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唐儿归

瀚海唐儿归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9章 姚头冈

姚头冈,这是距离于阗城大约二十里左右的一座小城,开元前的毗沙都督府曾在此地大规模驻军。

毗沙这个名字源自佛教,遥想贞观二十二年,薛万备以五十骑震慑于阗,于阗王尉迟伏阇信在他的‘劝说’下,亲自前往长安朝拜。

不过,等尉迟伏阇信到长安以后,唐太宗已经驾崩,但继位的高宗李治倒是极为欣喜,当即以尉迟伏阇信为毗沙州刺史,后来升格为了毗沙都督府,为安西四镇之一。

可如今时过境迁,大唐已经不复存在,原本威名赫赫的安西唐军驻地,也变成了一座小小的城堡。

城中居民不是死在了乱世中,就是已经迁到于阗城去居住了,现在还在这的,已经变成了三四十户于阗平民。

“二郎君,城中居民户册都在这里了,天子已经下旨,这里以后就是二郎君安顿从人的驻地!”

张昭身边,一位身穿绿袍的官员,递给了张昭薄薄的一本账册。

说着,这个明显带着混血特征的官员,颇为感慨的问了张昭一句。

“二郎君可知这是何等圣眷?”

张昭示意张忠接过户册,郑重的一拱手施礼。

“在下刚到大金国,尚不知其中分寸,正要向田公请教!”

绿袍小官听见张昭叫他田公,也不由得眯起眼睛一脸的欢喜,他不过是个于阗王城管户册的小小户曹,哪有资格被人称公。

而且张昭话刚说完,就赶紧让张忠呈上了一个木盒。

“听闻田公祖上也是焉耆都督府的大唐官人,这一盒猪油蜜糕乃是中原美食,某赠予田公,以慰思乡之情吧!”

这时候的于阗,于阗国王都把自己的名字从尉迟僧乌波改成了李圣天,上有所好下必效焉,于阗的贵族和官场中,都流行起了给自己起个汉名的风潮,但凡能跟大唐扯得上一点关系的,都说自己有大唐血脉。

比如眼前这位田户曹,他原先本有于阗姓,可为了迎合上面,也给自己找了个汉人祖先,改了个汉姓。

平时官面上姓田,还能说一口虽然需要慢慢听才能听懂,但也能和人交流的汉语,而回到家后,他自然就变回了于阗人。

不过呢,看这位田户曹的相貌,说不定真有汉家血脉也或许未知。

田户曹淡淡一笑,什么样的猪油蜜糕能走过上千里的瀚海沙漠还不坏?定然只是说辞。

果然,等田户曹轻轻打开木盒缝隙瞧上了一眼之后,脸上的笑容更满意了,因为里面躺着三枚成色上等的银铤,相当于他最少五个月的收入。

“二郎君盛情难却,某就厚颜收下了,某说天子圣眷二郎君,那是因为我大宝金国自同庆十一年起,已经快十年,没有向任何臣下赐过地了,还是在距离王城如此之近的地方。”

于阗的政体,目前就张昭了解到的情况来说,是个非常奇葩的结合体。

在靠近王城于阗的区域,李圣天设立了太傅、太尉以及六部百官,看起来似乎是个中央集权的国家。

但在实际上,于阗有非常浓厚的分封制特征,自国王李圣天以下,于阗国除开国都于阗城所在的安军州以外,其余九个州都是被分封出去了的。

每个州的刺史就是最大的封建主。刺史下面的各个区域,也被其他大大小小的封建主所控制。

到了发生战事的时候,就会由各个封建主带领私兵来到国都,然后在于阗王直属部队将领的带领下出征。

也就是说,李圣天实际上完全控制的,也只有于阗国都安军州和北边的鸦儿看(莎车),其余地方都是在大小封建领主控制下的。

张昭突然想到,李圣天如此痴迷大唐文化,会不会也是存着引进中原郡县制,削弱国内封建领主权力的意思?

那么这样一来,他就肯定不会再增加有领地封建领主的规模了,十年未册封,也就显得很正常。

而现在李圣天将这姚头冈赐给了他张昭,确实可以说的上的圣眷颇浓。

“还有...。”田户曹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

“有人让某提醒一下二郎君,有些事,他必须要及时呈报给天子知道的,这是他的为臣之道,请二郎君见谅!”

看着田户曹抱着木盒子脚步轻快的走远,张昭摸了摸下巴上已经开始长起来的胡子,心里飞快的盘算着。

身边老张忠满脸的疑惑,“这田户曹是个什么意思?拿了咱们三十贯钱,就说了这么句云山雾罩的话?”

‘咳咳!’张昭干咳了一声,心中确定以后肯定不能让老张忠参与任何政治上的事了。

这田户曹口中不得不时刻给天子汇报的人,无疑就是身份有些敏感的李若愚啊!

李若愚这是在让田户曹告诉他,李圣天早已知道他在扜泥城的所作所为了,包括他把仲云右王后赐给了手下大将的事!

。。。。

姚头冈的城堡明显是有些年久失修,这是一个按照汉地大型豪强坞堡修建的堡垒,周长起码在五里以上,但很多地方土墙已经垮塌,被开垦成了农田。

只有坞堡右面的一块地方建筑还算完整,许多低低矮矮由泥巴、石块、树枝等垒砌而成房子紧密的挨着。

张昭从宽阔的正门走进去的时候,大门两边跪满了高高矮矮的男女老少,男女各站一半,不过小孩和成年男女多,老人相对就少了那么些。

张昭本来还想发表的演讲,收拢一下手下这些‘臣民’的心,结果他的回鹘话人家都基本听不懂,就更别提汉话了,而人家的一口于阗土话,张昭更是如听天书。

真是收揽人心都有些魔怔了,张昭自嘲的笑了下,这样毫无武技,也从未吃过军旅这碗饭的,哪用得着花心思去招揽。

于是张昭将手中的账册递给了张忠,这是他们在扜泥城起出仲云王宝藏后的的登记册。

“忠翁,咱们现在人也不少了,后勤度支这块,还得您老给我担起来。

那武原儿昨日找过我,说他不愿回敦煌,愿意跟着我,你去跟他接洽一下,以后这块就由你为主,由他为副。”

“喏!”老张忠插手唱了个喏,脸上乐开了花,“老朽本就是天子为二郎君挑选的管家,现今终于能派上用场了!”

“那好,忠翁,你去找武原儿后,商量个整理修葺姚头冈堡的方案来,要用银钱找某批示就行!”

但张昭指了指已经几乎完全塌陷的城墙,“不过重新修建城墙就没必要了,弄些栅栏挡一下野兽就行。”

说着,张昭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又指向了远处一截很高大,保存相对完好的土墙。

“那一截找人加固一下,按最严格的城墙标准来修建!”

不修城墙,那是因为这里临近于阗王都,你一个外甥带着上百勇悍甲士,一到地方就先建堡垒,你让李圣天怎么想?

而要加固远处那一截,是张昭突然想到,没有这么一截城墙,怎么向李圣天展示他黑火药的威力呢!

人到中年纸老虎

作家的话
祝所有的书友们元旦快乐,在2022年里身体健康!财源广进!
感谢圈里有人书友的打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