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命运

第4章 神秘赞助商

我是上学时有名的“踩铃小姐”【注:“踩铃小姐”即踩着铃声走进教室的女同学,意思是这位女同学时间观念很“强”,在约定时间内既不会提前到达,亦不会迟到。此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走进办公室时,正好同事们起身去楼下开会,我跟着人流到了一间大会议室。

原以为只是栏目组的小会,却没想是整个历史频道的大会,几百名同事被云集在会议室,各色妖娆女上司的标配自然也不能少。这也许是人们顽固的成见,而对于那些大冷天穿黑丝袜,穿低领的36D,走路摆胯的雌性,我大抵只能粗略的将其划分过去,不得不说,看惯了我家那位,还真是很少有谁入得了我的眼。我时常感叹,为什么看似狭窄的脑袋,却能够迸发出不同的广阔天地,哪怕狂妄大胆,也千万不要被人间欲望断送了梦想,我要远离那些空虚的东西,也许是我内心对于正义的人道呼唤了太久,幸而我没有成为那类人的坐下宾。

我所在的是频道的舵把子栏目《古玩会说话》,这名字就可以看得出绝非简单的奢华版古玩鉴赏,是一个用古玩讲故事的创新类栏目。栏目的创始人,也是栏目的制片人程锦,那时候我单纯的并不懂得对待世人只能用姑且的眼光看待,在特立独行的见解中,她是一个有思想的职业女性,从不会奢华夸张的穿戴,干练稳重,一腔热血铺在栏目上的拼命三郎,当然对于下属的严厉每个人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这个有人情味的栏目品牌的定位就是真情与实感,“用真情故事讲述素简与奢华,用实感信仰表达华年与蹉跎”这句广告语打出去后,一度引起了社会的关注。我来到这里第三个月了,亲眼见证了在传统电视台栏目招商难的情况下,我们频道的广告费却因为这个栏目扭亏为盈,不仅稳定了收视率,还吸引了新的广告投资商,新投资商出手阔绰,神秘无比。栏目的播出时间段一下子由每周二晚十点提到了周末黄金档,连复播也放在了每周五的晚饭时间,虽然制作经费依旧吃紧,栏目组的人手也不算充足,但却是个用真心和专业度拼杀出来的有价值的栏目,这正是我愿意留在这里工作的原因。

诚然,对于一个刚走入社会的小青年来说,有一个不错的领路人是非常幸运的,每次会议的首席发言人都非我们这位锦姐姐莫属,而今天的焦点并不是她。

正当大家都在窃窃私语为什么突然召开临时大会时,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带一股莫名让人心慌的风走进来,与此同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不少制片人都以最快的速度弹簧般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连一直以来都相当淡定的程锦也整理了一下并没有褶皱的上衣衣襟站起身来。频道总监王大壮,被我们私下尊称王胖子,他的嘴更是咧到了耳朵下面,殷勤的露出让人不齿的假笑,两只灌满脂肪的肥手交叉在胸前,如看见烤熟的肥羊般渴求般望着那男人。

“太荣幸了,蓬荜生辉,感谢上天让我幸运的请到您!”

不得不说,这是个中年才俊,虽不能算作气宇不凡,却是绝对的精英挂,浑身散发着贵态,单他微勾嘴角自信无比的样子,就搞得不少人心神不定了。

“井楚然!”

“天,真的是他!”

在王胖子双手诚邀下,这人丝毫不谦让的坐在会议桌前,随着他坐定,一杯冒着热气的茶已经递到了他手边。

这人有种不速之客的气场,坐在了满场的C位却不显突兀,同事们交头接耳中,只言片语便揭开了其身份。

关于他的传闻是这样的:

在三个月前,也就是我还没有回巴诺时,《古玩会说话》由于制作经费吃紧几次险些停播,利用自媒体宣传也没起到任何效果,历史频道由于没有太像样的节目,收视率几度被亮了红灯,王胖子多次被台领导约谈。频道内部只能开得出基本工资,根本无法支付员工奖金,而我投递简历顺利录取也是因为实习生的成本低,但大家心知肚明,也很可能因此也就成了个空头的实习机会。

可幸运的是当我开始实习后,栏目组运用自媒体互动宣传,引发了一段时间社会的热议,于是我们频道突然杀出来一个神秘赞助商,就是井楚然,他也是安市知名文化产业大鳄,家族不仅坐拥各大产业的广告出口,同时拥有国际三大品牌的汽车4S店,我们栏目组最近刚刚上岗的商务车也都是他老人家赞助的,货真价实的金主爸爸。由于他的赞助连我们这样的实习生都有了奖金拿,神秘大佬亲自组织会议,自然令人出现难以置信的猜测。

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听了几句,可没那么多心思对于什么事情都饶有兴趣地细细鉴赏,对于这类的八卦我一向左耳听右冒,于是悄悄窝在角落里,悠闲的将两条笔直的长腿随意搭在一起,前座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同事像一面完美的墙,将我护了个严实。

“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井楚然董事长能够光临我频道指导工作!”

王胖子特意清了嗓子,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陈述着他激动的心情。

“我们频道这个月的广告任务扭亏为盈,在全台收视率排名每日攀升,这些成果离不开大家的努力,更离不开背后默默支持我们的人。”

在热烈不断的掌声过后,他充满情感的望向井楚然,“有请井董为我们讲几句话!”

又一阵掌声过后,空气中因充满了好奇的力量而安静无比。偶尔几个同事轻咳几声,遭到了王胖子远程投射过来的厌弃眼神,立刻觉悟地捂上了嘴。

这井楚然瞥视全场,像是在找什么人,似乎并没有打算说什么。

王胖子悄悄对程锦使了个眼色,程锦识大体的站在了井楚然身边。

“井总,让我来先给您汇报一下栏目的近期收视率和栏目改版策划吧。”

见井楚然微点了一下头,程锦用专业的讲解打破了尴尬局面。

“我们准备增加新的栏目板块,《汝窑为魁》将会作为新板块的名字出现在下个月的第一期栏目中。汝窑这个宋代巅峰的工艺一直以素美闻名,这个新板块依旧延续本栏目的定位,更凸显素简风格,意如汝窑,是用朴素的风格讲述古玩相关的民间故事,我们也会请各行各业的人作为嘉宾出席。”

会议中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不出所料,这位井先生很快被程锦的绝佳口才所吸引,并道出深深的欣赏之意,“云破天青,没有装饰却不落下乘,好一个‘简素不会对奢华自卑’,我很喜欢你们这个不断作减法的栏目风格。”

井楚然的声音很有磁性,淡淡的夹杂着说不出什么地区的口音,更确切的,似乎有一点点外国人说中文的味道,他抬起袖口看了一下手表,突然站起身,看样子是准备离开,这让王胖子也跟随站起了身。

台内的突发事件常发生在新闻组,我前面的人墙先生耳边耳语了几句,人墙先生提起脚下事先准备好的摄像机匆匆忙忙向会议室外跑去。逢会必睡【注:“逢会必睡”即每逢会议,无论大会小会都会立刻被催眠的办公室小白,且有躲避领导监督的高超技能,比如找寻掩体或梳着随时可以挡住眼睛的发型。此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的我并不清楚此时面前已经一览无余,而井楚然在一无所获后正准备走出会议室,却突然将眼睛定格到了正在打着瞌睡的我脸上,他眼神中闪烁着复杂的变化,竟然径直向这边走了过来。

本笑逐言开迎上脸去的隔壁小姐姐,脸色也突然变得容光焕发,起身后却发现井楚然越过了她站在了我面前,于是恼羞成怒的狠踢了我一脚。

“干嘛踢我!”

当我正呼吁正义时,抬起头却已无法逃脱的与这井楚然四目相对,那眼神正死死的抓在我的脸上。

这样不堪的场面总是千篇一律的以尴尬收尾,我无可奈何,但毕竟我这颗单纯的灵魂还不太会说谎,也来不及展示无限的思想发挥,于是无比认真的说道,“那个……大叔,您讲演太精彩,我听得太入神了……”

井楚然声线低沉的笑了下,转身看向程锦,小声在她耳侧说道:“新创意很好,或许需要请一些明星和民间的高手参加,我再追加你们栏目五百万投资。”这人再次露出难以接近的神色,转身离去。

王胖子因为摸不清此意而琢磨了好一会儿,望着这位行事诡异的大佬的背影,感动得险些落泪,摇着头小声感慨着,“刚刚是笑了?他笑了是吗!”

郭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