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唐儿归

第96章 疏勒

疏勒,这是曾经大唐的安西四镇之一,也是安西地区最为繁华,人口多,物产丰富的宝地之一。

只不过大唐的安西四镇在安史之乱后的两百来年中,于阗被吐蕃攻陷,随后自立成了于阗国,碎叶则在武周时期就事实上沦陷。

龟兹镇和疏勒镇则在一百年前最终被吐蕃攻陷,现在龟兹属于高昌回鹘,疏勒镇则在喀喇汗国手中。

疏勒城的大概位置就在后世的喀什,实际上这个时代,正是疏勒这个名称开始往喀什转变的关键时刻。

这一代的喀喇汗国大汗萨克图.布格拉汗,是喀喇汗国历史上的著名君王。

也正是在他手里,喀喇汗国开始逐渐天方教化,其与继任汗王执行的刀剑传教政策,给安西各族人带来的深重的灾难!

张昭骑在一匹高大的黄马身上,身后跟着数十个装备齐全的护卫和马队,他现在的身份是伊州来的大贵族,高昌回鹘汗国的狄罗达干仆固承之堂兄仆固奉恩。

这个身份是经过精心设计了的,仆固承出身高昌回鹘王族,是汗国建立者,张义潮曾经手下悍将仆固俊的后人,只不过他是后妃诞下的支脉,而仆固奉恩则是仆固俊的嫡出血脉。

而且由于仆固奉恩祖上两代人与李唐宗室和亲,甚至仆固奉恩的母亲也是来自李唐宗室的沙洲李家,就是张昭十四姑父,归义军大将李明振的小妹,所以长相颇类中原人士。

这位高昌回鹘王族最近刚从摩尼教改宗佛教,在武达儿奉张昭之命去往伊州找狄罗达干仆固承要赎身款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去往敦煌研习佛教经义的仆固奉恩,所以张昭就选择了大胆假扮他。

还有两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作为曾经的摩尼教徒和现在的佛教徒,仆固奉恩肯定不会乐意去到疏勒,因此疏勒城的达官贵人,基本没见过此人。

其次仆固奉恩行事低调,更因为身上与归义军有牵扯,在高昌回鹘处于比较边缘化的地位。

这就完美避免了东来的行商或者喀喇汗国的使者见过他,最后长相跟中原人类似,又弥补了张昭在相貌上的特点。

疏勒城此时的气氛比较紧张,因为南边于阗国的大规模征调是瞒不住人的,不单是征调,还有各种器械的打造,粮草囤积都早就传到了疏勒城。

在这个时代,一国想对另一国展开突然袭击,在大国之间基本不可能。

因为除非是那种出兵百来甲士,征召农夫、牧民一两千的村战,不然每一次的战斗,都需要战前做大量的准备才行。

比如于阗这次针对疏勒的战争准备,李圣天从张昭给他展示出可以爆破疏勒城墙的932年正月开始,就已经在做准备了。

但直到目前的三月,整个准备工作还在进行中。

各地封建领主带着私兵还在于阗王城与国家常备军进行合练。

预计的三十万支箭矢还有三分之一没有制造完毕。

三万大军需要准备足够支撑三个月以上的七十万石粮食,也还没有全部调集到位。

至于其余的甲胄和攻城器械的打造,以及运粮民夫的征调,都还在进行中。

这样大规模调动,恐怕就是瞎子也看得见,傻子也知道会是针对谁。

于阗和高昌回鹘是宗教上的盟友,历史上于阗亡国后,阻止安西继续绿化的就是高昌回鹘,所以于阗不可能会去攻打高昌回鹘。

至于仲云国,出动三千人就够了,用不到三万,而且铁定是亏本的生意,李圣天不会傻到去打仲云国,所以于阗会针对的,只能是喀喇汗国了。

不过此时的疏勒城虽然紧张,但并未如临大敌,反而是陷入了一种畸形的繁荣中。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于阗征调如此的多的物资和军马,绝不可能很快就攻来,加上筹备春耕的影响,至少还需要两三个月战事才会爆发。

是以所有人都在抓住这个空闲期买入卖出各种物资,走北丝绸之路的行商也在抓紧通过,他们不知道这场战场会进行到什么时候,都在抓紧最后一点时间多赚一笔。

张昭思考了再三,还是没有选择冒险进入疏勒城,谁知道现在的疏勒总督,也就是博格拉.萨克图汉的心腹,伊蒂哈德.纳斯尔.本.曼苏尔会不会反应过激。

毕竟这家伙是个狂热的天方教徒,萨克图汗就是在他父亲萨曼王子纳斯尔.本.曼苏尔的引领下皈依天方教的。

张昭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叫做葭芦馆的小集市,听这名字就知道是汉人取的。

此地南边不到十里,就是著名的伽师城,差不多一百里外,就是疏勒,附近没有喀喇汗国多少军队,还有大量的佛教徒,是个非常不错的安全区。

武原儿站在张昭身边,正在一遍又一遍的背诵一张黄麻纸上的字,这是张昭给他的任务。

他现在就是高昌王族仆固奉恩的使者,他此行的目的是疏勒城,任务是代表仆固奉恩,希望以价值三千贯的财物,换取被疏勒总督伊蒂哈德监禁的数十大云寺僧人。

疏勒大云寺,是疏勒佛教兴盛时期的最重要寺庙,它收藏过释迦牟尼用过的“佛浴床”、“佛钵”等遗物,历史上的高僧如佛僧道安、智猛、鸠摩罗什等都曾在大云寺顶礼膜拜过。

后世喀什甚至都还能看得见大云寺的遗址,就是被称为莫尔佛塔遗址的地区。

在这个时代算得上是疏勒城佛教徒的信仰之地,三年前,大云寺在伊蒂哈德的命令下被彻底毁坏,不愿意改宗的僧人都被投进了监狱。

而正是这件事,彻底激怒了李圣天,由于伊蒂哈德的萨曼王族身份,历史上李圣天还曾派出使者出使萨曼王朝威胁报复。

这在公元十一世纪的一位阿拉伯作家喀迪.艾布勒.胡赛因.艾赫迈德.伊本.祖拜尔的《珍宝录》中就有记载。

张昭亲手替武原儿整理了了一下衣领,武原儿有些紧张的看着张昭。

这位之前一向是跟着兄长武达儿打打下手的,现在不但要当正使,还要去干如此凶险的事情,难免有些紧张。

“原儿兄弟,一定要记住某的话,喀喇汗人既然已经知道于阗要对他们发动战争了,那么势必就更加不敢再招惹高昌回鹘汗国,因为这很可能招来两方的夹击。

所以你可以稍微趾高气昂一点,只要你记熟这张纸上的信息,就不会被拆穿,不被拆穿就不会有危险。”

武原儿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重重点了点头。

“二郎君放心,某还要跟着二郎君建功立业了,这点小小的事情,某一定可以办到!”

“那好!你记住了,不管伊蒂哈德答不答应,你一定要想法去见一见关押在疏勒内城监狱中的大云寺僧众,最好能带出几人!”张昭说着在地上划了两下才继续说道。

“这监狱在疏勒内城,附近有许多重要的设施,你一定要记熟周围,回来画给某看,咱们弟兄们能否少受伤亡,就看你的了!”

张昭当然不是要去救大云寺的僧众,他要救人家也不会放,所以这只是个借口,张昭想要一份更加详细的疏勒内城地图而已。

吩咐完武原儿,张昭又把马鹞子拉了过来,这次马鹞子要作为副使一同出使。

“鹞子,你脑子活,要特别注意城墙防御体系,还可以放出话去,就说高昌达干仆固奉恩,带了三千贯的财务在伽师城外等着赎买大云寺的僧人!”

“中尉郎君是想有人能劫了大云寺的僧人出来吗?”马鹞子疑惑的看了张昭一眼,随即猛的一喜。

“郎君是想把疏勒城中的贪财之徒吸引过来?”

“没错!疏勒城管理并不严密,很多来自其他地方的所谓神战者狂热天方教徒众多,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有人忍不住过来。

那么,咱们进一步打探疏勒虚实的‘舌头’就有了!”张昭阴险的一笑。

人到中年纸老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