他们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只要他们不打自己就行。

当然也有一些人感到非常高兴,这些人便是汝南战区的桥蕤大军。他们之前与曹操手下凶悍的青州兵激烈交锋,结果被打得抱头鼠窜。现在曹操主要兵力都放在潼关,他们的压力便一下子小了不少。

对此唯一感到忧虑的只有孙权。历史上好像就是曹操与马超,韩遂在潼关打了一架,虽然出现了割袍断须这种不光荣的事情,但是最后曹操击败了马超,韩遂。

孙权可是知道曹操的可怕,凭借兖州,豫州这样充满的战乱的州郡都能三分天下得其二。如果曹操得到关中,以关中为根基,横扫天下岂不是轻而易举?

当然这种忧虑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便消失了,毕竟能不能击败曹操,统一天下不是他孙权应该担心的,而应该由孙策担心。

盐巴下酒喝麻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