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诡异,我的器官觉醒了

第27章 暴食家?美食家?

“呵……”方牧见着这幕,长出了一口气:“我想我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经过刚才和大脑的沟通,再结合这群人拜死在深山里的场景,他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隐藏在深山中的小庙,充满了诡异。

怀着孕的王丽因为这个小庙的原因,肚子里的婴儿变成了鬼婴。

深山中机械似叩拜的人,口中念叨着神秘的主持,活生生的拜死在山中。

再结合埋葬在土地之下的白骨,有可能是诞生厉鬼的场所。

深山中的小庙利用诡异的手段,让这群人拜死在这里,再利用特殊的场景诞生厉鬼,而王丽肚子里的鬼婴,或许和这个地方脱不了关系。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山中的小庙,或者说是这群人口中说的主持。

想通了一切,方牧拿出手机,定好位置之后,朝着目标赶去。

……

山顶之上,一座破败的小庙正亮着昏黄的光芒。

在漆黑的山野之中,小庙成为了唯一有光源的点。

庙内本应该是肃静而又祥和的,可是在漆黑的夜空中,一道道惨叫声响彻整片山林。

“啪!”

老王捏着一个光头的脖子,一巴掌拍了过去。

光头穿着一身僧衣,年纪估计有四五十岁。

他的脸颊高高的肿起,两边都肿的像猪头一样。

僧人忍着剧烈的疼痛,口齿不清的道:“给个痛快吧。”

他的眼中带着决绝,显然已经料到了这一步,做好了死的准备。

老王找了一盆水,按着僧人的头,直接浸入水中,脸上带着冷笑:“痛快?你痛快了,我就不痛快了。”

僧人胡乱的挣扎着,可是根本就挣扎不开。

片刻之后,老王将僧人拉起来。

僧人颤抖着道:“杀人不过头点地,自从你来了之后,打了我五百多个耳光,浸水、火烧、甚至还把我吊在树上抽,你就不能给我一个痛快吗?”

在他身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伤痕,没有一处完好的,尤其是那双手,其中一只手,已经被打折了。

“他妈的,怀胎的妇人!”老王将僧人的头撞在墙上,暴戾的道:“几个月的折磨,你现在想得到一个痛快了?”

僧人被撞的头破血流,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老王将僧人拉了过来,让他直视着自己,道:“说实话,我已经解气了,但是还有人没解气,要不然你帮我一下,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说着,老王的气息开始变得平和起来。

僧人一愣:“交易?我还能活?”

老王摇了摇头,温柔的道:“当然不能。”

僧人缄口不言,都不能活了,他又有什么害怕的,大不了多受折磨罢了。

“不愿意?”老王慢悠悠的道。

僧人闭上眼睛,显然放弃了。

老王凑到僧人的耳边,慢悠悠的道:“我叫美食家……”

这句话一出口,僧人的眼睛陡然睁大。

僧人浑身如同筛糠般颤抖:“暴食家!你是暴食家!”

老王脸色一板:“美食家,不是暴食家!”

僧人跪倒在地,疯狂的道:“我愿意,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求你给我的痛快,不要……不要用那一套……求求你了……”

老王笑得很平和:“来,起来,我和你慢慢说,你看看啊,因为你的问题惹怒了两个人,我是解气了,但是还有一个人没解气。”

僧人飞快的道:“我这就让那个人折磨一次。”

老王啪的一耳光扇过去:“你听我说完。”

僧人捂着脸,恐惧的点了点头。

现在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只要能快点死,暴食家的名头在他看来,那是比死亡更恐怖的东西,或者永远死不掉。

西北的借寿家族,只借死人寿,可是老家主活不了多久了,就借了活人的寿。

结果这位跑过去,把那个家族的老家主变成了厉鬼,带着餐巾当着所有人的面,姿态优雅的吃了一个月,还是在老家主意识清醒的状态。

被人活吃一个月,僧人想想就心胆俱寒。

老王看着跪倒的僧人,笑眯眯的凑了过去,在僧人耳边说着。

僧人的眼神迷茫,听完后转化为恍然。

老王说完之后,拍了拍僧人的肩膀,道:“一定要尽全力,我在一边看着,你只要发挥得好,就能得一个痛快。”

僧人连连点头,连话都不敢说。

老王摇了摇手,离开了寺庙。

……

山脚下,方牧一路上行,走过崎岖的山路,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这个位置位于山中腰,到处都是茂密的野草和方牧不认识的植物。

方牧扫了眼手机上的地图,将手机关上。

根据地图上的显示,目标就在附近。

沿着这片区域开始寻找,在拨开了一片草地之后,方牧前方豁然开朗。

前方不远处有一片空地,空地之上矗立着破旧的小庙。

昏黄的灯光透过小庙,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四周的山林死一般的寂静,漆黑的环境下,唯有这座小庙有灯光闪烁。

“嘎——”

怪异的叫声出现,方牧循着声音看去,一只毛发漆黑的乌鸦略过。

【有一道目光正在注视你。】

【乌鸦代表灾难,乌鸦临头,灾难横生,凡是有乌鸦存在的地方,诡异的事件也会萌发。】

【这道目光在注视你之后,悄无声息的移开了。】

方牧凝视着乌鸦离去,走向破旧的小庙。

乌鸦飞走之后,寂静的树林中只剩下方牧的脚步声。

“踏……踏……踏……”

距离小庙越来越近,方牧也能看到小庙那扇脱了漆的木门。

木门紧闭着,有灰白色的阴气在门上面翻滚,犹如凶残的野兽正在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锋利如刀的牙齿。

“踏……踏……”

方牧凝神戒备,又是几步走了过去。

一阵风吹起,将周围的树林吹出了沙沙的声音。

“吱——”

伴随着风声响起,木门发出沙哑难听的声音,轻轻的打开了。

门打开之后,露出小庙内的场景。

方牧看到里面的情况,眉头微微一挑。

小庙内是一个空地,空地上方有一颗巨大无比的树,树上……

爱睡觉懒人

作家的话
只要有五星好评,我就是生产队的驴!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