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唐儿归

第73章 我想要个儿子

“郎君!”李若柳摆出一副柔弱的样子依偎进了张昭的怀里。

“我想修书一封,托你带给奴的长兄李若愚。

长兄在大金国担任检校礼部尚书,泸州刺史之职,二哥李若泰和三哥李若海一同跟随长兄在泸州,皆有万夫不当之勇。

如果长兄能让二哥或者三哥其中一人来仲云,奴就无忧矣!”

这个泸州,可不是后世四川的泸州,而是于阗金国的泸州。

检校礼部尚书和刺史这种明显带着大唐风格的官职,也是于阗的特色之一,这就是于阗被称为西域小唐朝的原因。

在李圣天这个极度唐粉的设置下,于阗金国被分成了泸、湄、银、朱、吉、安军等十个州。

各州设刺史,中央设太傅、太尉及六部尚书等官职,还有自己的年号,完全就是个小一号的中原王朝。

张昭看着李若柳,缓缓的摇了摇头,“如果金国大圣天子李圣天是你长兄,那这完全能行!

可惜不是,大圣天子能允许你诸位兄长在泸州立足,那是因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可是这千里之外的扜泥城,他能否愿意让你兄长派人过来,真不好说!”

李若柳幽幽的叹了口气,看样子她也知道,这不一定行得通。

“奴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若是来扜泥城的是大圣天子心腹,那奴就会成为夹在于阗人和仲云人中间的受气包,两头不讨好,别说摄政一国,王后能不能当安稳,都不一定。

而奴在金国,除了几个兄长可以依靠,可以让他们帮奴想想办法以外,别无他策了。”

等得就是这个别无他策!

张昭缓缓将李若柳抱起来放到自己腿上,右手在她丰润绵软的长腿上轻轻揉捏着。

“假如郎君我能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但却有一个条件,你会答应吗?”

“二郎君你能解决?”李若柳竟然没去问张昭有什么条件,而是先置疑张昭凭什么能解决?她缓缓摇了摇头。

“大圣天子的为人我知道,一旦认定的事,轻易不会改变,善待国人,却未必愿意善待我们这样的宗室。

虽然他与奉天公主姐弟情深,但你要是张暅还可能有机会为奴说上两句话,可惜....!”

这女人头脑还是很清醒的,张昭要是李圣天的血亲外甥或许能说上话,可惜张昭不是,他那个早夭的兄长张暅才是。

那么这样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侄子,能多大程度影响李圣天,可就不一定了。

张昭淡淡一笑,他摇了摇头,右手继续往上探索。

“某可没打算用外甥的身份来跟大圣天子套交情,某打算用东西跟他换!”

李若柳嘤咛一声,按住张昭那只不老实的手,面红耳赤求饶般的摇了摇头。

“郎君想用什么东西跟大圣天子换呢?难道是你刚刚从散婆跋库藏中起出来的那几万贯财宝?”

张昭放过了李若柳,笑着摇了摇头,“大圣天子贵为一国之尊,于阗金国又是西域大国,怎么会眼馋我这区区几万贯钱,我问你,于阗金国最大的威胁和敌人是谁?”

“当然是九姓乌古斯和三姓葛逻禄组成的喀喇汗国,他们经常侵扰边境,又背弃佛祖信了大食人的天方教,近些年还不停派僧侣到我国土蛊惑民众,甚为可恨!”

看起来于阗和喀喇汗的矛盾已经很深了,连李若柳这种嫁到仲云六年的女人提起喀喇汗国,都是一脸的咬牙切齿。

“那你说,假如大圣天子要反击喀喇汗,或者说切断喀喇汗不断南侵之道路的话,应该攻打哪里?”张昭继续问道。

“当然是疏勒!”李若柳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疏勒是原大唐疏勒都督府,更是安西四镇之一,近些年被喀喇汗人改称了喀什噶尔。

疏勒城高墙厚,土地富饶,更兼冶铁开矿之利,我们大金国就是因为没有疏勒,所以才一直被喀喇汗压制,连莎车这样的富饶之土,都经常处于喀喇汗人的兵锋之下!”

“那你们就没想着攻下疏勒?”

“想啊!从王叔祖公尉迟南塔复国起,我们尉迟家四代君王,前后六次想要收复疏勒,可最后都无功而返。

因为疏勒城墙太高太厚了,那是大唐鼎盛时期修筑的,根本破不开!”

说到这,李若柳突然瞪圆了眼睛,猛地看向了张昭,“郎君你三日前破开散婆跋的宫帐左门,是用的.....!”

张昭得意的一笑,一把将李若柳高高抱起。

“你现在知道厉害了吧!郎君我有神火雷!管他疏勒城城墙有多高!有多厚!神火雷天崩地裂之下,皆为齑粉!”

“哈哈哈!”李若柳抱着张昭的脖子,银铃般的长笑一声,一双玉腿自然而然的盘在了张昭的腰间,眼睛里兴奋的射出了炽热的光芒。

“大圣天子得到了此等利器,定然大喜过望,这可是扭转于阗国运的神器,与此等神火雷比起来,这小小的仲云国和扜泥城算得了什么!”

说到这,她妩媚一笑,用一种甜的发腻的语气向着张昭发嗲。

“郎君现在可以说,你有什么条件了!”

张昭将李若柳放到一张扳足案上坐好,轻轻捏着她白生生的下巴。

“某的要求很简单,那就是让你给某,生个儿子!不然大圣天子问某,为何要帮你,某该如何回答呢?”

李若柳眼睛骨碌碌一转,继而恍然大悟。

“原来郎君也看上了这仲云国!等等!不对!你不是看上了仲云国,你是想要把仲云国当成基地,谋求夺回敦煌金山国!

嘻嘻!你竟然想当你舅父的妹夫,好不知羞!”

说到这,李若柳突然从屋子里疯跑了出去,不一会拉着一个满脸羞涩的侍女跑了进来。

“真好!你竟然想夺回金山国!我李若柳,就喜欢这样野心勃勃的男人,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值得奴为他怀胎十月!”

“不过嘛!”李若柳说着将这个羞涩的侍女往张昭怀中一推。

“一夕之欢可不一定就能怀上,多一人就多一分保障,这是梅娘,自小与我一起长大,情同姐妹,休戚与共,如今当同承恩泽,以谢郎君!”

张昭搂着怀中如同小鸟一般不断颤抖的梅娘,早已食指大动。

他伸手摩挲着梅娘带着几分婴儿肥的细腻脸颊,一想也对,多个肚子,才多一分可能嘛!

“汝可愿意?”

“蒲柳之姿,三生修德,愿郎君怜惜!”

梅娘颤抖的声音,仿佛从喉咙中挤出来一样,话刚说完,脸就已经如同醉酒一般殷红。

真爽啊!

张昭这时候才真正明白,为什么男人要有权,不是因为权力是男人的春药,而是权力,能把男人变成一剂行走的春药!

人到中年纸老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