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吴苟

第105章 ,分兵

“卫将军,这次是我的罪过,还请将军责罚!”

看着跪在旁边有些狼狈的张郃,原本还有些生气的沮授也不好再训斥对方。

“罢了!起来吧!这一次败仗也有我的问题,如果我能够提前看穿敌人的计谋,这次也不会失败。传令下午大军连夜撤退!”

“是!”

现在济北城孤悬于外,一旦敌人合力来攻不一定输,但肯定没机会赢。所以沮授果断选择撤到黄河北岸坚守。幸亏这次刘备,关羽没有追上来与孙权合力围困济北,否则沮授想要离开还需要一番苦战。

就在沮授大军撤离济北城后,当夜孙权大军便渡河入驻了济北城。住在城里可要比住野外舒服多了。

令孙权没有想到的是沮授居然在城里留了六千石粮草。虽然不多,但是也够孙权这一万五千大军吃好一段时间。一般大军撤退,要么将粮食全部带着,要么将粮食烧了,怎么也不可能留给敌军啊。对此孙权还怎么让人看看里面有没有下毒,结果并没有查出有投毒。孙权也就只好将这些粮食收入囊中,不要白不要嘛!

结果此事不知怎么让刘备得知了此事,专门派出郭嘉来济北,说什么三军一同击败的沮授,所以应该平分这六千石粮草。

孙权笑着摇头对郭嘉说道:“奉孝兄帮我带句话给齐王。”

“什么话?”

“齐王已经长得很美了,就不要想得太美了!”

郭嘉脸色微变:“吴王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还需要我来解释?齐王鲁王为什么不按计划一起围攻济北城?我差点被沮授,张郃两面夹击,如果不是小弟我运气好,现在奉孝兄看到的就是一抔黄土了。”孙权不动声色地说道。

“吴王已经决定好了?”郭嘉略带威胁地说道。

孙权没有理会郭嘉,直接挥挥手道:“幼平送客!”

看着郭嘉离开,刘晔有些狠狠地说道:“大王这次有些冲动了,我们之前不是说好出工不出力,驱虎吞狼,作壁上观吗?刘备他这样就是试探一下大王!四千石粮草给他们便是!这下子刘备他们肯定提出分兵啊!”

“子扬这是什么话?难道就任由刘备他们立功?我等一直在旁边看着?”黄忠忍不住站出来说道。

“对啊!大丈夫在世岂可久居人下?分兵也好!凭大王,子扬之智,众将之勇,又岂会怕赵军?”张辽也符合道。

孙权伸手打断几人的争辩:“不必再吵了,我还是比较赞同文远的话。而且就算我们想要一直躲在刘备关羽身后,他们也会不愿意的,就像这次,我们积极吸引赵军注意力,还是差点被暗算了,苟不住的。

还有我希望你们记住覆水难收,既然我已经如此说了,就算反悔也没用,情况不会比之前更好了。

大家下去休息吧!接下来应该还有很多事要我们去做。”

孙权之所以敢与刘关分兵,一方面是因为手下的士兵除了祖郎那四千多人外都在宜宾经过严格的训练,装备精良且有实战经验,比现在的大多数军队要强。

更多的还是出于相信黄忠,张辽二人的实力。演义里他们一个是蜀汉五虎上将,刘备攻打益州的大功臣;一个是曹魏五子良将,八百破十万吴兵。

刘备关羽果然如同刘晔所料那般在几天后送来一封信说要分兵,分别从两边进攻赵军。而且信送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带着大军向濮阳,内黄而去,根本没有和孙权商量的意思。

孙权也只得率军北上,攻打对岸的华城。只有自己展示出实力,打场胜仗才能让刘备这种老资格瞧得起他这种小年轻。

其实那六千石粮草是沮授故意留下来让刘关孙三人产生嫌隙的。没想到效果这么好,居然直接让刘关二人和孙权闹翻,都已经各自为战了!他只需要坚守一阵,消磨敌军士气,再伺机逐个击破。

沮授留张郃坚守华城,自己则亲自前往濮阳坐镇,两城中间多设营寨,加强联系,随时准备相互支援。

在前世孙权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粮草不够就撤军,难道士兵回去之后就解散了?不吃粮食了?其实这中间的门道就两个字“交通”。

古代交通实在落后,以至于一个士兵的粮食往往需要至少三个民夫来运送,有的地方甚至需要五六个民夫运送,总不可能完全不给这些人饭吃吧?所以打仗是真的烧钱,不论古代还是近现代。

沮授就这方面的想法,他们军营距离冀州产粮区并不远,且是平原,运粮方便。而刘关孙,特别是孙权战线拉得很长,交通也完全比不上北方。同样数量的大军,敌军的消耗肯定会远远高于自己。

但是他没想到孙权大军是通过水路运输粮草。只需要从甘州用屯田兵将粮草搬上船,然后通过海运河运将粮食运到济北。前前后后动用的民夫非常少,粮食消耗也很少。以甘州的粮食参量完全能够满足他这一万多人长达数年的对峙。

所以孙权与刘晔制定的进攻方案是长期作战,日夜疲敌,步步蚕食。

历史上张郃也是曹魏五子良将之一。前世对他的印象还是三国杀,当时玩的是盗版纸牌,上面张郃技能叫“巧辩”。孙权当时看过缩减了很多的儿童读物版《三国演义》,看到张郃被张飞吊打,但是张郃居然没有遭受什么惩罚,反而被委以重任。所以当时孙权就以为张郃是很能狡辩,所以打了大败仗都没有被曹操杀。

后来才知道正版张郃技能叫“巧变”,指张郃善于利用地形等因素变化战术布置。张郃在阻挡诸葛亮北伐中也是起了重要作用。

看着斥候大致侦查到的张郃布防便知道对方还是非常有本事的。张郃将军队分成四部,一部留守华城,两部分别驻守在河岸,最后一部由张郃亲自率领屯扎在距离华城不愿的山上。

大致知道一些兵法的孙权也看得清楚,对方这布置非常严密。首先想要渡河便不容易,无论在哪里渡河都会受到至少两股人马的夹击。就算大军成功渡河并且击退了河岸的两队人马,也会面临着攻城被张郃从背后发难,攻张郃被城中敌人攻击后方的局面。

可能看起来这种布置并没有什么,只要有绝对的兵力优势或者军队协调性足够好都可以轻易应对敌人。比如后世的普通军区训练的士兵用普通刀枪都可以轻易击败张郃。但是孙权兵力和张郃差不多。在这个时代能够做到那种协调性的,恐怕只有虎豹骑,陷阵营还有张辽选出来的八百精卒能做到。

孙权亲自带着四千人留守济北城,让张辽,黄忠,祖郎三人先后绕远从华城东边百里外趁夜渡河,慢慢向西推进。

张郃看到传回来的情报,心中有些吃惊:“这孙权居然用这种笨办法?难怪半个多月没见他有什么动作,看来他是准备和我们打持久战啊!”

盐巴下酒喝麻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