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灵气送终

为灵气送终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雨夜

深秋的雨天很冷,呼吸中已经吐露出哈气了。

阴沉天空掉下来淅淅沥沥的秋雨淋在破落的寺庙庭院当中。

乞丐们都聚在一起,对着彼此身上酸臭的味道毫不在意。

“天越来越凉了,也不知道他还能挺多长时间。”

顺着话茬,几个乞丐看着瘫在角落里的人,脸上透露着怜悯。

的确,角落里的男人露在视野里的躯干已经皮包骨了。躺在地上已经是进气与呼气都不多了。

“他也是怪,一天一顿米汤喂着他还能虚成这样。干脆给他停了得了。”

“就是就是,来了半个月了,爷们几个天天伺候着连句话也不说,要我说就让他自生自灭得了,要不还浪费粮食。”

年长的乞丐闻言也做出了决定“等晚上天黑的时候啊大阿二你们两个把他丢在官道上,要不死在咱们这一不小心还得闹瘟。”

说话的两个乞丐闻言也是点头,又叹了一口气

这世道,平常家的老百姓都不知道怎么活,更何况这些命比纸薄的乞丐呢?

养活自己都废了老命,要让他们白养活一个人?

怎么可能呢?

没有人知道这个人是怎么来的破庙,仿佛是突然出现的。

半个月没说过话甚至就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半个多月没动过地方。

要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乞丐们就以为他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雨越下越大。

天上厚厚的云层遮盖住星光,旷野当中一片死寂。只有雨水拍打在树叶和地面的声音。

阿大阿二穿着庙里仅有的两件破烂蓑衣顶着雨水背着他走道了离镇子还有一段距离的管道上。

寻了一颗道边的大树下。

“就把他扔在这吧,好歹也是管道上,没准也就碰上个赶路的好心冤大头就把他救了。“

“哈哈,我刚要饭的时候也想过这样的事,这一晃都两年多年了。”阿二把背上的人放到大树下,“要是兄弟你真发达了别忘了也是我们两个成全的你,以后见面多给两个铜钱也算是报答我俩了,要是你没能熬过这一回做了孤魂野鬼也别怨我们,我们也就是个命比野草的下贱货,也真是养不起你。”

说完两个乞丐给地上的人磕了三个头,转身就走了。

雨水掉在有些泛黄的树叶上,崩开的水滴溅射在他身上。

他太虚弱了,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目光中的两个乞丐越走越远,但是他的嘴角好像有笑。

不一会好像有叫声传进他的耳边。

这叫声里面有太多的情绪。

惊恐

无助

痛苦

绝望

他精瘦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充实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惨叫声渐渐消失了。

他睁开双眼,一双长期充血变成红色的眼睛打量着自己的身体。

破庙里的老乞丐看这越下越大的雨,心里泛起了嘀咕

看着破庙里熟睡的众乞丐,他心想“今年又不知道有多少人熬不过这个冬天。”

他抱着怀里的包袱急急忙忙的出了破庙。

他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两个乞丐跟了出去。

“我就说这老东XZ了不少粮食。”

“去年冬天饿死了多少年轻力壮的,反倒是这老东西啥事没有。原来是偷偷藏了食。”

“嘴上说的什么大家把要回来的粮食一起平分,背地里自己还贪了回扣。”

老乞丐左拐右拐进了一片树林里的茅草屋里,临进门之前还回头看看。

两个乞丐看着老乞丐进屋之后,立马就推门而入。

老乞丐看着闯入进门的两个乞丐立马就跳了起来“你们怎么跟过来的,都滚出去!”

两个乞丐看着老乞丐刚打开包袱里面露出来的稻谷,冷笑道“这是昨天唐家堡施粥的时候你去顺的吧,我说你这老东西怎么让我们喝完粥给那瘫子送粥去呢。原来你自己找机会去偷粮食去了!”

另一个乞丐打趣道“都说这人是越老越精,在你这老东西身上我是学到了。”

看着面前如狼似虎的两人,老乞丐也是才反应过来。自己身边最听话的两个乞丐让自己打发去扔那个瘫子去了,没了那两人自己就是一个眼花手慢的老头子。根本没有能力拦住面前的两个年轻力壮的年轻人。

当即跪在两人面前“求求两位给老头子留一点过冬的余粮,怎么说两年前你们刚来的时候还是老头子帮你们说的好话,不然你俩早都饿死街头了,对不对,老头子对你们两个人还是有一点恩情的,对不对!”

老乞丐跪在地上不断地说着好话,拼命的祈求两个乞丐能给他留一点过冬的粮食。

两个乞丐看着跪在地上的老乞丐一时间也没了主意,不一会,一个乞丐对着老乞丐说“你先把你藏得粮食拿出来让我俩看一看,至于我们拿多少吗,到时候再说。”

老乞丐颤颤巍巍的起身就要拉开一道草帘,这段过程在老乞丐的心里仿佛一百年那么长。

一个乞丐看着慢慢悠悠极为不舍的老乞丐也没了耐心,直接拉开了草帘顺着微弱的光亮往里面看去,赫然挂着十多条腊肉,角落里还有风干的菜干,还有好几筐稻谷。

两个乞丐一眼还没看完,哪知道老乞丐从草帘里偷偷的抽出一把柴刀。

趁着两个乞丐不注意,

一回身就砍断了一个乞丐的脖子。

另一个乞丐还没反应过来,迸射出的鲜血就溅了他一脸。

那柴刀也是把顿刀,一刀只砍断那乞丐一半的脖子。

那挨刀的乞丐都没反应过来,就听着边上的一声惨叫

“啊!”

说到底没挨刀的也只是一个乞丐,乞讨之前可能是那个村子里发了天灾的农户。哪里见过杀人,杀的还是自己身边的人。

那挨刀的乞丐立马就趴在地上,一只手捂着脖子,一只手指着老乞丐,满眼的难以置信。

老乞丐对着挨刀乞丐的天灵盖就是一刀。

老乞丐这费力的一刀仿佛用尽了他的力气,毕竟他太老了。

一刀挥砍下去差点没站稳。

惊叫声停了,草屋里只剩下老乞丐喘着粗气的声音,还有挨刀乞丐赫赫的声音,再就是另一个乞丐牙齿碰撞的声音。

时间仿佛静止了,不知道过了多久。

看着面前惊慌失措的乞丐他发出咯咯的怪笑声“想抢我的粮食,那你就是要我老头子的命!我要把你们两个也做成火腿挂在房梁上留着过冬!”

那乞丐听了以后直接瘫在地上,身体颤抖的厉害。裤裆一凉,竟然吓尿了。

空气中弥漫着骚臭味,谁也没在乎。

瘫在地上的乞丐颤抖的说“别杀我,我不要你的粮食了,你放过我,我给你当牛做马。你放过我。”

老乞丐笑道“我不用你给我当牛做马,你只要在我饿的时候给我填饱肚子就行了。”

说着就砍了过去。

啊!

惨叫声响在丛林里,没有激起一丝波澜。

通往青山镇的管道里,一个人步履蹒跚的走着。

尽管他整个人看上去很虚弱,连嘴唇都在颤抖着

但猩红的眼睛却很有精神。

他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要是你离进一些听的话。你会发现他再说

好饿

口水鸡盖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