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伪装十年,佐助瘸了

第44章 搞人心态有一手的

“你先给我打击出来心理创伤,然后再给我进行话疗,这是人能够干出来的事情?”

佐助伸出颤颤巍巍的手指,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

前面连续十局被吃光棋子的缘由似乎找到了!

那双黑色眸子里此时似乎满溢出来控诉的情绪。

不远处,看着他这副凄惨模样,宁次心里却无端地生出了羡慕的情绪。

真是好运的出生啊!

因为没有遭受过太多的挫折。

以至于这一点点打击就能够耿耿于怀。

他当然不会知道。

现在还算贵族小少爷的佐助,不出意外的话,在不远的将来,命运不会比他好上多少。

生活没给他过早成熟的教育。

却给了他不得不过早成熟的命运。

此时佐助还是一个能为这点事情而伤心的孩子。

面对他的控诉,鸣人依旧维持着笑容:“很抱歉,全力以赴有时候是对对手的尊重,我留手岂不是看不起你么?

“其实,我现在也是初次开业,实在找不到第一个治疗对象。作为朋友,你向来是很大方的,不是吗?”

佐助傲然点头:“原来是这样,你直接说不就好了?区区一百......给我来三次的。

“我倒要看看,你除了戳中我的伤口外,还能够说些什么?”

就这样,佐助成了鸣人开业以来,第一个招揽到的顾客。

收了钱后。

鸣人摊开一张纸,传到佐助前面,道:“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写上来,然后我再回以对应的话,这种交流最具保密性质,包你不用担心自己心中难以启齿的事情被第三人听到。”

佐助接过来,对此很是认可:“真不错,没想到你虽然人有些烦,想法还很不错。

“不过,我不识字!”

“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鸣人反问,上次能让他这么无语的事情还是在上一次,

紧接着他询问道,“有兴趣挑选安静一些的坏境吗?

“喝杯茶水,慢慢聊。”

佐助感觉有些不大乐意:“感觉好麻烦的样子。”

然后鸣人祭出了大杀器:“咳咳,佐助,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退款只存在于话疗失败后,没开始的话,不退钱。”

佐助:“???”

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同意。

看着两人的背影,宁次稍稍有些吃味,不过还是很快恢复过来,将刚刚摆过的十局对局快速复盘一遍,而后快速离开这里。

他对于跟人交友的兴致本就不算高。

现在暂时没有留在这里的兴趣,不如独自修行,或者继续进修心境什么的。

族长对于笼中鸟的让步,可以说是有好有坏。

宁次对于这些也早已经能够做到坦然接受,当然,接受不代表什么都不去做,只是承认困境,同时不论之后能否真正摆脱困境,都不会后悔。

宛若冲破牢笼的鸟。

哪怕头破血流,也好过犹豫不决的心。

在他穿过距离这几条街道比较远的巷口时,逐渐来到村口处,宁次忽地听到喧嚣,他转过头,看到了一些陌生的身影。

那是还没被女孩的“朋友们”所笼罩的区域。

宁次对此也很理解。

感化整个村子的同龄人,也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因为涉及到的数量太多。

物理感化只是入门,之后还需要多种组合拳才能够达到较好的效果。

显然。

这几条街道就是离那边已经成为社团一般的集体比较远的地方,又单独重新形成了一个个小团体。

只在做某些类似的事情的时候,才会比较相似。

例如校园霸凌这种,寻找一个最好欺负的弱者,集体共同排斥一人。

在忍界。

这种事在更小的年纪里就有发生了。

被当作最痴傻的人,因着看起来最好欺负,从而招致了各种恶作剧,只是他依旧维持着对应的笑容,宛如对一切毫无知觉一般,没心没肺的。

宁次的脚步顿住,回忆起了前些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他似乎还是找了个借口,一开始只是看着,所以完全没出手。

现在碰到同样的情景,心里依旧是有着对应的不舒服。

前些时日女孩的话语缭绕在心头。

这次宁次没有再故作冷漠。

他上前去驱散了那些欺凌者,然后看向了这个似乎有些憨憨的家伙,只见他依旧带着笑,感谢道:“真是太谢谢你了,你是第一个那么帮我的,我们能成为朋友吗?”

宁次轻轻摇头:“成为朋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确实,你真厉害,比我见过的人都厉害,要成为你的朋友确实很难。”他认同地点点头,随后带着一丝期待道,“但是如果我好好努力的话,以后也一定能够变得很厉害的,你相信吗?”

宁次没有嘲讽,也没搭理太久,而是转身离开:“行不行,不是看我相不相信的,而是看你能做到什么地步。”

他的身影快速远去,好像刚刚见义勇为的另有其人一般。

......

一个桌子,两杯茶水,两个椅子,两个孩子。

佐助在鸣人对面有些不习惯地坐下,皱眉道:“这就是你说的换个地方?”

“这里很安静,不是吗?”鸣人没有着急说什么,先优雅地喝了一口茶水,然后发现因为太烫又放下了。

等佐助坐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他才继续道:“说吧!”

“说什么?”

“说点你想说的东西。”鸣人开始解析自己要做的事情,好让佐助有个心理准备,“所谓心理咨询,在村子应当属于还没有甚么人做的工作,而我采用的也是比较新颖却实用的方法,话疗。

“所谓话疗,就是如果心理上有什么问题,通过谈话交流,你对于自己心理的问题以及犹豫等,都可以同我交流,答案没办法在交流之中解答。

“但你由此而产生的抑郁可以因此而消散很多。维持良好的心情,能够让你更好的迎接接下来的生活。”

佐助没怎么听懂他在讲什么。

仔细思考了一会后,佐助似懂非懂,旋即怒气一起,道:“所以你让我先说话的意思是觉得我有病?”

“不是有病才要话疗。话疗的另一种作用,就是心理有什么烦心事,也可以说一说,难道你哥哥天天放你鸽子,你还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鸣人依旧很从容的模样,掌控着谈话的节奏。

这也是他喜欢先接触这些年龄小的重要人物的原因。

足够简单直接。

听着他的反问,佐助很想反驳,但想了想三天两头放自己鸽子的哥哥,这话确实说不出口。

如果不是因为在族里待着实在无聊,他也不会有事没事就出来找虐。

长舒了一口气后,佐助开始讲述道:“说可以,你不能告诉别人。

“身为宇智波一族的我,在武力和智慧上双重被压制,完全不像哥哥表现的那么惊艳耀眼,心里确实有些挫败感。

“但是,经过我的努力,赌上宇智波的荣耀,随着棋盘上的进步,我在实战上的能力,也可以随着各种传承和天赋的觉醒,慢慢变强,重新找回失踪的尊严。

“虽然现在是还差了一些就是了......”

对上那双宛若蔚蓝天空一般的眸子,佐助的话语渐渐小声,眼神也有些躲闪。

——

——

(2/3)

虽然胃疼,好在要加更的章节还是加出来了。

很简单de

作家的话
书友群582867257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