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伪装十年,佐助瘸了

木叶:伪装十年,佐助瘸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情绪把控带师!

“再来!怎么刚好就是那么巧。”

宁次重新将棋盘摆好,打算再继续对弈一局。

主要是刚刚输的实在是不明不白。

原本在知道老将被吃之后,就会直接死亡,宁次还不怎么在意来着,毕竟隔着那么远的距离,还有那么多棋子保护。

就算被将军,他还不会跑吗?

没想到还真的跑不掉。

简直离谱!

鸣人好心安慰道:“其实刚刚我用的就是一个小小的杀招,因为提前学过一些定式,所以能够及时运用,并非是我的智慧真的比你高太多。”

宁次总感觉这个安慰还不如不安慰。

他像是输不起的人吗?

“再来!”

很快。

宁次没有因为再规则简单而轻视象棋,而是认真看着鸣人的开头,模仿者他的棋路来走。

见状。

鸣人在一个中炮过后,直接砍卒。

宁次见状,也是炮五进四砍卒。

接着就见到鸣人炮五退三,卡住了他的炮,在宁次想要有样学样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这个炮......回不去了。

宁次:“???”

“一点小技巧。”鸣人说着,安慰道,“都是入门知识而已!

“我相信等你学会了这一点入门的知识,你很快就能够有样学样,真正打败我了。”

宁次淡淡道:“不就是炮被卡住而已,等我出个车,这把胜负还不一定呢!”

过了一会。

鸣人跳马白吃一个炮。

宁次继续出车,准备开始看着能不能找回一点优势,然后鸣人把马一跳走。

宁次发现自家老将又没了。

“......”

他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几天的学习差距。

真的能够大到这个地步?

宁次咬了咬牙,沉声道:“再来。”

如此持续了五把后。

宁次仰头望天,一时无语凝噎。

他的感觉真要形容的话,差不多等同于刚学会车马炮用法,然后就要面对国家级大师的感觉,差不多能被赢到不想下棋。

不过输红了眼后,不得不说,原先的事情确实暂时没有在意太多了。

这也是鸣人尝试的一个心理疗法。

倘若心里感觉自己不开心的话,就去跟高手对弈一局,等对弈结束后,他就会发现,其实自己原先的心情还不错。

尤其是这种一对一的棋局,根本没有队友可以甩锅。

菜就是菜。

见状,鸣人也暂时收了棋盘,对宁次说道:“输了的感觉怎么样?”

宁次也没有嘴硬,说着:“感觉是不大好。

“不过这游戏,似乎还真的有不少门路,你真的也只是初学者吗?”

输了几盘。

宁次也感觉出来了。

这不像是小白对弈。

倒像是高手虐菜。

鸣人说道:“可能是我的天赋还可以吧!

“输棋的话自然会不高兴,但是如果赢了就可以很喜悦。所以有兴趣以后继续对弈吗?”

宁次轻轻摇头:“可是下棋对于实力提升并没有帮助。”

“但这个过程当中,你暂时忘记了不少烦恼,不是吗?”鸣人说着,对宁次说道,“人如果除了修行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的话,会找不到生活的意义的。

“哪怕生活很苦,苦中作乐的人生,总归还是比自怨自艾要舒适太多。”

宁次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鸣人的话语。

而且他的心里也确实起了一些争强好胜的心思。

原本沉寂的内心也因此而重新活跃起来。

研究棋谱。

然后寻找打败对方的招式。

毕竟这棋看起来并不复杂,虽然实际下起来有点难,但好像也就如此而已!

然而在这种博弈之中,鸣人实际上代表了人类最高水准。

宁次能战到什么地步,不看他能进步多少,而是看鸣人放多少水。

在宁次回去休憩前,鸣人给了他一张纸,上面写着不放弃三个字,字体娟秀而开朗,宛若其人,他说道:“如果感觉心情抑郁的话,就多想点开心的事吧!

“我们无法选择命运,但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行为!”

宁次轻轻点头。

这一幕烙印在脑海之中,此后久久难以忘怀。

在他离去后。

鸣人划拉出系统面板出来,心里却是满心的不解。

这心结还没完全解开吗?

明明看宁次似乎已经能够融入新生活之中了。

【或许,我理解之中的心结解开,跟系统理解的有点偏差,也可能宁次心里终究还是带着结。放下,并不一定是释然,只是暂时的无能为力而已!】

在分析判断的过程之中,借助任务完成度,鸣人发现自己似乎也可以客串一下心灵导师。

有谁比自己更了解自己任务对象的心结呢?

任务对象本人也不行!

没有急于完成这个任务,鸣人离开这片小树林,回到村子里,去一个个着急村子内认识的同龄人,增加自己交好友的密集度。

不论是平民孩子,还是那些忍者家族的孩子,对于鸣人来说都没什么区别,只要有机会就接触,宛若孩子王一般将这些人统合起来。

在这个年纪。

即便是忍者的孩子,碰到事情也不可能去叫大人帮忙,那是懦夫的表现。

而且有三代在,村子内更多的危险也不会出现,一切都会局限在一定的规矩内。

他只需考虑别违背自己塑造的人设即可。

恰好。

只靠自己的话,这个年纪的同龄人,鸣人都不带怕的。

只是到目前为止。

似乎因为村子情况比较紧张的缘故,鸣人能够见到的同龄人不算多。

他对此也不着急。

时间推久一些反倒更好。

毕竟自己也需要时间慢慢成长。

下午。

红日西坠。

菜市场那边。

鸣人伸着小手,同那些大叔阿姨们挥手,小脸扬起明媚的笑容:“再见,明天我还来你们这里砍价。”

摆摊的大叔:“......”

虽是如此。

他们对于鸣人却并无什么恶意,只因为没认出来鸣人跟九尾的关系,这就是易容术的原因了。

对于他们因为易容才接受自己这件事,鸣人心里并没有太多的波动。

偏见如果能够轻易更改的话,就不是偏见了。

心中没有什么欢喜,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愤怒。

及至红日西坠。

鸣人在晚餐做好时,终于又不出预料地听到了来自三代的敲门声。

若非这些日子村子比较紧张。

鸣人有八成把握断定,三代早一段日子,就会来木叶同自己谈心了。

毕竟换了个身份,解除了人柱力的负面影响后,他交朋友的速度有亿点快。

三代是希望鸣人融入村子没错。

但他不会想到鸣人会那么快就跟村子的其他同龄人“打成一片”了。

这样显得他这个火影用处有一点低。

他不着急是不可能的。

很简单de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