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钗情莫坞哀

第107章 化成灰我都认识他!

“我想把这个给你。”

沈乐葙从怀里将布防图掏出来递给盛千宁,随后行了一个礼。

“我进京也无处可去,还不如让我自生自灭,只求姑娘将这个带回上京交于陛下。”

盛千宁听见她说自己自生自灭有些生气,将手中的布防图扔在桌子上:“陛下让我来不是为了带这一张破图回去的,是让我平安将你接回上京,陛下不敢大肆宣扬怕有人对你下手只能让我秘密前来!”

盛千宁双手叉腰很生气的骂着沈乐葙,沈乐葙也不敢多说一个字,只是手指紧紧的捏着帕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郜城发生疫病我们险些折在那里,解决完病情没有休息的时间马上就赶路,这一路上遭遇了四次截杀,五十六个暗卫丧生,我们还在努力你为什么要放弃?”

“陛下和沈将军多年的好友,你这样做就辜负了你的父亲母亲还有陛下,你比我小些年岁回京以后你就住在将军府,我看谁敢嚼舌根子。”

沈乐葙的眼泪掉在手上,盛千宁拿起桌子上的布防图塞回沈乐葙的手中,抹掉她脸颊上的泪痕。

“你和它必须一起回去,没得商量!”

沈乐葙点点头,最终选择了跟着盛千宁走,盛千宁听见声音打开门缝查看一番。

是公孙北俞带的人和其他人打了起来,周彦和周莱在楼下帮忙,李玉突然出现在盛千宁的面前用力将门一推,门缝被关上,想必是追杀沈乐葙的人杀过来了!

盛千宁拽着沈乐葙的手走到窗边看向窗外,没有人才转头看向沈乐葙:“下面有个沿跳下去!”

沈乐葙极其害怕的被推了下去,盛千宁也跟着跳了下去,二人经过一番波折这才落地,两人跑到巷子里。

公孙北俞正和人厮杀,上次劫走樊书的人出现在这儿帮公孙北俞杀光面前的人。

他的身上……是阿宁绣给兄长的兜衣?!

不是丢了吗?怎么会在他身上?

公孙北俞很是迷惑但对方蒙着脸自己又看不见他的面容。

盛千宁找了一个篓子递给沈乐葙:“别出来。”

沈乐葙看着盛千宁要走自己拽住她的衣袖:“我怕……”盛千宁听见这句话以后看着她的脸从鞋筒里掏出一柄短剑递给沈乐葙。

“不怕,我很快就回来,你要保护你自己。”

盛千宁返回去找公孙北俞:“将军!”

盛千宁躲过一个人的大刀追到公孙北俞的身边,公孙北俞拉住盛千宁的手:“怎么回来了?!”

“小心后面!”

周莱和周彦两兄弟配合的很好,盛千宁被拉到一边她不能过多的展示自己,那个神秘的男人持长剑站在盛千宁的身前,盛千宁看着他眼神开始空洞。

“你们是什么人?不想死就快滚!”

非远擦拭嘴边的血迹看着这些杀手,顾尘靠近盛千宁,公孙北俞回头看着盛千宁眼神里充满了担忧。

几个人冲过来,护在盛千宁前面的那个男人挥起长剑,血溅到盛千宁的脸上,盛千宁楞在了原地。

无边的恐惧朝盛千宁袭来,这不是自己真实的害怕而是自己的生理性的恐惧。

这种恐惧让自己不断地处身在悬崖边,想让你掉下去却有一根绳子在边缘拉着她。

嘴里的牙齿不停的打颤,身子也开始发抖,公孙北俞察觉到不对劲扔了剑赶紧的拿出帕子快速的给盛千宁擦干净脸上的血迹。

“没事,没事。”

盛千宁喘着粗气眼神一直看着面前的那个带着兜帽和面具的男人,她想起来了一件事情。

-----

“这鬼皮面具怎么样?”

盛千宁笑着但又有些嫌弃的看着公孙北卿:“让母妃知道你偷偷带我出来玩恐怕会骂你。”

公孙北卿摇摇头拿着面具放在脸上比划:“以后若是我带着鬼皮面具穿着黑衣裳你还能认出兄长来吗?”

“化成灰我都会认识卿哥哥,这个送给卿哥哥。”

盛千宁手上拿着的是那支九转宝玉的簪子,盛千宁回过神来那男子刚走出门,风吹落了男子的兜帽。

九转宝玉的簪子?!

那是我给卿哥哥的兜衣?!

盛千宁眼神一直在那个男人的身上她伸出手抓住为自己擦脸的手腕,公孙北俞疑问的看着她,眼光顺着她看着的地方看过去。

“卿哥哥。”

盛千宁的眼神变得坚定,那男子听见愣住身子,公孙北俞也皱起了眉头,那男子垂眸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认错了。”

“你头上戴的是我曾经在南昭鬼市上买来送给卿哥哥的九转宝玉的簪子,身上穿的兜衣是我缝给卿哥哥的!”

“我说了……你化成灰我都认识你!”

那男人回过头来看着盛千宁又看着公孙北俞,眼泪快点下来时将头别过去大步迈出去。

“你弟弟!你一家人都不要了吗?!安郡姐姐也不要了吗?!”

盛千宁站在他的身后大吼,公孙北俞擦拭她的眼泪:“认错了吧。”

公孙北俞看到那双眼神也确定了是公孙北卿,但他不敢在有希望,他死了三年了,自己不敢在确定了。

“就是他!他没死!相信我!当时我被推下池子下的时候他还没咽气,他很有可能被人救了。”

可他……

为什么不承认呢?

为什么不回来见自己呢?

繁司Fs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