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琴奇缘

第92章 庆生午宴

“想你哟”,“真的假的”,“当然真的啊”。我逗婧儿。

我上午费了很大功夫录制刀郎“披着羊皮的狼”,把视频发到婧儿空间里了,告诉她,我去码字,想我,私信我。

我:这里面也有你的功劳,谢谢你。

婧儿:我听了三遍,百感交集!谢谢你,想你。

山村艺人直播间。今晚的人气特别好,榜上显示还一千多人,到了该下播的时间了,老艺人没有下播的意思,还在一首一首地拉着曲子。

婧儿:老艺人很聪明,不愿意下播。人气旺,扩大宣传,跟我们的标语有关系。

我:他们在那里看见的,还是平台推的。

婧儿说:抖爸会识别,

我看到婧儿私信我,问我:金牙刷完了没有?埋怨我不理她,我说:在你房间里刚出来。

婧儿:天天在我房间干嘛?

我:我天天去,去听歌。

婧儿:你听,我睡觉了。

我:果果找我,我去和他说了一声。去睡吧,好梦。

今天是婧儿的生日,是非常特殊的日子。

我早早地送去祝福,祝福她永远快乐。

我:妹•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天天快乐,一生一世,平安幸福,永远美丽健康快乐!这是我最诚挚的祝福。爱你哟!

婧儿:哥,早上好[咖啡][咖啡]谢谢哥,刚醒来,谢谢你的红包与祝福。

中午时分,我私信婧儿再次祝福她生日快乐!谢谢哥,同乐同乐,婧儿回复到。

她的亲朋好友来了,为她庆生。在酒店安排了两桌酒席,大家欢聚一堂,其乐融融,做为主角的婧儿,受到百般呵护和祝福,更是喜上眉梢,满面春风,沉浸在温馨甜蜜的氛围里。

我:看你十一点半在线上,认为在跟林林聊天呢?

婧儿:嗯,在听歌“画你”,天天“画你”,我不去找她,她从来不会主动跟我聊天。

我:又长了一岁。

婧儿:是啊,老一岁了,谢谢哥记得我的生日。

我:孩子盼着给自己过生日,希望能吃到生日蛋糕,

孩子过生日,爸妈高兴,他们的宝宝又长了一岁,长高了,长胖了,长的结实健壮,长的更加活泼可爱,小帅哥,小美女,乖乖懂事了,抱在怀里,抗在肩上,亲也亲不够。

“谢谢哥哥记住我的生日”婧儿说道。

我:不记住行吗,就你这一个小妹妹,也好记,正月二十五下月二十五前一天。

婧儿:记这个是要有心的。

我:我恐怕一辈子忘不了。

婧儿:真的吗?

我:今天是你的生日,阴历二月二十四。

婧儿:到一百岁了,还记得?

我:因为你是第一个人,也是唯一个谁我记住生日的女人,家庭里除外。

婧儿有点不相信,反问道:不会吧。

我郑重地告诉她:那里不会,难道我还骗你不成。

婧儿:那你的月亮呢?朝思暮想的月亮[呲牙]。

我:怎么又扯到月亮了,她只是个传说,你才是真正的月亮。

婧儿:她是你的相好,怎么会是传说?

我:所以才有了梧桐树•抱月。

我告诉她我的相好不是她,她是很纯洁的女孩,只是微信里的好友。

婧儿问:谁是你的相好呀?

我:我告诉过你,你自已去想想,她好像跟你见过两次面,不过她早已成为人妇了。

婧儿:我不知道,你不喜欢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所以你不记得了。

婧儿:你到现在还有联系?是你们单位的?

我:她结婚以后,就不再联系了,隅尔遇见也只是说几句话而已

婧儿:你真行,也会找个未婚的来做你的相好。

我:不过分手许多年后,常常想她,在我的心里只有她,常常去那曾经的老地方,希望遇到她;有时上下故意绕道走她住的小区;有时希望在集市上碰到她。

婧儿:她离你不远?

我:有时晚饭散步也去她家住的地方转转,总之希望见到,又怕见到。她才是我心中的最爱的那个人。

婧儿:她现在多大了?

我:比我小四五岁。

好多年以后,才忘掉这段感情,好多年后才从爱的沼泽里爬出来。知道了,那份不属于自己的那份感情。

婧儿:你忘不了,到现在都没有忘记。

我:已经放下来,想想那出糊涂的爱。早放下了,她现在过得很好,也很幸福,我也替她高兴。

婧儿:痛苦吧?

我:现在不觉怎么,以前全是悔恨,只怨自己心太软。

婧儿:心太软什么意思?

我:一个人能为对方去离婚,那也证明他是真的是爱对方。

婧儿:神经病。

我:其实是双刃剑,你得到了她,你就去伤害了另一个人,有人欢喜,有人悲伤。

婧儿:知道就好,还觉得自己很伟大。

我:是啊,伤害的不仅仅是妻子,还有你的孩子,也许是她们一辈子的痛。

她的模样我永远看不够,觉得她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

婧儿:是吗?那她结婚的时候,你不疯了才怪。

我:我们爱的死去活来,爱的天翻地覆,我常常到她家过夜,感到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婧儿:那时候你多大了?

我:三十多岁,想想在一起的日子,是多么的浪漫,多么的甜蜜。

婧儿:那她怎么会去结婚,你应该把她娶进来当小老婆。

我:她妈告诉她,我们两个人走不到一起,你懂法吗,一夫一妻制。

婧儿:人家很单纯,不懂事,被你耍的团团转。

我:搞错了,她结过婚。

婧儿:那你自己都有家有室的人了,还在外面粘花惹草。

我:那时候不懂这些,只知道对方是一辈子想要的那个人。

婧儿:现在清醒了吗?

我:结果被家里人给绞杀了现在明白了,在家里人没有同意的,我觉得我是个懦夫。

婧儿:现在还爱着她吧,那时候你不爱你自己的老婆?

我:人就是这样,一辈子都有难以割舍的痛,随着岁月的流逝会渐渐地忘掉,想想自己的老婆也不错,既然得不到那份爱,就好好的爱自己身边的人。尽管她们不怎么喜欢你。

婧儿:是你已经伤到她们了,也是你犯下的错造成的。

我:不谈这些了,谈谈一根弦是怎么对你表达爱意的。

婧儿:说那干嘛?

我:来点创作素材。人家是闲着无聊,找个精神寄托呗。在书里叫一根弦,都是化名,连大哥都改成强了,聊天截图给我。

婧儿:把你自己的经历写进去就可以了。

我:那是在另一部书里的内容,不过也剧透了一部分。

婧儿:聊天记录全删掉了他也没说什么。

我:昨晚上,成了三驾马车了你说说,你是主角,要有戏。

婧儿:说明林家军的团队合作精神很强大呗。

我:你是驾车的人,我和果果是拉套的人。

婧儿:神经病,说的这么难听。

我:不是吗?

婧儿:要不以后你来驾车,我跟后。月月老师的管理太差了,昨晚那个军气送了那么大的礼物,没一个懂的去感谢的。

我:你看我不行才那样说。

婧儿:谁敢说你不行对,都蒙了。

我:军气也太豪横了,那些老板有的是钱,我知道。

婧儿:你还记得我说了什么了吗?

我:记得,你说他太豪横了,什么霸气?反正说的很贴切。

我:他还回复你了。

婧儿:你一句都没记得,这些都是题材,你怎么都不懂得截图。

我:他怎么回复的,光点赞了。

婧儿:不跟你说,自已想。

我:他说月月老师的曲好听,他喜欢你。

“神经”,他说,婧婧,霸气吧,老师拉的曲子好听,我们大家都爱。

我故意说军气说的话:真酸[呲牙]。你,酸什么,婧儿追问道。

我:不是到了书里都是公众物,不比去介意那些。

婧儿:你不觉得这种对话,都很经典吗?因为我们不是他们的管理这些话应该是有他们的管理说出来,才对。

那可能把美好的东西说的一无是处,也可能把不好的东西说美不胜收。

我:我怎么不知道,军气夸得到位。觉的一根弦的谈情说爱会比一般人略胜一筹。

婧儿:哪有什么谈情说爱。他很有文采,看评论就略见一斑。

婧儿:人家是老师,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分寸的。

我:所以你要提供点素材,增加作品的美感。

婧儿:你可以展开想象。

我:到我这里尽管放心,不会走漏一个字的,他们只是角色人物。

婧儿:那也不行,不能那么无耻。

我叫婧儿告诉我,她与一根弦的聊天内容,只是一部分,也行,婧儿不肯,我只是感兴趣,大学讲师的作派肯定会和普通人不一样,为的是给作品增加些亮点和美的元素。

我:写的好有印象,写的不好没有人去看,我编的胡编乱造只是有点太不靠谱了,再说谁有闲功夫去看。

你的缺点就在这里,总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最后一不经意自己把自己又卖了[捂脸]

婧儿以下午我有活动,为借口,逼开了我的追问。

婧儿昨晚上睡得早,早晨早早的醒来向我问好。是星期天怎么不多睡会,她说昨晚上睡得早,醒的就早。

我问她红包怎么没有去领,她说心领了。

婧儿:我心领了,你有这心就可以了。

我:领一个也可以,你不领以后怎么给你发。

婧儿:我只要知道你心里有我就可以了。

我:心里只有你,不容置疑。

闪闪露露

作家的话
往事只能回味,那份肝碎肠断的岁月。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