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身后我成了霸总掌上娇

隐身后我成了霸总掌上娇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失踪

楚娇娇一夜无梦,睡到日上三竿。起来后,她才发现霍廷钧早就去了公司。餐桌上摆放着品种多样的早餐,楚娇娇一手端起牛奶,一手漫不经心地拿起霍廷钧留下的字条,上面是霍廷钧刚劲有力的字体。

“我先去公司了,早饭在桌上。记得牛奶温过再喝,如果要出去,记得发信息通知我。”

楚娇娇仰头将冰牛奶一口喝下。反正他也不在,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她成为透明人已经快两个星期了,除了昨天的那一次要人命的突然失效,她一直都处于隐身的状态。有家不能回,公司不能去,父母不能见。楚娇娇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离重度抑郁,也就不远了。

究竟是谁让自己陷入如此境地,楚娇娇不是没有想去过。但想破了脑袋也一无所获。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社畜,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见的最多的人不是同事就是家人。哦,还有那个渣男李泽言。

更何况,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她根本想都想不到,又能从何处找到蛛丝马迹?

等等,楚娇娇突然想到,霍廷钧前几天告诉她,将橙汁翻倒在她身上的人是长海大学的学生。这是唯一一个楚娇娇所能想到和这件诡异事件有关联的人。

对于那个人的印象,楚娇娇其实很模糊。饶是谁也不可能记住一面之缘的人。但是楚娇娇还是清晰的记得,那个男人的手背上,拇指和食指间有一处纹身。那是一朵跳跃的火焰,火焰的底部是英文字母的缩写CS。

她越想越坐不住了,前段时间被陈泽言劈腿的事弄的方寸大乱,还没来得及考虑自己的事。但昨天的危险让她意识到,自己的这种状态如果再继续下去,可能再也回归不到正常的生活中。

首先,这个世界上既然霍廷钧能看到她,保不齐还会有其他人也可以。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和霍廷钧一样,淡然处之。到时候,把别人吓死事小,让自己变成异类才是大事情。

其次,这个杀千刀的隐身居然还会失效。你想想,一个人从无到有,突然出现在你眼前,是不是会被吓得抱头鼠窜。她楚娇娇还不想成为人民公敌。

她独自抱腿在沙发上思虑良久,还是将电话拨给了霍廷钧。

盛元总裁办公室,霍廷钧面色凝重。他再次将手中的报告一一看过,抬头对钱特说道:“这些数据在内测中有没有出现过问题。”

“已经经过了好几轮内侧,目前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霍廷钧这才面色稍霁:“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合同签好后,和伟光的技术部门再一起开个会。”

钱特助点头,迟疑半晌又道:“董事长,合作达成这件事需要在公司公布吗?”

“暂时不用,他们的戏还没有唱完呢。不能扫了他们的兴。去把技术部的袁辉叫来。”霍廷钧吩咐完后,将报告合上,闭目思索。

手机铃响起,他睁开眼睛,看到楚娇娇的名字。嘴角下意识的向上弯起,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的变轻。

“起来了?牛奶温过再喝了吗?”

“啊?”楚娇娇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会第一件事问她这个问题,支支吾吾:“温,温过了。”

霍廷钧笑意顿收:“你说谎话的能力还不过关。”

楚娇娇有些尴尬,怎么管的比她老爸还要宽。但识时务者为俊杰,她立刻道歉:“对不起,下次一定温过再喝。”

道歉道的比谁都快,霍廷钧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问她:“要不要来公司。”

楚娇娇这才想起正经事:“你上次说撞到我的人是长海大学的?”

霍廷钧握住电话的手滞了滞:“是的。”

“那我能不能先去找他。”楚娇娇快速地说完,又补充:“放心,我知道你忙伟光的事。没关系,我只是先去观察一下他,看看有什么蛛丝马迹可寻。”

“娇娇。”霍廷钧的声音变得有些为难:“我也才刚刚得到消息,他失踪了。”

“什么!”楚娇娇吓的从沙发上栽了下来:“为什么?”

霍廷钧听到咚的一声,急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怎么回事?摔倒了吗?”

楚娇娇哭丧着脸揉着摔疼的屁股,哀怨的说:“难道这是老天看我不顺眼,要将我人道毁灭吗?”

霍廷钧被她说的哭笑不得,但还是郑重的对她说:“还记得我开始和你说的话吗?我会帮你。”

“可是,人都找不到,怎么帮啊?”

“我也在调查,他什么时候失踪,为何失踪。他的身边最近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出现过什么人。”

霍廷钧的话带着奇异的安抚力量:“人在这个社会中生活,总会留下很多痕迹,别急,会查到的。”

楚娇娇郁闷的低下头:“我有点想我爸妈了,我都半个月没有见到他们了。”

霍廷钧突然间觉得很心疼。一个一直在父母羽翼下成长的女孩,突然遭遇了这样的变故,换做任何人,都可能会奔溃。

但这个女孩,即使再难过,也选择了坚强的去面对它,并想办法解决它。从来没有想过去哭泣,去逃避。唯一的一次,他又想起她昨晚的眼泪,感觉昨天被她泪水沾湿的胸膛开始隐隐发烫。一时间,他痛恨自己没能真正的保护好她。

“我这边事情也差不多了,下午我们去看看你爸妈。”他把声音放的更低,安慰这个明显沮丧的女孩。

楚娇娇这才显出几分高兴来:“啊,真的吗?可以吗?”

霍廷钧笑着答是,仿佛能想象的到楚娇娇兴高采烈,两眼放光的样子。

“那你准备准备,我事情结束了来接你。”

“嗯。”楚娇娇愉快的回答,一时间又想起什么:“对了,伟光的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李长青行动了吗?”

霍廷钧没来的及回答她,因为他听见门外钱特助的声音:“董事长,袁辉到了。”

他道了声进,又对电话里的楚娇娇说道:“还有一场终场大戏要靠他们来演呢。怎么可能让他们轻易缺席呢?”

棣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