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琴奇缘

第43章 狂欢夜

没有开播之前,家人们聚集在大群里,讨论圣诞节的话题,今晚是狂欢夜,最多的话题“中国人要不要过圣诞节”。

一快乐老哥首先提出“圣诞节是西方人的节日,像了我们的春节一样一样热闹。”

“咱们家不过那个节日,过春节”年年有余接茬说,大家齐声“洋人的节日,我们只过春节。”

我看到大家涌跃发言,就说“只有民族的,才是最好的”,大家纷纷伸出大拇指夸奖,说的好。“西方人的节日,我们不过”,我说。婧儿听到说“水一边,你不能那么讲,那是个人的自由”。也是,你怎么能干渉别人信仰的自由,那是他们的民俗习惯罢了。人们有信仰的自由,相互尊重本民族的风俗习惯,大同世界,和谐共生。

我认为今天是圣诞狂欢夜,林林老师今天晚上不直播了,因为她有个女儿在国外读书,崇尚西方文化和价值关,在家陪着孩子过圣诞狂欢之夜。

群里传来“林林二胡”直播的讯息,九点准时开播。

如往常一样,直播间里坐满了听众,一首“好日子”响彻直播间,下一首“我的快乐就是想你”,紧接着“挡不住的思念”。

进入听众点歌时段,婧儿一首歌一首歌地放歌,听众涌跃点歌,遇到林林没拉过的歌曲,提示再换一首,或者歌曲记下,下次再拉。

我负责接待新来的朋友和粉丝,果果负责提示林林调式,但我们俩个分工不分家,相互照顾,保证不出意外和妣漏。

今晚表现最突出的粉丝知足常乐,他自己点了两首歌曲,林林全都给演奏了,他的心里非常高兴。我想不能便宜了他,提示他多多为林林老师点赞,鼓励,表扬他。他拚命地为老师点赞,同时,我们也号召朋友和家人们为老师多多点赞,争取完成今晚六万的目标。

但我的心自那个书山进直播间以来,总是不愉快,憋闷,高兴不起来,看到他们就烦,尤其是那个书山,算那棵葱,在直播间里唧唧哇哇的,知不道自己有多大能耐是的;又想想婧儿叫他来是点赞的,捧场的,又何必拿没有的事来惩罚自己呢。不,我就看不惯他那张目中无人的脸,跟他打招呼还不理我了,有甚了不起。呸,唾弃。

是不是自己太小肚鸡肠了,肚量太小,人家宰相肚里能撑船,可我不是,心胸狭隘,疑神疑鬼,满身醋意,怎么能心情好,心情舒畅,又怎么能快乐起来的呢。我从此萌声了退意,离开这鬼地方。

永远的focus又来了,她不停地给林林送礼物,圣诞礼物圣诞老人帽子一顶一顶往林林头上戴,礼物很快达到999朵花,在林林开直播以来也算是收到多的一晚上了。

“今晚破六点五万,到十一点四十五,有那么重要吗?”我问婧儿。

婧儿“你想的和他们想得不一样,他们是来看笑话的,我就是不想叫他们看笑话。”婧儿始终有一棵不满足的心,你不知道你的这些赞数都是水货,都是延长时间换来的,拉二胡的整整拉了一个晚上近三个小时,自曝拉着二胡快要睡着了。我对婧儿说“这只是个数字,失去了娱乐的本意。”

现在的婧儿已不是原先的婧儿,你说什么都是她的理,我们天天泡在这里,想听首自己喜爱的歌,她也不给我们放,还振振有词。我们是凭着功夫和拿着钱来听歌,她就是不明白,还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

我:我和毛毛不一样

婧儿:有什么不一样[呲牙]

我:你是皇后娘娘,我是娘娘的亲哥哥,怎么会一样?

婧儿:是国戚。

我:他才来几天,江山是我们打下来的。

婧儿:那当然。

我:我们才是肩并肩的战友,听以点歌,要先放我的,他的先放放,就这点特权你到不给我,还惹我生气。

婧儿:我放歌一般都是接地气的,不是先放谁的歌。

我:傻瓜,那有不接地气的。婧儿:这点你就不懂了,有的时候哄他,是为了他能多点点赞。

我:哥哥听的歌都接地气。

婧儿:你以后不要点那种BJ有个什么什么的这种歌,我就给你先放。

我:林林不会拉,有的没拉过,我们点的歌是补充或补缺。

婧儿:你们最好都不要点,点了会扰乱我的思路,像有一天,下播曲,果哥让我放挡不住的思念。

我点的歌都是林林会拉的,还是下播曲,应该是欢快的,开心的,高兴的,都下播了,还思念什么。

我:果果,也想点歌她怕你生气,他就不点,我们不是路人。

婧儿:我没给他放,因为我要以大局为重。

我:是啊,你也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

婧儿:你们点什么歌应该事先告诉我,果果,他跟你说的吗?

我:他们不敢,我敢,你又想改契约。[呲牙]。

婧儿:现在来满足下你们的感受好不好?

我:再不满足,就不叫你妹妹了。其实你的这俩个哥哥,还知道识大体顾大局,只是你太秉公执法了,搞得我们守着盐山喝淡汤。

婧儿:那这样吧,从今天起,我们三个人,每人一天值班,这样就公平了。

我:又來了。

婧儿:反正轮到我的这一天一定是严肃的,不知道怎么说了,就装吧。

我:昨晚二点多才睡,你也不打盹,怪了,晚上见。

婧儿:让你正面回答问题。

我:你在上班你挣钱和我聊天,不候了。

婧儿:今晚你们点的歌,都放了,高兴吗?

我:发明个串烧,还得谢谢你,第一首不好,果果找你放赛马?

婧儿:没有啊,赛马是每天十点必放的。

我:你也发现人气上不去了。

婧儿:是啊。

我:刚放了罗佳,怎么又深情若懂,急死,我们有条小河。

婧儿:他们一个个不是都想家,想老婆了吗?

我:罗佳能提升人气,接着放欢快的。

婧儿:我就多放点柔情似水的歌了[呲牙]。

我:果果结婚了没?老婆不在身边?

婧儿:果果的孩子在老家读书所以老婆不能陪在他身边,他自己在外面包工程。

我:我发现你把提气的歌曲都放到后边了,接近十一点反而上来。

婧儿:看的出来,果果很爱他的老婆,挡不住掉泪了。

我:我怎么没有体会。

婧儿:那当然要放在下半场了,上半场也不能太冷。

你身在福中不知福,也不会冷啊。

婧儿知道老婆在我的身边,相比果果幸福多了。

我:直播间人数始终保持在四十左右就好了,人员二十以下就揪心。

闪闪露露

作家的话
只有民族的,才是最好的。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