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诡异,我的器官觉醒了

第77章 真凶出现

任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有手撕女鬼的人。

就好像一个人生活在普普通通的世界,突然有人告诉她,这个世界不是你想的这样,世界上还有神仙。

结果就是,这个人的三观直接崩溃。

田小薇楞楞的看着面前这个怪人,有龙鳞暗纹覆盖,看不出具体的模样。

但是她总感觉有些面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仅仅只是面熟而已。

【肾:呜呜呜。】

【嘴:肾又哭了。】

【大脑觉得很好,很舒服。】

方牧生撕了女鬼之后,扫了田小薇一眼,就准备离开。

灰白色阴气到这里就停止了,也没有蔓延。

他突然想到,这是不是吴德的调虎离山之计,把自己调到这里来,再做其他事。

会客厅的阴气已经消散,这只女鬼被消灭之后,也没有其他厉鬼的踪迹。

田小薇见到这个人想要离开,不知道怎么鼓足的勇气,握紧双拳,道:“那个……”

话才说到一半,她发现面前的人转过身来,紧紧的盯着她。

被如同烈火般的眼神直视,田小薇下意识的低下头。

她不敢看,她觉得对方就好像一团太阳,能够融化世间的一切,所见之处,都会被烧成灰烬。

方牧盯着田小薇,道:“说。”

淡淡的一个字出口,却让田小薇疑惑起来。

这声音她也好像在哪里听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不过对方让她说话,她才想起自己要说什么。

田小薇小声道:“你是专门消灭这个怪物的吗?”

方牧皱眉道:“算是吧。”

他感觉这个前台小姐姐有话对他说,暂时没有离开。

田小薇咬牙道:“有一个人被抓走了,好像是被吴总骗过来谈生意的,他叫刘久。”

话才说完,一股炽烈的灼热感,瞬间充斥整个会客厅。

田小薇被灼热感包围,只觉得头昏脑胀,浑身发热,忍不住摸了一把额头,这才发现自己的额头巨烫无比。

方牧上前一步,直视田小薇,道:“你说被抓走的人叫刘久?”

田小薇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道:“没错,他是这样说的。”

一说起这个,她就想起刚才会客厅外的声音,她记得当时刘久说那个怪物把他带走了。

方牧深吸了一口气,眼神逐渐变得冰冷。

这个老家伙贼心不死,又把主意打到他朋友身上来。

方牧转过身,道:“你们自己离开这里,我还有事。”

“是……是吴总吗?”田小薇问了一句。

他们都是被吴总叫过来的,可是最后吴总没有出来,反而出现了一个怪物,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傻子都能想清楚。

田小薇不是傻子,她很明白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方牧没有回答,这些东西他们了解的越少,反而对他们越安全。

才走了两步,田小薇拿出一个东西,让方牧停下脚步。

田小薇手里拿着手机,小心翼翼的道:“在这之前,吴总给我发了一个地址,说我到时候有用,我没回复,现在看来,好像对你有用。”

这事她谁都没说,毕竟一个公司的老总给一个女生发短信,这里面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

职场如同战场,里面的潜规则有很多,田小薇以为对方是想要潜规则她,所以没有回复。

现在看来,这个东西就很有疑点了。

方牧将手机拿了过来,扫了一眼上面的地址,目光微凝:“郊区?”

上面的地址显示,是在渝市的郊区,距离他现在所在的主城区很远。

田小薇始终低着头,不敢多看一眼。

这个男人太可怕,带给她的压力比那只厉鬼还要可怕。

如果厉鬼只是一座小山,这个男人就是广阔的大海,能将一切事物都淹没。

方牧记下了地址,把手机还了回去,道:“到此为止,这件事情你不要掺和,把这些人全部带走,你们就安全了。”

田小薇点了点头,将手机收好后不再说话。

等她收好手机,抬起头来时,面前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空荡荡的会客厅,只剩她一个人清醒着。

田小薇甩了甩脑袋,把一些不正常的想法甩掉,赶紧叫醒周围的人。

……

离开了会客厅之后,方牧按照地址上说的位置,一路赶去。

等他赶到所在的地方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方牧收好手机,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

这个地方位于郊区,而且在郊区都比较偏远,是一处荒无人烟的田野。

由于已经陷入黑暗的原因,田野中响起一阵阵虫鸣鸟叫,时不时的伴随着青蛙的叫声。

方牧真气运转到双眼,血红色的月牙瞳孔缓缓旋转着,眼前的黑暗如同无物。

整片田野都被灰白色的阴气覆盖,在不远处有一颗小树,小树上吊着一截红绳,红绳下方绑着一个人。

方牧视力很好,清晰的看到这个人的身份。

树下,刘久被红绳绑着,低着头,好像陷入昏迷。

方牧皱了皱眉,朝着刘久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的灰白色阴气突然凝聚。

在刘久旁边,一纸红衣厉鬼出现,用手轻轻掐着刘久的脖子,好像只要方牧再往前一步,它就直接将刘久的脖子掐断。

方牧停了下来,环视周围一圈,大声道:“出来吧,没必要再躲躲藏藏的,你把他抓了,在这里等着我,只是用来威胁我吗?”

周围本来一片安静,在方牧说完这句话之后,一个男人从黑夜中缓缓走出。

吴德缓缓走了出来,和第一次与方牧相遇比较,此时的吴德面色苍白,毫无血色,一边走路,一边时不时的咳嗽一声。

“你终于来了。”

走到离方牧不足十米的距离时。吴德停了下来,狠狠的喘了口气,好像走这一段路,就耗尽了他的体力似的。

方牧扫了眼吴德,不屑的道:“你不是自诩自己是什么正义的使者吗,把我兄弟放了,咱们来玩玩,这才符合你对自己的评价。”

吴德闻言,笑了一声,嘴角竟然流出一丝鲜血:“你杀了我的养父母,这个仇我无论如何都会报。”

爱睡觉懒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