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训练家姓宇智波

第38章 木叶再无宇智波

“这是谁干的!”

宇智波佐助终于被惊醒,看着父母倒在地上,好像来到地狱,鼬的刀身依旧沾着父母的血,但扭头之前,便需要收敛一切情绪。

“万花筒写轮眼!”

“这就是你选择的,唯一活下来的那位吗?”

面具男突然出现在屋中,瞥了眼晕倒的佐助:“看上去真是可怜呢,经历灭族才开启单勾玉吗……也是,毕竟才不到八岁。”

鼬不想让这来历不明的家伙对着弟弟评头论足,只是冷冷地看着对方:“你来干什么,不是说这里由我负责吗?”

“今晚是个丰收的夜晚,但之前所有的果实加起来……”

面具男看向地上的宇智波富岳:“都没这颗果实丰硕啊。”

正当面具男的手要触碰到富岳时,漆黑的火焰在他面前燃起,鼬静静地看着他,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

“你想将他留给木叶?”

面具男的语气出现一丝变化:“就为了让自己的弟弟活命,不惜如此讨好?”

“你想向木叶复仇是你自己的事情。”

宇智波鼬收起天照之火,看着对方消失在屋内,才化作一团乌鸦散去。

一双眼睛,一直在静静盯着这一切的发生,眸里闪烁着火焰。

虽然御并非真的宇智波,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但真当这血淋淋的夜出现在眼前,宇智波御的心中骤然升起一股名为仇恨的火焰。

脑海中一直闪现着族内族人的画面,孩子的笑脸,那些画面最后都被黑色羽毛遮盖,隐去。

虽脑中有个念头一直在回荡:立刻冲进去将鼬与带土碎尸万段!

浑身散发出的杀气甚至影响到身旁静静守着的地幔岩和梦妖魔。

可御心中却冷静地可怕,他在等一个最恰当的时机。

“回见。”

猫脸面具扣在脸上,御的身影消失在屋内,留下梦妖魔与地幔岩在为他担忧。

将两只精灵带入忍界会消耗精神力,即使他们已是不弱的战力,可也要看与谁相比。

看着眼前的两具尸体,御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卷轴,打算将两人尸体全部封印带走。

“嘛,不让我拿我就不拿吗,不过是再回来一趟罢……”

宇智波带土的声音戛然而止,疑惑看向屋内突然出现的御:“木叶暗部,根的人?”

御没有回话,手速飞快地进行着封印。

“唔,唯独这双眼睛可不能留给木叶。”

宇智波带土抛出锁链,试图绞杀御的同时将富岳的尸体勾回。

“铛!”

金铁交击声响起,锁链被包裹着风属性查克拉的苦无击飞,出乎带土的意料,本以为随手可灭的家伙竟然如此轻描淡写地挡下这击。

不过也就仅此罢了,带土瞬间出现在御的身旁,空间绞成漩涡,巨大的吸力作用在御的身上:“捉住你了!”

空间波动平息,御和两具尸体消失不见。

“呵,也不过……嗯?”

带土话到半截,突然噎住,他的神威空间里,连根人毛都没有。

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带土头上,人呢,那么大一人呢?

对方没被自己收进神威空间?

还是凑巧掉到别的哪个空间了?

这玩意还兴串线的吗?

宇智波带土正在风中凌乱,鼬再次出现在屋内,他就知道这家伙没走。

看到父母的尸体消失不见,鼬的瞳孔一缩,扭头凝视着带土。

“我说……不是我做的,你信吗?”

带土摊了摊手,木叶中还有忍者能从他手下逃走,确实令他有些惊讶。

他突然想到四代目火影,那次自己也是在认为得手时,被摆了一道,不知是不是心理阴影……现在后背还隐隐作痛。

我信你有鬼!

宇智波鼬看了眼晕倒在地上的佐助,终究是没有选择跟面具男动手,只是用万花筒暼了对方一眼,警告后离去。

“真是没想到……”

带土冰冷的声音从面具下传出:“我也有替人背黑锅的时候啊。”

看了眼御消失的位置,带土同样离去,屋内陷入死寂,只剩佐助那并不平稳的喘气声——他在月读中近距离目睹着灭族时刻,鼬冰冷无情的话语撕裂了他单纯的世界。

许久,带土又一次从空间漩涡中走出:“真的让他逃走了?这么久都没动静……看来确实是失手了……”

再次离去。

当太阳重新升起,笼罩在此处的血腥味,弥久不散……

……

“咚”

宇智波御重重砸落在地,浑身鲜血淋漓,吓得地幔岩和梦妖魔惊慌失措——地幔岩同样没有眼睛,但感知能力更强。

“嘶……我,没事……”

宇智波御倒吸一口凉气,带土的神威属实离谱,那手空间能力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

幸好印记空间的力量不知高出神威空间多少,不然御之前得丢半条命在那里。

那为什么还是受伤了?

举个例子,如果把神威空间比做牙床,那么御就像颗蛀牙,印记空间一下子将他从牙床上拔下来,那种空间撕裂感属实不好受。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光球起到了很大的保护作用。

其实御有种直觉,他要借助印记空间拼命跟带土玩“拔河”,能轻松将对面的神威空间崩溃掉,但御也会受到足以致命的伤害。

当然,如果有天御的体质足够强,直接靠着肉身力量摆脱空间漩涡也不是没可能——但那也只是“如果”而已,便不去做白梦。

地幔岩将宇智波御背到床上躺好,梦妖魔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哞哞鲜奶、好伤药,一股脑地往御嘴里倒,搞得御嘴里味道怪怪的。

不过不愧是精灵中心的硬通货,一分钱一分货,御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他体内的能量也在进行着内部修补。

“梦?”

梦妖魔关心地为御吟唱着幸运咒语,不知道御有没有好些。

“风险与收获同行,没死就是赚到。”

宇智波御勉强坐起身子,晃了晃脑袋:“相比身体上的创伤,我感觉我心里现在更乱一些。

终究是姓宇智波,做不到冷漠而视啊,诺大的一个家族,就这么没了……”

宇智波御有些发愣,他坐在帆巴市的宾馆中,遥望着吹寄的方向:“这么说来,我在忍界突然没有了家……唯一就剩下吹寄租的那间房子了吗?”

“瓦!”

地幔岩出生在地底下,从来没有过家,但现在他有了家人。

“也是。”

宇智波御点了点头,揉了揉眉心:“木叶不留宇智波,忍界哪里又去不得?

休息几天吧,然后准备一下出村后的计划,这次你们两个就得跟我一起了。”

“梦!”

“瓦!”

地幔岩和梦妖魔同时叫着。

法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